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本东京地狱变 > 第十一章 变
    “!”

    “吓!”

    “啊!”

    其他小学生后撤几步惊声尖叫,肩膀背着的书包都在上下不停颤抖。

    双腿就更不用说了,抖的像是一兰拉面似的。

    瞪了剩下的女生一眼,清田如野兽低吼道:“给我滚!”

    前几分钟他还是一张清秀白净的脸庞,现在这张脸却拉扯成了狰狞的般若,横眉怒竖,眼中藏着惊人恶气,一张口似乎就能将小学女生吸入口中。

    清田宏大踏步上前,一下横在所有女生面前。

    “听见没!还要让我重复吗!”

    “咿呀啊!!”

    被清田宏的气势震慑,几名女生双腿战栗尖叫一声跑开。

    而躺在沙池中的女生也晕乎乎的站了起来,清田宏用外套包裹住了巴掌保证不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她站起后哪还有嚣张气势连看都不看转身就跑。

    不过跑到公园出入口的时候,她停下来大喊道:“小仓姬子你给我等着!!我不会饶了你的。”

    清田宏决定恶人做到底,装模作样的跑了几步露出凶狠貌威胁道:“你们谁要是敢回去告诉家长、告诉老师,我就把你们沉到东京湾!”

    看到清田宏又有追上来的姿势,放完狠话的为首女生落荒而逃,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后干脆四足并用向前爬动。

    “咿呀啊!他要杀了我们!”

    “我们分开跑,不要让他追上了。”

    小仓姬子已经看傻了,清田宏一番行云流水的殴打加威胁,像极了不良混混。直到清田一把将自己从地上拉起来,姬子才回过神。

    “没事吧?脸上疼不疼?”

    说着,清田蹲下身伸出手轻轻轻轻触碰着小仓姬子红肿的双颊,从红润肌肤间已经能看到血丝。

    这些无法无天的狗东西!

    将小仓姬子从地上扶起,清田宏拍打了下她身上的砂砾:“怎么样,用不用到诊疗所看一看。”

    “不用,不用,真是不好意思……”小仓姬子的眼神一直是红红的,仿佛随时都会流出眼泪,但偏偏这泪水仅仅是在眼眶内打转,没有真正流出来,“对不起,对不起。”

    “这并不是你的错误,为什么要道歉。”清田宏握着姬子的小手,擦拭着她脸上的砂砾泥土,“而且我是公寓管理人,怎么会坐视住户被别人欺负。”

    清田宏这完全就是在瞎说了,公寓管理人负责照顾留守家中的妻子的故事到是有,但负责住户儿女霸凌事件的就罕见了。

    小仓姬子低下头,死死咬着嘴唇,被左右开弓的脸蛋红的吓人。

    “你去洗把脸,我们再回公寓。”

    “嗯,嗯。”小仓姬子红着眼睛点头,挪移着脚步一瘸一拐的走向洗手间。

    趁着姬子洗脸的功夫,清田捡拾着散落在地上的书本文具塞进书包里,他还留心了一眼,根本没有那些女生口中的高档钢笔,等到小仓姬子走出书包已经被收拾的整整齐齐。

    纵然是认真的清洗了脸上的污渍,但被殴打的痕迹却怎样都抹不掉,深红色的手印驳杂交织,和眼睛是一样的红色,认真一看嘴唇上还被打出了破口,至于身上看不见的地方估计更是青一块紫一块。

    清田忍不住心疼的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发,姬子的头发简单的用水洗了下,但有些地方还是打结在了一起。

    虽然还能看到衣服上的尘土,可比起刚才的狼狈已然强了不少,至少看上去不像是刚被人摁在地上锤了一阵。

    “欸……这是霸凌事件,你没有告诉班里的老师吗?”清田不指望姬子会把这件事告诉小仓俊太。

    以小仓俊太的垃圾人性格,说不得还会让小仓姬子从自己身上出发找错误,看看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才引发了霸凌。

    一个巴掌拍不响,哪有无缘无故就会被欺负?为什么她们只欺负你,不欺负别人?!

    面对清田宏的发问,小仓姬子闭口不言,直到半分钟后她才忽然昂起头,用发红的眼睛盯着清田:“穷就一定是错吗?”

    穷就一定是错吗?

    没想到姬子会忽然问出这个问题,清田摸头的手僵停在半空,这样话从一个五年级的孩子口中听见似乎有些为时过早了。

    穷不光是错的,还是大错特错。

    摸着姬子的头发,清田宏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有一个富人,就必有十个乃至成百上千的穷人,贫穷将永远是困扰着人类的疾病。

    人穷的时候,连善良都是错的。

    “不,不是的……穷……不是错。”

    揉了揉姬子的头发,清田摇了摇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走,我们回公寓吧。”

    握着小仓姬子的手,清田第一次发现原来人的手可以如此冰冷没有热度。

    一路上清田有心问问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念头也就是在脑中刚出现就被他自己掐灭,还是不要干这种往别人伤口上撒盐的事情好。

    “谢谢你,清田哥。”

    站在公寓门前,小仓姬子忍着伤痛努力的鞠了个标准的九十度躬。

    “你屋里有药箱吗?”

    “有的……”到了北陆莊后,小仓姬子脸上的不安就稍稍褪去,不管这个家有多糟糕,至少也是遮风挡雨让人心安的地方,“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不能再麻烦您了……”

    “这样的话,嗯。”清田挠了挠头,要是让他来帮姬子上药的话就麻爪了。

    和小学女生共处一室总归是不好,他在公寓中大小也是个‘公众人物’,“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敲我房门。”

    “嗯!”一直看着清田宏进入房间,小仓姬子才轻轻的打开门,慢慢倒退着脚步挪了进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吱呀~”

    姬子慢慢的关上了房门,夕阳的光芒从门缝中照射进来,越来越微弱,越来越淡薄。

    阳光由照射着姬子的整张脸,到半张脸,再到最后随着关门的吱呀声完全隐没在黑暗中,那张精致的小脸庞也随着光线产生变化。

    强忍着不哭的坚强、凄惨迅速被冷冰冰的面无表情所取代,斜阳在北侧的窗户中微微照进。

    小仓姬子左手伸进怀中动作轻柔的取出一只钢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