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座巨兽山 > 006章 赘婿?
    刘尘有些无语。

    他是刘尘,却不是曾经的刘尘。

    穿越之前,他虽然年龄也不大,但好歹是个二十五岁的青年。

    穿越过来,那年,十九岁出头。

    年纪相差无几。

    即便是稍微表现的老成一些,影响也不大。

    但那周雨涵,却是实打实的十八岁小姑娘,憧憬爱情,千思百转。

    这种年纪的代沟,却是很难抹平的。

    在凭借着记忆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刘尘发现,自己的确是有些受不了那种抱着自己胳膊摇摇晃晃,一口一个“尘哥哥”的腔调。

    更难以接受那种时不时邀你去放风筝,划船赏湖的日子。

    关键,赏湖观景也就罢了。

    这周雨涵,在赏湖观景过程中,聊的东西,着实是刘尘有些不感冒的。

    有这个时间,他多睡会觉不好吗?

    躺在紫月白白嫩嫩的大腿上,那不香吗?

    本来体力就不算好,心智也过了玩耍的年纪,久而久之,刘尘也就慢慢的开始回绝这丫头的邀请。

    算起来。

    距离上一次见面,如今已经有了足足半年了。

    期间周雨涵倒也不是没有找过他。

    不过,刘尘索性装病,直接给搪塞过去了。

    此刻,听到刘锡一提起,刘尘又有些头大了。

    摆摆手,刘尘赶忙道:“不提她,不提她,话说回来,二哥,大唐特使团的情况,你应该知道吧?”

    “驸马居然比皇子地位还高。”

    刘尘对于这事儿,没来由的一阵好奇。

    刘锡笑了笑道:“三弟为何关心此事?”

    刘尘撇撇嘴:“就是感觉奇怪。”

    “而且,刚才我也看了,那走在后面的两名皇子,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这可是皇后寿诞,若是拜寿,怎么会选这种人?”

    “更关键的是,就这么两名皇子,居然还心甘情愿走在那驸马后头,想来那驸马,并不似他笑容那般和煦。”

    刘尘将自己的分析,直接说出。

    面对着自己的二哥,他没什么好隐瞒的。

    刘锡闻言,却是郑重的点点头:“的确。”

    “据我的了解。”

    “这特使团,贺寿是真。”

    “但贺寿的同时,却也代表着其圣朝,准备向我们圣朝,发起“友好”的交流学习。”

    刘锡在友好二字上,稍稍的加重了些许读音。

    这般话语,刘尘自然是能理解的。

    “交流学习……”

    刘尘摸了摸鼻子:“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年轻一代的比拼咯。”

    “这么说来,这两位皇子也好,还是那驸马也罢,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刘锡道:“这是自然。”

    “那两位皇子,其中一位乃是二皇子,名唤李煜,其主修文人之道,其去年创作的诗词《圣朝》受到天道嘉赏,才气飘荡,足有一城。”

    “其修为,也达到了名宿级别。”

    刘尘闻言,倒吸一口凉气。

    名宿……

    他可不是什么小白。

    穿越至今三年有余。

    早已经知道。

    这个世界,修行的体系,总体概况可以分为两系。

    武道与文道。

    其中武道阶级,共有九阶,由低至高分别为:黄阶,玄阶,地阶,天阶,王阶,皇阶,帝阶,神道,圣域。

    而文道,自同样分为九阶,由低至高分别为:文人,秀才,进士,翰林,名宿,大学士,大儒,诸子,圣人。

    名宿,已经是等同于王阶的存在了。

    这等天赋,着实是有些惊人了。

    当然,也仅仅是有些惊人。

    起码不至于让刘尘来上一句“恐怖如斯”

    “居然是名宿级别,看起来倒是和草包一样。”

    “比不得二哥你。”

    刘尘这时候开口。

    这也是他为何倒吸一口凉气的原因。

    他看那皇子,分明就一脸欠打的模样,在其心里,这家伙能有个翰林级别,都算不错了。

    所谓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正是远远超出了自己的心理预期,方才让刘尘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面对着自家三弟的抬举,刘锡倒也没有多谦虚:“的确比不得我。”

    “他年纪比我年长三月,而我却是即将突破大学士阶位。”

    “不过,文人之间的较量,却不似武者一般,纯粹以实力对比。”

    “更多的,还是现场吟诗作赋,看谁的诗词,能够受天道馈赠更多。”

    “我的实力,虽然略高一些,对于天地万物感悟也更深,但远远没有达到一个碾压的地步,临场发挥,倒是犹未可知。”

    刘锡知道刘尘对于这方面的了解不算深厚,倒也多解释了几句。

    文人获得天道馈赠,会产生一种特殊的力量,名为才气。

    才气虽然不是灵力,但却是能够引动灵力。

    才气越多,自然而然,实力也就越强。

    口若悬河,唇枪舌剑,那可不是说说而已。

    而是真正的,能够在一语一言之中,以才气凝聚灵力长河,化为刀剑伤敌。

    不过文人的比斗方式却不是如武者那般粗蛮的直接战斗。

    而是依靠诗词来进行判定。

    正常情况下,受到天道馈赠越多之人,自然而然对于天道感悟更高,更容易做出引起天道齐鸣的诗词。

    但也正如刘锡所讲。

    他的实力,虽然高于那皇子,但尚未形成碾压,获得的天道馈赠,对比也不明显。

    若是对方灵机一动,创作的诗词更为精妙,则落败也不是不可能。

    刘尘点点头。

    而刘锡则是继续道:“那另一位皇子,实力同样不弱,达到了王阶。”

    “而且,其开辟的神藏,所吸收的灵体,尽皆乃是极品。”

    “据说,其开辟的第一处神藏,心之神藏,其吸收的灵体,便是达到了千年级别的妖兽灵体。”

    “寻常人等,第一处神藏开启,能够吸收百年,已经是天赋不凡,吸收五百年级别的可以称之为天才,八百年级别的可以称之为妖孽,但他,却是直接吸收千年妖兽的灵体,足以见得,其在修行的前两阶时候,底子打的多好。”

    “不过,最是让人费解的,却是那驸马。”

    刘锡这时候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刘尘闻言,越发好奇了:“他怎么了?”

    刘锡摇头,却是苦笑起来:“不清楚。”

    “不过,也正是因为不清楚,方才最为可怕。”

    “目前,仅有的消息,只有一条。”

    “他,是两年前,入赘大唐圣朝六公主李欣儿府中的。”

    “第一年,他默默无闻,直至最近,似乎声名鹊起。”

    “但消息,却是被大唐圣朝那边给封锁了。”

    刘尘闻言,眉头却是一挑。

    这是,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