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七十一章 姑娘,你不冷吗?
    这鳄龙从黄沙中跃起的同时,苏云身后的黄沙蛟龙猛地扎入沙漠之中。

    那鳄龙咬住李竹仙猛地翻滚,同一时间,李竹仙身后十多步远近,黄沙地下一人破土而出,躲避从大漠下穿行而来的黄沙蛟龙!

    李竹仙反应迅速,立刻后退躲避,但是脚下突然一沉,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住。

    她急忙低头看去,却是苏云踩着她的裙角,她正欲挣脱,却被那黄沙鳄龙咬住身子冲出丈外。

    那黄沙鳄龙在空中便翻滚起来,李竹仙的身躯立刻变得淡薄,即将被送出锦绣图。

    “苏云,你使坏害我!”李竹仙向苏云气急败坏吼道。

    另一边,苏云一脚踩住李竹仙裙角的同时,抬起右臂,气血灌入右臂,整条手臂顿时肌肉虬结,如虬龙盘绕在肌肤下。

    他指尖一缕黄沙,屈指一弹。

    猿公决第六招,猿公弹剑!

    咻——

    一声锐利的破空声传来,那躲入黄沙大漠中的士子刚刚跃起,人在半空已然躲避不及,第一粒黄沙打入他的眉心时,他的身躯便已经开始变得淡去。

    苏云仿佛早就料到他躲在那里,会从那里跳起,也算出了他跳起的时间,屈指弹出那一道黄沙组成的剑气,恰恰是他无处借力无法躲避之时。

    同一时间,李竹仙向他吼了一嗓子,也跟着消失。

    “看来,李竹仙不是人魔。”

    苏云抓起一些黄沙放进兜里,心道:“如果这姑娘是人魔的话,那么她会挡下这一击。她留在这里太危险了,也该离去了。”

    他对李竹仙始终有所怀疑。

    躲藏在大漠之中的那个士子虽然能瞒得过他的眼睛,却瞒不过他的气血感应,苏云故意在沙漠之中停留,就是为了给那士子出手偷袭李竹仙的机会。

    毕竟李竹仙是李牧歌的妹妹,苏云直接下手淘汰她的话,无法向李牧歌交代,所以借助那士子之手是最佳的办法。

    既可以验证李竹仙是否是人魔,又可以不用破坏他与李牧歌之间的友谊。

    苏云很珍惜与李牧歌的友谊,李牧歌让他感受到城里的陌生人的温暖。

    而且,前面的路可能危险无比,于情于理,苏云都不希望李竹仙继续跟着自己。

    因为十锦绣图中,只剩下前方的天楼秀景中的最后一人!

    在苏云的气血感应中,那人的气血如同早晨从黑暗中升起的朝日一般,无比浓烈!

    至于其他士子,都已经葬身在那人的手下!

    “现在的情况,如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龙陵。”

    苏云迈开脚步,向大漠边缘走去,待来到海市蜃楼的边缘,突然纵身一跃,从云端跳下。

    “一百五十年前的葬龙陵大雪封山,天道院士子的尸体被冰雪掩盖,只剩下领队学哥与韩君尚且活着。只剩下他们两人时,人魔终于露出了真面目。而现在,灵界之中只剩下了我们两人!”

    下方,一座瑰丽的高楼映入眼帘,高楼矗立在龙蟠山上,楼下的龙蟠山与云雾齐高!

    “所以,人魔应该要现身了!或者是我,或者是你!”

    狂风扑面,苏云从一朵朵云层中穿过,距离那座高楼越来越近。

    那座高楼,正是十锦绣图中的天楼秀景!

    呼——

    苏云突然催动毕方变,施展夜煽杭都火这一招,他的身后两张巨大的羽翼张开,赤红色的羽翼像是火焰一样,迎着扑面的狂风!

    与此同时,他的另一股气血化作毕方神鸟,利爪抓住他的身躯,努力以气血振翅,减缓速度。

    不过他的下坠之势还是太快,强大的压力直接让毕方的气血羽翼变得破破烂烂,以这个速度坠落下去,肯定会被摔得粉身碎骨!

    苏云催动气血,体内传来一声声毕方鸣啼,从凤鸣鹤唳,直接来到惊空,气血以狂暴的速度运行!

    突然只听轰的一声,他身后的一对毕方羽翼竟然燃烧起来,炽热的火焰加热空气,让翅膀的升力更强!

    然而升力足够了,但翅膀的强度还是不够坚韧,不足以承载他的身躯。

    毕方神鸟和他身后双翼都被狂风吹得破破烂烂,即将折断!

    就在这时苏云兜里的黄沙飞出,与他的气血融合,在火焰中化作的翅膀中的骨骼,顿时羽翼变得坚韧无比,硬生生将他的下坠之势减缓下来!

    苏云努力模仿毕方,振动羽翼,终于落在天楼的楼顶,但他的冲击之势还是很快,身形止不住沿着楼檐向下滑去!

    他临危不乱,哗的一声展开一对毕方羽翼,火光熊熊,同时脚下发力,一块块青瓦啪啪炸开,被他踩得粉碎,总算在滑到楼檐边缘时这才止住身形。

    他的脚下向前半步,便会坠下百丈楼宇,而苏云却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幕,丝毫不见惊慌。

    他的身后毕方火翼收拢,还原成气血,收入体内。

    他的毕方羽翼还在燃烧,还原成气血时一团火光在他身后炸开,火焰消失。

    苏云张开手掌,毕方羽翼中的黄沙落入手中,依旧被他放在兜里。

    “倘若寻到真正的神鸟毕方,了解其骨骼构造和身体详细构造,以气血显化,应该可以让人化作羽翼飞起。”苏云心中默默道。

    他这次试验虽然危险,但让他看出格物的重要性。

    即便是毕方神行养气篇,也有更大的潜力等待挖掘,并没有被完全开发出来。

    而其他功法,如仙猿养气篇,可以格渡过劫的金猿,提升功法威力。洪炉嬗变养气篇,倘若可以格真龙,便可以炼成真龙吟,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再如圣公子的日月叠璧养气篇,倘若能够来到太阳上月亮上,详细的格一格太阳月亮,那么对这门功法的威力提升,该是如何巨大?

    当然,他也只是想一想而已。

    苏云向前迈出一步,身形向下坠落,但只坠落了一丈的距离,他的身后气血化作蛟龙探出利爪,扣住楼宇顶层的地面。

    龙须飘扬,苏云的脚尖点在龙须上,轻轻借力,轻飘飘落在顶楼地面上,他的面前是一座宫殿建筑。

    这座天楼百丈高,与当今时代的楼宇布局有着几分相似,每一层楼都是一层宫殿,楼宇便是由一重重宫殿叠加组成。

    在第十一代儒家圣人时期,还没有这么高的楼,所以这种楼只能存在文圣公的梦境中。

    而十锦绣图,便是承载文圣公的梦境的灵界,炼制而成的性灵神兵。

    苏云走在天楼中,心中有些感慨,十锦绣图是旧圣之一的文圣公对未来的畅想,他走在文圣公的梦境中,看到了现在城镇的雏形,不能不令人唏嘘。

    旧圣对未来的畅想,在今日已经实现。

    突然,他的耳畔传来沙沙的声音,苏云心头狂跳,头皮发麻,毛骨悚然,几乎忍不住要转身逃走!

    这沙沙的声音,正是他第一次去葬龙陵遇到全村吃饭时听到的那个奇怪的声音!

    沙沙的声音出现,表明在这座天楼中的不是士子,而是人魔!

    他绝不可能战胜的强大生物!

    “人魔!”

    “外面有这么多高手,为什么人魔还敢出现?”

    “不对,不对!真的是人魔吗?人魔所过之处一片屠戮,但是这次大考并没有血流成河!”

    “难道是我的五感六觉被蒙蔽了?其实我在大考中击败的士子都已经死了,其实我脚下血流成河手上沾满鲜血?”

    苏云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恐惧,急忙调动自己的气血,壮大自己的感官去感应周遭的世界,

    他甚至闭上眼睛以气血来感应周围,但是一切与寻常并无区别。

    人魔在弱小时期最擅长的便是伪装,便是蛊惑人心,便是挑起杀戮,甚至被寄生者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寄生,直到意识被彻底替代。

    苏云始终检查不出异样,定了定神,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他还有机会。

    即便是人魔,相同的境界下也未必能破去那一剑!

    仙剑一出,所向披靡,不可能有对手!

    沙沙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晰起来,越来越清晰,最终变成一个少女般轻柔的声音:“天门镇的小瞎子,你来了……来了……来了……”

    回音在他耳畔传荡,像是落叶,从他的耳边飘到脑海里,又从脑海飘到心里,慢慢的在心底沉淀。

    苏云不为所动,走入宫闱,眼前是一道道轻纱幔帐,随风飘动。

    少年脚步沉稳,抬手拨开轻纱幔帐,不断前行,长廊中青灯挂在墙壁上,照亮道路,再向前走,便是深宫的正堂。

    苏云走入正堂,抬头便见一个红衣少女斜斜的躺在宫殿的宝座上,右手握拳抵着下巴,侧头向他看来。

    那少女长长的衣袖铺在地上,猩红如血。

    “我叫梧桐。”

    那少女双脚上有着银色的脚镯,脚镯上各挂着三个金铃铛,每个铃铛有鹌鹑蛋大小。

    “等你很久了。”

    她右足抬起,轻轻放在地面上,脚上没有鞋子,五根雪白的脚趾翘起,平缓的放在地面上。

    她的脚白得像是透明的一般,仿佛羊脂白玉雕琢而成,倘若细看,甚至可以看到细微的血管。

    “大冬天的,梧桐姑娘你不冷吗?”苏云笑道,脸上习惯性的挂着灿烂阳光却又迷茫无知的笑容。

    这是看不见东西的小瞎子的笑容,用来掩饰自己的无助和惶恐。

    他自然认出了这个女孩。

    这红衣少女,就是他被纳入天临上景图之时,惊鸿一瞥,看到全村吃饭焦叔傲头顶的那个少女!

    他无意中瞥见那少女,却没想到在最后的对决中,会遇到这个女孩!

    “不冷。”

    宝座上的女孩两只脚放下,站起身来,向他走去,轻声道:“我的身体,本来便是凉的。”

    她习惯性的前脚掌着地,雪白粉嫩的脚趾落在地面上,轻轻抓着地面,脚掌才会完全着地。

    苏云从她的双足上移开自己的目光,晃了晃头。

    随着这女孩的接近,气血的压迫越来越强,他的眼前天门镇的烙印又再度出现,北海水柱,天顶的另一个世界,以及那口拖着长长的光芒的仙剑!

    这一幕又占据了他的视野,仙剑的烙印,再度堵住了他的眼瞳。

    他又变成了瞎子,看不见四周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