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座巨兽山 > 018章 劣势。
    刘尘的眼底闪过一抹异色。

    他忽然间想到。

    如果只是根据,作出的诗词歌赋诞生的文气,来进行评比。

    那么,他能不能上场?

    刘尘心头思索着。

    他吟诗的时候,哪怕只是随意一句,立马都会有文气诞生,不过因为他没有觉醒文宫。

    这些文气,便是等若于无根浮萍一般,很快就会消散。

    不过,如果这文圣之心,能够提前将这些文气,给直接吸收的话……

    刘尘在思索着。

    而这时候,比试却是已经开始了。

    文人的比试,很儒雅,很有风度。

    两名青年,身穿着锦袍,手持着折扇,来到擂台上。

    而后各自抱拳,脸带笑意。

    “李兄,请。”

    “请。”

    擂台上,那老者这时候开口:“文比规则,第一题,由老夫所出。”

    “此后题目,则由前一轮败者方所出,解答时间,皆为一炷香时间,可曾了解?”

    两名儒雅青年,尽皆是道:“了解。”

    “好了。”

    “第一题,以“杨柳”为题,做诗词歌赋任意一类。”

    “有答案者,举手示意。”

    老者话语完毕。

    两名青年,这时候亦是尽皆沉默了下来。

    在擂台上,开始来回渡步。

    而一旁,早已经摆放的香炉上,一根檀香升起幽幽白雾。

    这种檀香,刘尘认得。

    燃烧殆尽的情况下,大概需要花费半个时辰,也就是解题时间,也是这么长。

    两名文修,在擂台上时而望天,时而又闭目,时而口中悄然就念叨几句。

    显然,是在斟酌,思考。

    而刘尘这时候倒也心头仔细的回想了一番。

    很快,刘尘心头便是有了答案。

    咏柳。

    他小学时候学的一首诗。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这一句诗词,极其经典。

    不过,刘尘没有念叨出来。

    现在还不至于非要上去出风头。

    至少,在文修比试这方面,不似武道的修行,劣势那么明显巨大。

    这更考验一名文修的心态,学识等等。

    不得不说。

    文修的比试,比起武者来讲,是更为枯燥的。

    他们创作,需要一个极其安静的环境,此刻场内,即便是有人说话,也都是小声无比。

    大多数武修,都是乘着这段时间,闭目调息。

    灵力即便是运转不了一个大周天,也能运转一个小周天。

    而且,武者相对来说,也都更耐得住枯燥。

    但这却是苦了刘尘。

    他等的哈欠连天。

    一个普通人,在原地枯坐半个小时,都难以忍受。

    更何况刘尘的体质还不如普通人。

    此刻只感觉昏昏欲睡。

    眼看着,擂台上,还没有任何一人,似要解答,刘尘头皮发麻之中,悄悄的拍了拍紫月的手背。

    “月儿,咱们先去双尘殿吧。”

    刘尘困了。

    打算先去睡会。

    在这皇宫之中,他恰好有着一处周元赏赐给他的府邸,正是双尘殿。

    当然。

    这里的结果,刘尘也是颇为关注的。

    在离开之前,刘尘让紫月取了一只传音纸鹤,交给了之前他“呵斥”的那小胖子,告诫道:“还剩下最后两人的时候,将消息传递过来。”

    小胖子自是不敢拒绝,拍着胸脯表示,绝对能够做到。

    悄悄的离开圣武堂,因为困顿的很,刘尘倒也没讲究太多的规矩。

    直接叫来了一匹龙马拉着的车撵,朝着殿堂而去。

    还未至殿堂,疲惫便是已经涌上身体,脑袋。

    马车内。

    刘尘睡着了。

    还是紫月将其抱到了双尘殿内。

    紫月在一旁,盘膝坐下,运转功法。

    时间在悄然间流逝着。

    ……

    而此刻,圣武堂的擂台上,一名青年终于是缓缓的举起了手臂。

    他的眉头时而紧蹙,时而舒展,直至老者拿着文圣之心,来到其身前,并且激活文圣之心,示意其可以开始创作后。

    青年终于是开口,抑扬顿挫道:“柳絮纷飞……”

    一句一句的念叨着。

    伴随着其诗词的描述,加上其念叨所展现出来意境,一缕缕的文气,终于是缓缓的开始凭空浮现。

    文气飘荡,渐渐的向着四周溢散。

    这些文气,渐渐的,被文圣之心给彻底的吸收。

    很快,老者宣布道:“诗词质量,上佳,诞生文气数量,七千五百缕。”

    随着一名平秋道人话语落下,很快,第二人,亦是紧接着举手。

    同样的流程。

    同样的选择的作诗。

    这是大周圣朝的一名文修,但最终的结果,却是让其面色颇为难看。

    “诗词质量,上佳,诞生文气数目,六千八百缕。”

    这代表着。

    第一轮的比试,已经是败了。

    文比与武者比试,有着些许区别。

    并非是车轮制度。

    而是团比制度。

    即根据一方所有人员,所创作诗词,诞生的文气数目总和来进行对比。

    第一人,便是差了足足七百。

    也就是需要后面的人员,将这数目给追赶回来。

    青年垂头丧气的回到队伍之中,轻声喃喃:“抱,抱歉。”

    刘锡轻叹一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事实上。

    在整个团队之中。

    越是高阶的文人,所面临的压力,亦是巨大的。

    特别是,曾经创作过那种文满一城等诗词的文修,最是如此。

    也许。

    前面的每一次比试,差距也就几百缕文气。

    但那种高阶文人所创作的诗词,更暗合天地大道,也许动辄就是数万缕文气诞生。

    差距,可能瞬间拉到极大。

    刘锡,自然是大周文修之中的领头人物。

    但对于那大唐圣朝的驸马,他却是没有多少把握能够胜利。

    看向一旁的另一名青年,刘锡这时候道:“杜白,下一场你上吧。”

    名为杜白的青年微微点头,露出了一丝笑容:“我一定能够胜利的!”

    这一轮,按照规则。

    作为落败者的一方,他可以提出题目。

    这是极大的优势。

    毕竟,有的文修,擅长的诗词,也许是山水方面,也许是某个动物,也许是大气磅礴,各有类型。

    而作为出题的一方。

    自然是可以选择,自己最为擅长的题目。

    杜白大步上台,而大唐圣朝一方,亦是上台一人。

    “请赐教。”大唐的文人,面带着和煦笑意,缓缓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