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本东京地狱变 > 第十六章 突击测验
    撇了眼中年妇女,清田宏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咚咚。”

    不过谁让他是管理人,免费租住着亲戚的房子,这种事情由他出面再正常不过。

    “谁啊?!”小仓俊太蹭蹭走到门前大喊一声。

    “小仓先生,请不要打扰大家休息。”

    “妈的。”骂骂咧咧了几句,不知是在骂小仓姬子,还是在骂门外的清田宏,小仓抻着脖子喊道,“知道了!”

    被喊了这么一次后,小仓的脾气似乎也收敛了点,至少晚上没有再做出扰民的事情,至于小仓姬子有没有在暗地里再被这老爹欺负,就不是清田宏能管得了的了。

    好在被训斥了后这几天小仓俊太稍稍消停了些,没有再闹出什么扰民的声响,不过清田心中愈发的有种预感,小仓俊太几个月后不交房租的概率非常大!

    要真是收不上来房租恐怕很难给亲戚交代啊,只能强硬的将父女两人赶走了,虽然这样小仓姬子会很可怜,但现在是资本社会,他又不是什么慈善家,哪能空空的把亲戚的房子租给别人。

    他同情别人,又有谁来同情他,在小公园中帮助是举手之劳,但人情和钱财要分的清清楚楚,不然早晚会吃亏。

    随手揭过一页课本,清田很快就入进书山学海中。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真要是交不上房租那也是小仓家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

    甩开杂念后,清田宏在本子上密密麻麻计算起了数学题。

    换做上一世同年纪的自己,恐怕早就耐不住读书的寂寞,不过在社会吃屎般经历了小十年,到头来果然还是读书这条路最为简单。

    做题就能变强,如果还不够强,那是因为做的还不够多。

    愚蠢的题海战术是进入社会前的最好馈赠,有努力就会有收获,做题多了就总会有醍醐灌顶的一天。

    而进入社会后,哪怕你搬了无数块砖,也不可能在死后拥有自己的金字塔,要懂得乐于被剥削,要享受被剥削,最高境界就是在被剥削中品尝出甜味,然后像是传教士一样孜孜不倦的向人说着努力工作的福报。

    而且自己不是重生在八九十年代的岛国,不然还能凭着先知先觉的经验去碰碰运气,至少能小发一笔,可重生的岛国不光时间与前世相近,隐隐中似乎还是个平行世界。

    虽然在唯物历史的作用下总体走向没变,但一些‘大人物’还是产生了变化,比如万元大钞上还是福泽谕吉,可手机中当红男歌手的名字却是叫‘天津法师’。

    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奇怪世界。

    【数学:lv7 1/700】

    “终于达到LV7了。”甩掉手中笔,清田揉了揉头发。

    这个努力就会有收获的系统,还是有些作用的.

    兀得提升到了一级后,清田宏的脑子都一下清醒了不少,看着试卷上密密麻麻的数学符号,大脑好像泄洪般清晰了起来。

    从前做起来吃力的试题迎刃而解,高一到高二的课程彻底融会贯通,高三虽然还没有预习到,但估计在LV7的加持下也不会太难,效果立竿见影。

    这样一路高效学习下去,说不得真的能进入东大。

    挤着电车赶到了学校,再和两个狐朋狗友说了些没有营养的屁话。

    这两人好像已经成功混进了重音部,也不知这社团是不是缺人缺急眼,还是被迷了道,虽然这么说有些对不起两位好友,不过这么不严谨的社团已经透露着要完的气息。

    “来了,来了。”

    抽动了下鼻子,狛村维人忽的坐回了位置上

    也就两三秒的功夫,二杉美纪的身影从教室门口出现,她穿着得体工作装,怀中抱着上课使用的讲义,甜美的脸上挂着青涩的笑容。

    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能绽放出十六七岁的笑,她更适合出现在银屏,而不是拿着讲义教书。

    “桥口老师今天临时有事,所以下节课还是上国语。”

    桥口教授的是体育课,学生最喜欢的课程。

    要是被其他老师将体育课的时间占去,班里的学生肯定少不得怨声载道,但既然是二杉美纪……为什么不全天都上二杉美纪老师的国语课?

    不过当跟在二杉美纪后方的班长也进来时,班里的氛围从热切变得冰凉起来。

    “老师,试卷都带来了。”班长手里拿着一沓试卷,倒也不多,三十人份。

    “辛苦你了。”

    二杉美纪接过试卷,语气有些无奈,她本是要自己把试卷拿到教室来,但这班长也太热情了,这就是令和时代的学生吗?

    “欸,不要。”

    “一来就考试,今天也太惨了吧。”

    “老师能不能明天考啊,我根本就没有复习。”

    “不行。”二杉美纪说拒绝话语时的样子也是甜美的,“就因为是突击考试,所以才有意义,我要先了解一下大家的国语水平。”

    “下面开始发卷,从前向后传递。”

    试卷一张张从前传到后,薄薄的一张纸不知要杀掉多少脑细胞让少男少女哀叹。

    考国语。

    清田宏郁闷的抓了抓头发,要是考个什么英语数学他倒也无所谓,但国语还真是触及到他知识的盲点了,能全考汉字检定吗?

    虽然原主的记忆调动使用,但终归不是原装记忆,使用起来很是生疏。

    没办法了,硬着头皮上吧。

    握着笔,清田宏咬了咬牙,在记忆中搜刮着可怜的国语知识。

    二杉美纪在教室中踱步,看着每个学生伏案写出的答案,要是碰到字迹优美的就多看个一两秒。

    该怎么说……不愧是德永学园,偏差值一般,比隔壁的正庆学园、聖女子学园要差太多了。

    她慢慢走到了清田身后,

    清田宏的字谈不上专业级,但字迹如其人一般清秀,尤其是写出的汉文,让二杉美纪不由多看了几秒。

    这个正义感爆棚的学生入学考试成绩全班第一,肯定能考出不错的成绩。

    感应到二杉美纪的视线,清田宏抬起头,两人的目光就这样在空中交汇着。

    清田宏看到了二杉美纪长长的眼睫毛,美纪也在清田宏的眼眸中看到了微缩的自己。

    “咳咳。”

    咳嗽了一声,二杉美纪赶忙撇开目光在教室里踱步走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