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本东京地狱变 > 第十九章 进退两难
    “打扰了。”

    走进房间后姬子双手合起小心翼翼的点了下头,怯生生的模样让人忍不住生出保护欲。

    清田宏先快走几步到了房间深处,这间屋子其实也有几分库房的意味。

    一些从前房客不用的杂物都被老爷子收集起来,能扔的扔,扔不掉还有些用处的就堆积在这间屋子中,一生节俭已经刻在了骨子里,经过清田宏的整理后倒也没显得太过杂乱。

    只是如果有时间的话,清田宏准备把这些东西再分类整理一遍。

    “随意坐吧,过会小仓先生应该就回家了。”

    他掏出书本认真研习着上面的题目,不过这次换成了国语课本,数学Lv7应付高一水平绰绰有余,倒是国语是巨大硬伤,英语也需要抓起来。

    当然这样做还有一层意味就是让姬子有安全感,不然抓着姬子问个不停的场面——想一想就令人想要报警。

    “嗯。”姬子扶着鞋柜,眨巴着眼睛观察着管理人的房间。

    清田所住的房间并不大,也就和她们租住的房间一般大,他在房间深处写作业,与门口的姬子也不过几米的距离,但已是安全距离,至少真发生什么事情姬子也有时间逃出房间。

    就算知道自己是正人君子,但还是要注意分寸不是,毕竟人心隔肚皮,别人可不敢确定清田真的是正人君子,所以该注意的地方必须要注意。

    “哆哆。”

    姬子将自己的小鞋和清田的大鞋在玄关处摆好,向前进了几步后便脱下了小书包。

    论起精明程度,她小小年纪毫不逊色于大人,再加上天赋级别的表演能力甚至可以说远远超出。

    她从来都是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别人,这管理人虽说看着不错,但谁知是不是表里不一的家伙。

    想着,姬子写着自己给自己布置的作业,一边打量起清田宏来。

    别的性格先不说,管理人长得的确不错,鼻梁狭而挺,脸型也是十分坚毅,很像八九十年代流行的偶像剧明星——弱化版。

    不过弱化版也要比普通人强上一截,再加上性格不错,谈吐也可以,在学校中应该挺受欢迎的。

    一般女生不就喜欢这个类型的?不过要在残酷的世界上生存下去可不是仅需要长相的,需要的是钱,钱,钱,越多的钱越好。

    但听说管理人和公寓持有人沾亲带故的,恐怕清田宏家中也不差钱……

    不管怎么说都比家里的大型废物要强一百倍。

    小仓姬子人不大,内里的心思可不少,看了清田宏几眼后便迅速在心中衡量做着分析,这几乎已经成为了她的本能。

    就在小仓姬子打量着清田宏时,清田也转过目光。

    也就是在一刹那间,小仓姬子的眼神和表情迅速转变,一个怯懦可怜的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

    看到这个宛如小动物般的凄惨笑容,清田宏善意的笑了笑。

    他不甚了解姬子家的情况,但从登记的情况上来看,这家人似乎之前是生活在福岛县,虽然因为战后改革的原因岛国已经没有了身份证制度,但诸如驾驶证之类的还是起到了身份证的作用。

    在外租房子,留下基本的个人信息不也是应有之义。

    再联想到公园里同学的辱骂,清田宏的聪明脑袋已经能想象到姬子过去的身世——大概是。

    在那般环境成长下来,小仓姬子难免形成怯懦的性格。

    这样想着,姬子的笑容在清田眼中就只剩下可怜了。

    “嘀嗒,嘀嗒。”

    挂在墙上的钟表嘀嗒嘀嗒作响,从八九点一圈又一圈转着。

    清田本来准备等到隔壁小仓回来,就把姬子送过去,但一直等到晚上十一二点,姬子都开始打瞌睡的时候,隔壁还是没有传来声音。

    “姬子,别睡着了,我去看一下小仓先生回家了没。”轻声的对打瞌睡的小仓说了声,清田趿着鞋走到隔壁。

    “嗯。”

    姬子迷迷糊糊的点着头,整个人都快趴在书包上睡着了。

    酒精有抑制呼吸作用,虽然对人体健康并不好,但稍稍有些助眠,小仓姬子再怎么七窍玲珑,身体上也只是小孩子。

    小孩嗜睡,更别说加上酒精了。

    “咚咚。”

    “小仓先生。”

    “小仓先生。”

    屋内没有回音,清田宏的眉毛皱了起来,屋内应该是没有人,而且这个点了都还没有回家,恐怕后半夜回家的可能性也不大。

    小仓俊太真是个天杀的家伙,如果不是自己将小仓姬子好心收留在家中,他岂不是要将女儿关在门外一夜?

    从行为上这似乎已经构成了虐童级别,如果向政府提交诉请说不定能剥夺小仓俊太的抚养权。

    这似乎也是个好方法……

    可剥夺之后呢,小仓姬子送到儿童福利院,然后一直抚养到十八岁再被扫地出门。

    毕竟已经小五年级的孩子,已经很难找到愿意抚养的家庭,就算找到了说不定也会因为种种不合适而被退回,一来二去对孩子会造成极大的心理阴影。

    收养这种事情除了政府的第一层筛选外,其实选择权大都在收养者家庭手中,被收养的孩子就像是壁球,被弹来弹去也非罕见。

    “看样子小仓先生还是没有回家。”

    清田宏麻爪的看着小仓姬子,这个丫头不会今晚就要住在自己这里了吧。

    虽然自己是请了小仓姬子吃饭不错,也出面帮助过一二,但也没到可以留宿的程度,这要是被有心人传出去自己说不得都得被逮捕了。

    可现在难道把小仓姬子赶出去,让小家伙在春风料峭中冻上一晚?

    恐怕这就是虐童了,依然要被逮捕!

    进退两难。

    “要不然,今晚就先住在我这里?我打地铺榻榻米就行了。”

    清田宏费力的在自己脸上维系出和善的笑容,同时还打开了房门,示意小家伙也可以选择出去。

    初春晚上略带凉意,外面又是漆黑一片,清田宏此时打开房门的模样才像是虐童者。

    正打着瞌睡的小仓姬子一下清醒过来,大眼睛迷茫的看着清田宏。

    这个管理人脑子有些不太灵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