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钢城十里青云路(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 第86章 一颗红心
    飞机上关山月问张信德:“回去准备做什么?”张信德想想,前途一片迷茫,黯然说道:“我也不知道呢。老家也没有直系亲属了,都是一些远房的亲戚,估计也帮不上忙。”关山月见张信德不满二十岁便成了孤家寡人,暗自同情,想想说道:“如果你回去没有其他工作我给指条路你看行不。”见张信德满眼期待接着说道:“我介绍一个做古玩生意的人给你,你回去后拿几件不错的古玩让他鉴定一下,如果是真的你就出手积累点儿原始资金,然后再决定干什么。你看行不?”

    张信德感动地说道:“好。我先回老家住几天然后就去。”关山月道:“那好,我给你留个联系方式,去之前给我打电话,我再给那边通通气。”张信德含着泪对关山月说道:“你要是不嫌弃我,我以后就叫你哥。”关山月拍拍张信德的肩膀说道:“好,我认你这个弟弟。以后有困难咱们一起抗。”

    下了飞机,公司安排专车把他们从机场接回来。关山月先去了新家,把瓷器一一摆到书柜里。见书柜摆放不下,就把主席瓷单独放好想着等有空自己拿来用用,缅怀伟人。

    看着满满两书柜的瓷器,关山月忽然也担心起安全来,挨着看了看窗户护栏都还结实,不由得自嘲道:“这要都是真的,自己还不天天和古董睡在一起?”对了,有机会找个专家来鉴定一下,真品多的话自己未来的大业就不愁了。

    把瓷器放好,关山月的手里就剩下小皮包和香水了。看看时间还早就给王璐打了电话,汇报了自己的行踪。别看走的时候凄凄惨惨戚戚,10多天不见心里想的要命,王璐道:“你在新家等着,我要去看看你的败家行为。”

    关山月忽然想到,装修好后也就王彩来过,不能有女人的痕迹,赶紧四处查看有没有长头发之类的蛛丝马迹,卧室、厕所仔细清理一遍,才长出一口气。刚把屋里的卫生打扫干净,王璐就来了。

    天气已经很热了,挺着大肚子走来已是满身汗,衣服都要湿透了。关山月看的心疼,赶紧拿着毛巾帮王璐擦擦汗。王璐很享受关山月伺候自己,等关山月里里外外擦干了,喃喃地说道:“老公,我想你了。”这句简单的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话,差点让关山月落泪,捧着王璐的小脸亲了亲说道:“我也想你了,宝贝儿。”

    抱着王璐坐在沙发上温存一会儿,顺手把手包拿来在王璐面前晃晃说道:“喜欢不?鳄鱼皮的。”王璐拿过来看看说道:“喜欢,酒红色的,我的最爱。谢谢老公。”关山月心想,你情敌买的,哈哈!

    王璐腻够了,开始站起来视察关山月的败家行为。看着书柜里满是瓷

    器,说道:“你厉害!纸上谈兵就敢下狠手。以后可别这么冲动了。”关山月见王璐没使劲骂自己,松了口气说道:“其实书架上的都不值钱,最贵的也就几百块钱。我让你看看好东西,主席瓷。”

    关山月把箱子拖出来,挑出那套红月季、红芙蓉、红秋菊、红腊梅四种纹饰的杯子,说道:“这是主席专用的瓷器,又叫毛瓷。”详细地把瓷器的特点描述一遍,然后烧了开水倒进杯子让王璐试试,果然要比一般的瓷器隔热。

    关山月又从里边找出一个小碗说道:“主席瓷还有个特点是不含铅,无毒。以后你就用这个碗吧。”王璐拿着欣赏半天说道:“太精致了,精致的我舍不得用。”关山月道:“就连你也能看出精致来,说明真是好东西。”王璐嗔道:“切,好像你很厉害似的。”关山月安慰道:“你就用吧,对宝宝好。”只要对宝宝好,王璐就能采纳,两人郎情妻妾意地回家了。

    媳妇满意,丈母娘满意就是最大的成功,至于王东同志这个还没有自己地位高的四把手一顿小酒就打发了。王璐用着主席瓷小碗心里美滋滋的,这待遇高!鉴于此,关山月的败家行为也没必要向父母汇报了,没准能发大财呢。

    接下来就开始对主体设备进行详细的技术交流,方案论证。量太大,涉及的范围太广,关山月感到力不从心,只好又从炼钢厂抽调了一批技术人员,才缓解了不少压力。

    中国人的敬业精神是世界闻名,为了抢工期和设计院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但是老外就不行了,到点就下班,加班就谈钱,效率低下,而且目空一切,态度蛮横,弄得大家很头疼。

    一次李总和大家开小会,问道:“难道只有老外能做吗?”见大家都不吱声,关山月说道:“目前咱们这个项目国内只有一家国产化的,当然总体质量还不如国外稳定。”李总问道:“生产出来的产品怎样?”关山月道:“产品质量也有少许差距,但是大部分钢种是没问题的。这次在国外考察,给我的印象是国内的设备要比国外的先进,但是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却不见得比老外的质量好。所以,设备先进与否只是一方面,管理和技术才是决定因素。”

    李总听后一拍桌子道:“对呀!我就是这意思。引进老外的设备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吗?看看是那家设计院国产化的,叫过来谈谈,我就不信了,非得让老外把我们卡住?

    现在国内的设计院急于推广国产化,既然他们有过设计经验,那就和他们联手,把过去失败的教训总结一下不就好了吗?国产化既便宜速度又快还利于以后升级改造,多好的事?钢铁行业都是傻大笨

    粗的玩意儿,非得他们老外才能做好?

    所以咱们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一边和老外谈,一边和我们的设计院谈,老外要是能规规矩矩的和我们合作就给他们机会,不然就让他们回家!我就讨厌老外那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小关马上去联系国内的设计院交流、定方案、谈初步的价格,做到心中有数;小徐继续负责和老外交流,给出咱们的时间节点,他们爱干嘛就干嘛,到时候统一招标,别怪咱们不给机会。我就要灭老外的威风,涨咱们的志气!”

    关山月想想说道:“既然李总这么定,我想第一步先和设计院去钢厂再进一步了解他们设备的缺陷,以便于改进,满足咱们的生产需要。”李总道:“好,就这么定,你就马上行动吧。”

    转天关山月便带着安永、王彩,由关东开着车去了西安,准备和冶金设备研究院进行接洽。

    汽车穿行在古老的黄土高坡,看着一道道山、一道道水,既没有南方的秀美,也没有北国的豪放。八十年代末,一首《黄土高坡》让整个黄土高坡风靡一时,街知巷闻。就是这一座座秃山、就是这一星星绿,养育着一代代的黄土人。

    王彩突然说道:“我想家了。”关山月问道:“你们老家也是这样?”王彩道:“我们六盘山比这儿还苦。有歌唱到:天挤扁,地挤绉,十万大山望不透。历经半夏山犹雪,刚过秋风露已收。阡陌纵横挂云层,沟壑交错披彩绸。寒风萧萧灌衣袖,山泉潺潺枕石流。这就是我们那儿的写照。一年没回去了,我想爷爷了。”

    关山月道:“也好,从西安交流结束你就直接回家,住一段时间再回钢厂吧。”王彩多么希望关山月能和自己一起回去呀,可是说不出口来,不仅黯然神伤,不再言语。关山月能猜到王彩的心思,暗骂自己不是东西,耽误了王彩的大好青春。

    整整走了一天才到了西安。到西安王彩又兴奋起来,毕竟在这儿读过几年书,也算是第二故乡吧。先安排大家住下,王彩说道:“咱们去吃小吃去?臊子面、腰带面、荞面饸饹、羊肉泡馍想吃啥有啥,怎样?”关山月见王彩开心了,自然依着她说道:“这儿你是地主,你说了算。”

    到了小吃街,大家各自点了自己爱吃的东西。关山月爱吃羊肉泡馍,再来两个腊汁肉夹馍。一边吃着一边夸道:“不错,你看这腊汁肉色泽红润,气味芬芳,肉质软糯,糜而不烂,浓郁醇香,地道!”看关山月吃得香,王彩笑道:“属猪的吃啥都香。”关山月道:“胃口好,没办法。西安那儿有古玩市场?”

    王彩道:“大雁塔下边就有,而

    且晚上有夜市。想去?我带你们去,很近的,走着十几分钟就到。”关山月说道:“想去,一会儿大家都去?”关东说道:“我还是不去了吧,开了一天的车有点累,再说那儿我也去过。”安永晕车,一天就没有缓过经儿,再说了,明摆着去当灯泡?自己还没那么傻,于是也说道:“我还晕着呢,你们去吧。”

    从小吃街出来,两人便去了大雁塔。王彩挽着关山月的胳膊说道:“别人是不是都知道咱俩的关系?也就咱俩还在这儿装模作样、掩耳盗铃的?”关山月叹道:“或许吧,人们对这事儿都很敏感,由他们猜去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