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六十九章 少年侠气
    别人不知道捐出十锦绣图的人是谁,裘水镜却知道,他也知道捐出十锦绣图的那人,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前辈高人,当年那人与他一样都是少年,更没有死。

    “当年我与松岩年少无知,硬闯天市垣天门鬼市,深入鬼市十多里。松岩要强,与我打赌,他接下了一位古代大圣的灵兵和托付。”

    裘水镜回忆往事,那时他们同学少年,意气风发,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有着一腔热血,哪里像现在没有了锐气和雄心?

    当时左松岩与他都接下了古代先贤的托付,左松岩得到的便是大圣灵兵,十锦绣图!

    两人接下托付之后,各自尝试完成先贤托付,否则迎接他们的便是先贤英灵的追讨。倘若无法完成托付,自然是必死的结局。

    裘水镜完成了先贤托付,没想到左松岩居然也完成了,成为十锦绣图的新主人。

    但是让裘水镜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左松岩转眼便把十锦绣图捐给了朔方的官府!

    左松岩有一种天生的侠道情怀,这种情怀强烈到让裘水镜觉得自己这位同学有些天真的程度。

    对于那时的左松岩来说,十锦绣图这种大圣灵兵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但他说,元帝改革教育,开办官学,固然是好,但是需要有一场对寒门士子来说也相对公平公道的入学大考,十锦绣图无疑是最好的考场。

    所以,他才会把十锦绣图捐给官府。

    而且他还虚构出一位老前辈,以这位不愿吐露姓名的老前辈的名义,把大圣灵兵十锦绣图捐给了官府。

    同时,左松岩又通知了那时的朔方、陌下和九原三大官学的仆射,让官府不敢贪墨,昧下十锦绣图。

    后来,朔方的官府和三大学宫的仆射每每提到那位老前辈,都毕恭毕敬,而他则在一旁暗爽。

    从那之后,朔方城才有了一场相对来说比较公平的士子入学大考。

    裘水镜知道这里面的原因。

    左松岩出身贫寒,深知穷苦人家养一个士子的艰难,更知道穷苦人家的士子在从前的大考中所要面对的各种不公,所以他才会义无反顾,不留恋十锦绣图那样的宝物。

    也是这个原因,他在留洋之后回到朔方,用自己的关系开办第四个官学,文昌学宫。

    文昌学宫,供奉的便是那位大圣,文圣公文昌帝君。

    但是现在……

    裘水镜伸手,压住想要站起来的左松岩,低声道:“松岩,你应该能看得出来!有人利用人魔布局,要逼出朔方城中对他有威胁的人物。你跳出去说你就是十锦绣图的主人,你便危险了!”

    左松岩迟疑一下,默默推开他的手:“有二十位士子将会因此送命,我的命,不比他们更珍贵。”

    裘水镜额头冒出青筋,压低嗓音:“那人能够放出一个不知活了多少年的人魔来为祸天下,实力必然非同小可,他若是对你下手,你能躲得过明枪,躲得过暗箭吗?”

    左松岩目光坚定,依旧站了起来。

    就在此时,裘水镜突然起身,朗声道:“诸君,实不相瞒,十锦绣图是我当年交给官府的。”

    他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转移到他的身上,众人露出惊讶之色。

    左松岩也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道:“水镜……”

    裘水镜抬手止住他的话,悠然道:“在下裘水镜,五十年前,我是朔方士子,后来考入天道院。在朔方时,我得到十锦绣图,因为自忖没有实力会让宝物蒙尘,所以捐给官府,扶持教育。这十锦绣图我可以控制,来压制人魔,让人魔无法完成第三波血祭顺利复生。”

    左松岩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童庆云起身,疑惑道:“你说你是那位捐图的前辈,你有何明证?”

    裘水镜瞥他一眼,淡淡道:“我乃天道院前帝师裘水镜,大帝的老师,何须作假?当时左松岩是我同学,他可以作证。童仆射若是不信的话,还可以问陌下学宫田仆射,他也可以作证。”

    童庆云看向田无忌,田无忌只觉莫名其妙,硬着头皮道:“当年的确是水镜先生捐图,我是知道这件事的,他不求名利,胸襟宽广。我帮他瞒了五十年,瞒得我好苦……”

    童庆云皱眉。

    裘水镜淡淡道:“或者童仆射也可以写信询问你童家在京城的老神仙。即便是他遇到我,也要毕恭毕敬的称一声先生,皇帝也要称我一声老师,你算什么,胆敢质疑我?”

    童庆云急忙躬身:“前辈,事关重大,我不得不谨慎行事,免得放出人魔。”

    他直起腰身:“既然水镜前辈露面,那么就请水镜前辈出手,镇压图中人魔。”

    裘水镜向外走去:“田无忌是我故友,左松岩是我同学,我需要他们来护法。其他人,统统靠后,不得接近。”

    田无忌怔了怔,硬着头皮跟着他。

    左松岩也跟了上去。

    三人来到天临上景图上,裘水镜看向左松岩,笑道:“松岩,还记得小时候咱们玩的主车和副车的游戏吗?”

    左松岩点头。

    裘水镜笑道:“那么便请你们二人为我护法,我的生死安危,全交给二位。”

    裘水镜在天临上景图上跏趺而坐,性灵浮现,神通祭出,顿时天空中一面明镜高悬,方圆数亩,上下通透。

    那面明镜上接日月星辰的天光,万里光芒浩浩荡荡汇聚而来,下方则玄光洞照,照耀在天临上景图上。

    这幅场面,让整个朔方城所有人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真可谓是接天连地的垂丽天象,震撼人心!

    “两位,我的功法上接日月星辰,到了夜晚,太阳隐去,便是我修为实力最弱的时候。”

    裘水镜闭上眼睛,朗声道:“还望两位为我护法时,一定要切记这一点。”

    “水镜先生怎么把自己的功法弊端也说了出来?”田无忌按捺住心头的疑惑,与左松岩一起点头称是。

    裘水镜沉声道:“我要合拢十幅锦绣图了!”

    他话音一落,其他九幅锦绣图立刻升空,从其他楼群之间飞起,向这边飞来。

    十锦绣图,便是十座巨大的陆地,各自蕴藏一个灵界,飞过来时当真是让人目眩神摇。

    但见这十幅锦绣图相继融合,很快,十幅图,十块陆地,十个灵界,融为一体!

    太阳西斜,阳光泛着冷意照耀在朔方城的积雪上,熠熠耀眼。

    神仙居的四周,童庆云、文立芳与一众各大学宫的西席先生向裘水镜看去,各自惴惴不安。

    童庆云目光闪动,低声道:“文仆射,你对这位水镜前辈怎么看?”

    文立芳悄声道:“我觉得有些蹊跷。这个水镜前辈一直住在神仙居中,与田仆射来往甚密。我听闻他来到朔方已经有一年了,倘若他与左仆射是同学,为何这一年来从未找过左仆射?”

    童庆云道:“前帝师裘水镜这个人,我也知道。我家在东都的老神仙来信告诉我,他是个激进派,在东都朝堂上的斗争失败,被贬了官。老神仙告诉我,要留意他,不要生出什么幺蛾子。”

    “幺蛾子?”

    文立芳蹙眉,突然打个冷战:“人魔,会不会是他弄出来的?”

    童庆云瞳孔骤缩。

    文立芳道:“他不来,没有人魔,他来了才一年,朔方便出现了毒蛟龙和人魔。这不能不让人怀疑……”

    “别说了!”童庆云抬手止住她。

    文立芳忍不住道:“我不能不说!你想,倘若他在六十年前留下十锦绣图,又在这个关键时期放出人魔,他再控制十锦绣图来让人魔顺利出世,为祸天下,谁人能敌?童仆射,还是请圣人过来坐镇吧!”

    童庆云眼角剧烈跳动。

    与此同时,十锦绣图合并完成。

    十锦绣图中,苏云惊讶的打量四周,只见他们身边的日月星辰和山川地理竟然在飞速的发生改变!

    那湖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一片片檀香林,树木如朵朵青云,湖面上多出了长桥,把湖水分开,如同太极。

    湖中岛长出了青瓦白墙,把岛屿圈起来,方方正正,宫殿重重,宫闱深深。

    天空中云聚云散,云卷云舒,有龙盘大山,矗立在远处的云巅,有高楼立于云巅的山顶,长桥卧波,自湖中而起,绵延许多里与云中高楼相连。

    又有华灯结彩,挂在云桥两边,出入于云雾之中。

    隐约可见山林间有田园风光,还有一株高大的梧桐树矗立在田园外,树上有巨大的鸟巢,鸟巢中竟有宫殿。

    而在天空中与凤巢宫殿相连的地方,还有一片海市蜃楼,是一片大漠黄沙的异象,那片海市蜃楼的上空竟还挂着一轮淡淡的残月。

    十锦绣图融为一体,色彩变得无比丰富,宛如一个真实的世界,令人分不出何谓虚,何谓实!

    而在湖中的方圆墅景中,一个女子和一个少年出现在宫殿的两端,遥遥向外张望。

    檀香林中,有一个精明干练的少年士子走出树林,手持一根檀木削成的木剑,树林中还有一个士子施展鳄龙吟拔起一株檀香树,斩断根须和树冠,扛着树走来。

    桥头,云端,龙蟠山上,天楼之中,田园之内,梧桐枝头,甚至连那天空中的海市蜃楼的大漠中,也出现一个个士子的身影。

    三万士子中选拔出来的二十位最强士子,悉数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