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座巨兽山 > 004章 皇后寿诞
    周玉的面色难看了许多,但还保持着冷静,冷冷道:“二哥这是何意?”

    二皇子周义,轻摇着折扇,缓步上前的同时开口道:“这都还看不出来?”

    “刘尘贤弟,乃是父皇亲赐“无双”称号的世子,地位尊崇,比之你我,也不遑多让。”

    “加上贤弟的身子骨确实虚弱,若是他想,别说是找人背入皇宫,即便是坐着车撵入内,父皇也不会怪罪。”

    “如今贤弟在此处走动,分明是为了锻炼锻炼身体,此番不向命运屈服的精神,着实令为兄佩服。”

    说完,周义看向刘尘,笑道:“不知为兄说的可对?”

    刘尘干巴巴的应了一声:“殿下英明。”

    刘尘的话语声下,周玉的脸色更黑了。

    不过,刘尘倒不在乎这些。

    这周玉是不可能记恨他的,只要对那圣位有想法的皇子,他们之间的关系,便是不可能融洽。

    这周玉,只会对周义愤恨。

    更何况,退一步来讲,就算周玉不乐意又怎样?

    他堂堂无双世子,会在乎吗?

    刘尘懒得参与这些皇子之间的明争暗斗,只是环视了周遭一圈。

    这一看,刘尘发现了不对劲。

    之前他一路向前走来,因为身子骨虚弱,倒是一直将视线,放在前头的一块玉砖上,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动,因而并未关注周遭的情况。

    但这接二连三的皇子出现,甚至于连那些驻守边关,混政绩的皇子都回来了。

    却是很显然的有事情发生。

    这一看,果然如此。

    原本的皇宫外沿,整体来讲,布置是恢弘大气。

    除开十六根高达数十米,由极品灵玉铸造的龙柱以外,倒是没有多少其他的杂物存在。

    但此刻,这宫殿前的广场上,却是有着许多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

    并且,刘尘看见,一头头火凤造型的高台在两侧筑起。

    “凤?”

    刘尘心头一琢磨,有了些许头绪。

    天子乃是真龙,与之相对应的,皇后则称之为真凤。

    如今的这般场景布置,加上各个皇子的归来,所代表的含义,已经极其明显了。

    皇后寿诞。

    刘尘这时候方才回想起来。

    似乎,就在前段时间,他和刘擎吃饭的时候好像说过这事儿。

    当时刘擎还嘟囔了一句“这皇家中人,就是屁事多。”

    不过,刘尘当时喝了点灵酒,整个人都是醉醺醺的。

    醒来过后,虽然依稀记得好像是有什么事情,但一直没想起来。

    他的性子又洒脱。

    想不起来,索性也就不想。

    现在终于是回忆起来了。

    “真麻烦。”

    心头嘀咕了一句,刘尘事实上打心底里,是不太喜欢皇后这人的。

    虽然,记忆里,自己每次去宫里,那尊贵的女人,都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好似当自己是亲儿子一般。

    但刘尘能够隐隐的感觉到,那女人,对自己,乃至于对自己一家人,都不太信任。

    当然这纯粹是刘尘自己的感觉。

    准不准,他也不清楚。

    不过,从逻辑思维上来讲,却是说得通的。

    按照刘擎的说法,这当今皇后,那是在当初他们打天下,打到一大半儿的时候,某个大家族的女儿,送来与当今圣上联姻的。

    要坐拥天下,这种大型家族的靠拢,自然是没得拒绝理由。

    因而,事实上这皇后,倒也不是跟随着当初圣上南征北战的“老人”,对于刘擎更多的是圣上那层关系在,而皇后与刘擎却是并不算熟络。

    如今圣上坐拥大周圣朝,她贵为皇后。

    而刘擎是整个皇朝最大的功臣是不假,但同样也是整个皇朝最不稳的的因素。

    当初打天下的精锐士卒,大半在刘擎的军中。

    如今朝堂上的七八成武将,都曾是刘擎以前的老下属,好兄弟。

    若是以小人之心去臆测一番,这种威胁,自然是需要提防的。

    刘尘认为自己的感觉没有错,好歹他也是看过许多宫斗剧的男人。

    不过,对于皇后再是不喜。

    从身份上来讲,他也是刘擎的干娘。

    于情于理,作为臣子,作为干子,他都应该送上一份礼物。

    这也是刘尘感觉麻烦的原因。

    他啥也没准备。

    刘尘有些头疼。

    事实上,作为镇南王之子,随便什么金银珠宝,灵丹妙药,他都能拿得出来。

    立马让紫月回去一趟,就能取来。

    关键在于,不够格。

    镇南王府有的,皇室里,自然也不缺。

    他随便拿一串珍珠项链,当做贺礼,这像话吗?

    还不如不送。

    刘尘心头琢磨了一番,仍旧是不知道该送些什么。

    正在这时候。

    后方,三皇子周玉的声音却是让刘尘精神一震。

    “老五,听说你在回来的途中,专门赶赴万妖森林,斩杀了一头万年熊妖,取了其玉胆作为献礼,倒是颇费了几番功夫啊。”

    “三哥,你不也一样,母后六十寿诞,那是何等大事?”

    “据我所知,你早在两年前,便是派人去了玄冰湖内打捞冰魄,两年时间,只怕打捞了不下一千冰魄吧?是打算打造什么神物吗?”

    三位皇子,此刻却是不知何时,聊到了寿礼这事儿上。

    刘尘更头疼了。

    万年熊妖的玉胆,上千冰魄铸造的神物,这些东西,他肯定是短时间内拿不出来了。

    心头,此刻更是萌生了些许想法。

    “要不,随便抢一个?”

    刘尘心头是很有谱的。

    如果自己这时候开口去索要,强抢三位皇子的寿礼,大概率是能成事的。

    起码,这三位皇子,绝对不敢得罪自己。

    但这种想法,只是在心头出现了一瞬,便是被刘尘否决了。

    这倒不是刘尘心善,而是他反应了过来。

    抢礼物这事儿,得放到暗处来。

    这尼玛就在皇宫里,他若是抢了,事情准是隐瞒不住。

    到时候,大家不都知道,他世子刘尘,压根就没准备礼物,没把皇后的寿诞放在心头。

    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也没人会去责怪他。

    但既然这样,还不如就直接不送来的直接,起码还不用和某位皇子把关系闹得那么僵。

    心头一阵寻思,刘尘索性双手插兜,撇撇嘴。

    他决定了。

    随缘吧。

    没得送,那就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