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钢城十里青云路(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 第87章 真真假假
    远远看去,昏暗的路灯下广场上影影绰绰,人头攒动。王彩说道:“这儿的游人比较多,当然也有本地的爱好者常来淘宝。不过,我觉得你不要在这方面陷得太深,挣的钱都买古董可不好。”关山月道:“谢谢,我知道。我一个朋友,他买古董的原则是不超过100万,但是人家是老板,我给自己定了原则不超过1000元。知道自己半吊子,所以就量力而行,花点儿小钱买个小玩意儿也算是乐趣,不能一猛子扎进去。”

    王彩说道:“西安是个古城,文物较多,我在这儿上的学,所以听到不少传奇的故事。有的人一夜暴富,有的人一夜间倾家荡产。刚开始玩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时间久了,接触的多了,胆子就大了,这时候往往会被人下套,蒙了眼。”

    关山月这人有优点,能听进去劝。见王彩说的有道理,便说道:“谢谢宝贝儿。你说的对,以后跟我在一起,只要我花得钱超过五百你就揍我,行不?”王彩笑道:“我现在就手痒,怎么办?”关山月揽着王彩的腰,挑着王彩的下巴说道:“别,咱到床上再打好不?”王彩拧了一把关山月胳膊骂道:“小流氓!”

    说话间两人便到了广场,加入到淘宝大军中。

    关山月看了几个摊位,对比着一看,这儿的东西真没国外的好,自己都能发现好多假货来,顿时兴趣减少了不少。老板们也都是爱理不理,顾客们自个看自个的,有兴趣了就拿起来问问,没兴趣转身就走。没人吆喝,所以人虽多倒也不怎么嘈杂。

    关山月转到一个卖古币的摊位,心里一动便想看着学习学习。蹲下来大致看了一遍,随便拿了几个迎着灯光看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凑到鼻子边问问,也没有传说中作假的酸臭味。小的时候踢毽子都是用的铜钱,但是早忘了具体的细节,心道,看这古币没有瓷器有感觉,还是不看了吧。

    关山月正准备站起来要走,余光发现老板身边的一堆金闪闪的钱币,心里好奇便问道:“老板,您脚下的是什么钱?”老板看了一眼道:“开元金币,这个很贵的,一枚2000多,要看吗?”

    关山月还没有见过金币,但是他知道这段历史。开元通宝金币并不是流通货币,而是用来赏玩用的。诗人张祜在《退宫人》一诗中曾曰:“开元皇帝掌中怜,流落人间二十年,长说承天门上宴,百官楼下拾金钱。”还有记载:“明皇与妃子在花萼楼下掷金钱,以远近为线,赛其元掷于地者,以金觥为赏,今里巷犹效之。”说出了游戏规则,还吸引了皇帝参与,并以更加珍贵的金觥作为赢者的赏赐。

    但是金币稀少,流传下来的更少

    ,市场上基本没见到有流通的。直到1970年10月,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一次出土金质开元通宝30枚,银质开元通宝421枚,开元通宝金币才算露出真面目来。

    关山月好奇,接过来看了看传说中的金币,琢磨一会儿说道:“老板,我劝你以后还是拿出来单个卖。”老板疑惑地看了关山月一眼问道:“为啥?”关山月道:“老板,目前开元通宝金币市面上还没有流通的。有记载的只是在何家村唐代窖藏出土过。所以懂行的都不会买,不懂的又会被你这么高的价格吓走了。所以我劝你一个一个的卖,有可能遇到有人想赌一把买一个玩玩。你一次摆这么多谁信呀?”

    老板愣了一下说道:“别瞎说,我这都是真的。”关山月笑道:“我是为你好。不过看着真不错,挺让人喜爱的。”又在手里把玩一阵儿,一边递给老板一边说着:“真不错,真不错。”恋恋不舍地站了起来。

    见关山月要走,老板说道:“小伙子喜欢?”关山月道:“喜欢是喜欢,太贵,我买不起。”老板问道:“多少钱能买?”关山月道:“你就别想卖给我,我要也就十块二十块的还行,多了我是不要。”老板急道:“我这按金子卖也能卖千把块吧?你纯粹不懂装懂。”关山月反问道:“你怎么保证这是金子?你要是能保证这是金子做的,咱俩就论论。”老板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

    关山月道:“拜拜老板,我再转转。”说着拉着王彩接着遛。王彩问道:“你喜欢?”关山月道:“喜欢,掂掂重量就感到是真的。”王彩道:“那你咋说市面上没有流通的?”关山月道:“我只知道70年出土过一批,别的就不知道了,胡诌的。”王彩掐着关山月的手说道:“你就是个小骗子,把我也骗了。”

    关山月郁闷,看来这实话是不能随便说的,女人太敏感。转换话题道:“喜欢什么?给你买一个。”王彩道:“没啥喜欢的,这个地方的东西估计没几个是真的。”关山月笑道:“宝物很多,关键是咱们缺少一双慧眼,让宝物蒙尘。”

    基本上把市场逛遍了,关山月也没有下手。因为只要看着像模像样点儿的要价就忒高,完全不像在意大利时的情况。关山月悻悻地往回转,看来还是要出国去扫荡才好。走到市场口附近,又路过那个买古币的摊位。摊主远远就看到两人过来了,便问道:“小伙子没下手?”关山月苦着脸说道:“老板,我也不懂,不敢瞎买呀。”老板说道:“不懂你给我说那么多?我还以为你是专家呢。”

    关山月笑笑道:“我也就是对古币略微有点儿研究,其他的就不精通了。怎么想卖给我

    ?我五十块钱买你两枚玩玩?”老板气愤地说道:“你咋不让我白送你呢?人不大鬼精鬼精的。”关山月笑道:“这不是有女朋友在,咱不显着聪明点儿谁喜欢呀?中不?卖我俩。”

    老板道:“没这价,我不卖。”关山月道:“要不我多买几个?我看你摆了不短时间了吧?”关山月说道摊主的心坎里去了。这是老板下乡收货时500元一脚踢的东西,回来后分类整理才发现有黄澄澄钱币,像是金子的,字迹很清晰“开元通宝”。老板很高兴,就把他按金币来卖。可是放了十多天也没人买,心里正嘀咕的,遇到关山月。关山月这么一说摊主的心活络起来。

    这些摊主也是似懂非懂的,真懂谁还在这儿风吹日晒?见有利可图便说道:“那不行,价太低,卖的越多我亏得越多不是?一百元一枚,你要是同意咱们就成交。”

    关山月一听,知道这老板和自己是一个水平,便说道:“30元一枚,包圆儿,不二价。”老板一琢磨,自己一脚踢时刚花了500元,金币一共20枚,包圆儿600元了,净赚!墨迹一会儿,老板就把这二十枚“金币”卖给了关山月。

    走在路上,见关山月美滋滋的,王彩说道:“你们这真真假假的,也不知道谁是鬼,谁占了谁得便宜。”关山月心里一惊,自己是先入为主一直认为这金币是真的才买,太自信了!假的不就亏了?一个月的奖金没了。这是自己蒙蔽了自己啊。

    见路边不远处有个中药店,关山月就走了进去,拿出金币说道:“大夫,能不能帮我称一下重量?”老板见帅哥靓女的,不反感,帮着称了称说道:“145克。你这是做什么?”关山月嘿嘿一笑道:“我就想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大夫,要不您好事做到底?再用一下量杯?”大夫道:“我这都是卖的。”关山月道:“好说,我买一个,正好以后能用到。”

    大夫拿出一个塑料量杯,收了关山月三块钱。见关山月转身要走,大夫说道:“我也好奇,你就在这儿弄,让我也看看?”

    其实称完重量后关山月心里基本有根了,这金币直径大约20多毫米,按刚才的重量折算一枚7克多,而同样大小的铜币重量也就不到四克,这么一算大致是铜的两倍左右,应该假不了。

    关山月心里美,笑道:“我也不怕出丑,拿点水来,咱们也用用阿基米德定律。”关山月先往量杯里注入50毫升的清水,然后把金币一枚一枚的放进去,只见水位慢慢上升,当20枚硬币全放进去后水位上升了不到一格。关山月说道:“这个不太准确,但是也大致差不多,水位上升了不到十毫升,折合密度15

    克每立方厘米以上,接近于纯金远大于铜。古代的黄金纯度不够,所以大致可以认为这是金币。”

    王彩见关山月喜笑颜开便道:“这么说你是赚了?”关山月得意地说道:“瞧不起你老公不是?咱们好歹也是有知识的新一代青年。我在摊位上拿着铜钱和金币大致掂了掂,感到重量差异很大,所以就断定这是金的!厉害不?”王彩嗔道:“臭屁样,小人得志!走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