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本东京地狱变 > 第十七章 酱油拉面
    “欸。”一场考试完毕,狼狈二人背着书包哀嚎起来。

    就连刻意体面的打扮穿着都变得无精打采起来,清田宏只是对岛国国语课程不太熟悉,而这两人就是满头雾水的麻爪了。

    “美纪真是的,为什么这么快就要考试,分明我已经准备好要好好学习国语在期中考试给她一个惊喜了……”狛村维人双手托着下巴靠在桌子上。

    “吸引女性是靠学习成绩的吗,当然要靠男子汉气概!”犬田结伸手啪的拍在狛村脸上,“把你这张臭脸给我挪开。”

    “清田考的很好吧,一定考的很好吧。”狛村维人把一张臭脸对向了清田宏,“岂可修,有你这样会发光的好学生在,我们二人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啊。”

    “考的一般般吧。”收拾完书包,清田宏露出苦涩的笑容。

    是真的一般般。

    考的什么情况清田宏心中有数,恐怕和前身留下的几次成绩记录相差甚远。

    “你又在谦虚了,我最讨厌的就是好学生谦虚了!搞得我这种差生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让我在旁边给你鼓掌吗。”狛村维人唾沫星子飞溅,这次是清田用作业本挡着这家伙的脸拨到犬田结的位置。

    又打闹了一会,猥琐两人跟上班打卡似的去了重音部部室,清田宏自然踏入了归宅的回家路。

    出了电车站后清田宏一路背着课本要求的华国古诗,顺手还买了点东西当做晚上的口粮。

    虽然各地方教材不同,不过背诵华国古诗是各教材的应有之意,不过理所当然背诵的古诗都是相对来说浅显易懂的那种。

    古诗对清田宏来说最容易抓起,都是前世小学就背诵过的诗篇。

    大多数都是白居易李白的诗篇,相比于李白,白居易在岛国更受追捧。

    “姬子。”

    只是刚走上顶楼步梯,清田便看到了姬子的身影,她像只小动物般蜷起抱着膝盖。

    “清田哥。”

    小仓姬子坐在地上依偎门前,身上背着书包,听到清田宏的声音后她抬起一张小脸茫然的看了过去。

    “怎么了,怎么不回家里?是小仓先生不在家吗?”

    清田蹲下身,蹙着眉头看着姬子身后的房门,小仓俊太太不靠谱了。

    他瞥了几眼才看到小仓姬子怀中还抱着两罐啤酒,罐装啤酒。

    “他不在家。”姬子摇了摇头,两边脸蛋上有不正常的红色。

    “你喝酒了?”

    姬子一开口说话清田便闻到她嘴巴中的酒精味,姬子身边的两瓶酒其中一瓶的拉环已经被打开,里面似乎已经喝空。

    行,不错,这栋楼看样子是出邪门了。

    自己这个高中生前几天才刚喝酒,现在小学生又喝了。

    年龄还愈发趋向幼龄化。

    “千万别告诉老师,我才只是小学生……”姬子有些微微喝醉,但言语间还是很有逻辑。

    “不会说的。”清田宏蹙着眉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让我去楼下自动贩售机买酒,但我抱着酒上来的时候,他就怎么也不开门,隔壁住着的婆婆说他兴高采烈的下楼了。”

    清田宏摇头不已,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间极品,让小女儿去买酒不说,又把孩子扔在门外。

    “他走了多长时间了?”

    “三个小时?四个小时?我一直坐在这里,等到了天黑。”

    小学生放学时间很早,又没有什么社团活动,姬子恐怕是蜷腿等了四五个小时。

    “我也是因为,肚子,饿,所以才喝酒的。”

    “不要告诉大家。”

    小仓姬子的酒量显然是一杯倒的那种,囫囵话前后反复说了两遍。

    “别喝了,先放在地上吧,还没吃饭肚子饿了吧?”清田拿过姬子手中的空易拉罐,脚踩成铁饼的形状,“走,我带着你出去吃一点。”

    听到清田的话,姬子摇了摇头:“我在这里等他回家,要是他回来没看到我的话会大发雷霆……”

    “不用担心。”清田揉了揉姬子的头发露出大大的爽朗笑容,“我会帮你解释的,有我在,我可是管理人。”

    “走吧!”

    半推半拽的带着小家伙走上街,清田宏也想让自己的嘴巴享受一番。

    穿越过来这么些天,吃的简直苦不堪言。

    他也是穷光蛋一枚,家里老爸的钱和他没关系,亲戚的‘工资’也还没发下来,现在还没有哪个租客的房子到期,也没有新房客前来,自然就没有抽成,不过欣慰的是,原主身上还存着五万左右的钱。

    带着姬子到正经的定食屋吃一顿是完全没问题的。

    东京初春夜晚来的稍早,走在街上还有些寒意料峭。

    清田抽了抽鼻子问着姬子:“有什么想吃的吗?”

    小孩子想吃的无非就是蛋糕,汉堡。

    但姬子伸手弱弱的指了下小巷的方向。

    “要吃那个吗?”

    顺着姬子的目光看去,是一辆人力车摊位,大晚上的停在路边,亮着小小的电灯光芒。

    辐条上写着拉面的字样,这种在街头出现的推车料理具体起源于什么年代已经不可靠,约莫着是从江户时代甚至更早就有的传统营生,到了战后也很是兴起了一波,有的卖拉面、有的是关东煮、烧鸟,不一而足。

    不过到了现代就算是推车料理也进化成了‘屋台’,依然是街头料理,不过人力车换成了汽车,用棚子搭起在夜晚出没于城市中,而且比起最原始的手推车来说规模上也大了不少。

    最重要的是屋台需要向政府备案,而且只能经营单一料理,不然就是非法行为——虽然这么说,但每次一有国际性的会议或者赛事,为了街道美观,城市街头已经备过案的合法屋台还是会遭到清扫。

    不过在东京街头竟然还能见到人力车拉面摊,这未免也太复古了些。

    “嗯。”姬子低着头,极轻的点了点头,声音细小的如蚊子的声音。

    新生代不应该喜欢汉堡吗?怎么姬子喜欢的是拉面。

    这孩子……不会是想着给自己省钱吧。

    清田宏越想越觉得可能,揉了揉鼻头后在心中叹息了声,越懂事的孩子越不幸福。

    “老板,来两碗。”

    “嗨依,什么口味的?”

    “我来份酱油拉面,姬子你呢?”

    “我我也是。”

    “两份酱油的是吗?嚯呀,小姑娘你喝酒了?”

    嗅着姬子身上的酒气,豁牙老板怀疑的看着清田宏,放在台子下的手似乎做好了随时报警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