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本东京地狱变 > 第十章 小仓姬子
    除了和班主任的小插曲外,清田宏的日子过得安稳,这几天学校方面也没有见到刁难,仿佛事情已经过去。

    不过国语老师一直空缺着也不是办法,学校不知会安排哪位老师来授课。

    要说唯一能算是问题的,可能只有引而不发的猥亵事件了,这像是颗定时炸弹令人忧心。

    不过这也是小问题,在社会吃屎的几年,清田面对过不知多少比这更凶险的事情。

    “好好努力,认真学习,这才是高中阶段最重要的事情。”

    给自己鼓了鼓劲,出了车站的清田宏快步朝北陆莊走去。

    从车站到北陆莊间有一座小小的公园,安设有娱乐设施,是不少小学生们的乐园。

    东京在城市绿化方面做得很不错,尤其是北区这样的偏郊区,城市公园数量不少,毕竟是一国首都,国家的体面所在。

    在公园柔软的沙池上传来女生们的嬉笑声,还有半大的孩子无忧无虑的追逐打闹。一切都充满了童心童趣,但和欢快的嬉笑声不同,沙地上的画面让人内心中觉得不适应。

    一个小小身影跪在地上,两只胳膊撑着地面,黑色的长发耷拉到砂土上沾到不少颗粒。

    而就在她跪倒的前方,几个同龄女生居高临下的俯视着。

    “就是你这个穷鬼偷的雅史的钢笔吧。”

    “真是不要脸,穷人家的孩子。”

    “喂,快点把钱交出来啊,你这个辐射怪物。”

    为首的女生用脚踩着小女孩黑色的头发,重重的将其与砂砾混合在一起。

    “没有,我没有。”是小仓姬子的声音,她清脆的声音颤抖着,像是受到了惊吓的雏鸟。

    “我没拿雅史的钢笔。”

    “胡说。”女生二号抓着小仓姬子的头发用力向上拽着,不过由于一端头发已经被踩住,这种做法不光没有把小仓姬子的头拉起来,反而产生了头皮都要被掀开的莫大痛楚。

    几缕黑发硬生生从头皮上拽了下来,头皮说不定已经隐隐出血。

    “除了你这样的穷鬼外,没有人会偷东西,那可是雅史妈妈从意呆利买来的高档笔。”

    “可能是雅史……忘记丢在什么地方了……”小仓姬子哀求着,她的两侧小脸红肿,不知刚才受到了怎样的欺凌。

    “啊哈,那你是说我们在说谎诬陷你了?你真是个不要脸的骗人精!”

    刺耳的嘲笑和辱骂声中,几个四五年级的女生用手摁着着小仓姬子,有人抓着书包,有人拔着头发,有人干脆用手拽着小仓姬子身上的衣服,似乎真要从里面找出被盗窃的钢笔。

    “把书包脱下来,把书包脱下来!”

    “不要!”小仓姬子拼死的想要护住书包,不过没有任何作用。

    “嘿咻!”

    “好了,脱下来了!”

    一个长头发的女生将小仓姬子的书包拽了出来,扯开拉链,二话不说反过来倾倒。

    “哗啦啦!!”

    书本,作业,铅笔袋,笔墨,哗啦呼啦一气倒了出来,叮叮当当挤在一起堆成了一座小山。

    她们用脚把小书堆踢开,如野猫野狗拨弄垃圾般一样寻找着有可能存在的钢笔,似乎小仓姬子的书本文具臭不可闻。

    “没有啊,书包里没有雅史的钢笔。”

    “不可能,一定是他偷的雅史的钢笔,肯定藏在了其他地方。”

    “那就应该是藏在她的身上,把她的衣服扒下来。”

    几名小女生架着小仓姬子,拖死狗一样拖向厕所,她们还学着电视中的劳工般喊着号子,啊所有人都充满了‘干劲’。

    姬子的白色小鞋在地面勾出深深的沟壑,小公园中也有其他年纪的孩子,不过这个时候都只是好奇的看着,他们脑中还没有太明确的善恶观,此时只是觉得有趣。

    “穷人一定会偷东西!”

    “这恶心的样子和真子简直一模一样,班里的两个垃圾。”

    “听说他爸爸也是个没用的废物,家里大人都让我离她远一点。”

    …………

    清田快步从公园路过,远远的看见几个孩子围着一道熟悉身影的时候他内心就已经觉得不对,等到靠近了一看,被拖拽的不是小仓姬子还能是谁。

    虽然此刻小仓姬子脸上都是泥土,身上也沾满砂砾,模样改变许多,但那张精致小脸没错,就是她。

    双拳难敌四手,更别说拖着小仓姬子的可不止两个人,再加上小仓姬子亚健康的体态,哪里能挣扎过这么多人。

    “啪啪!!”

    发现小仓姬子想要挣扎开,为首的女生干脆松开手,双臂开弓朝着小仓姬子脸上啪啪打去。

    小学女生力气不大,但小仓姬子也同样是小学生,十几个巴掌下去,小仓姬子柔软的鼻子就流出了血,红肿的脸更是高高鼓起。

    小仓姬子紧咬着牙关,眼睛红红的却依旧没有流出眼泪。

    “住手!”清田宏握着肩膀上的书包带,三步跨作两步赶来。

    “妈的!我让你们住手!”

    听到清田宏骂骂咧咧的声音,几名女生惊疑的转过头。

    清田宏长得白净,不是有威慑力的外表,但一米七多的身高比起一米三四五的萝卜头小学女生来说,已经是巨人般的存在了。

    “清田……哥。”

    小仓姬子眼神飘忽的看着前方,隔壁家的管理员怎么会到公园中。

    “你是她的哥哥?那就是一样的穷鬼,一样的辐射怪物咯?”

    为首的小女生很‘仗义’的挺身而出,口中说着污言秽语,刚才在打骂小仓姬子几人中,她表现的最卖力。

    可能是在班级里横行霸道惯了,面对清田这个体型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的对手,她依然是这么放肆。

    在她的设想中,此时应该是自己的小姐妹一哄而上,用言语将对方骂的狗血淋头。

    反正大人又不会对小孩子出手……

    “啪!”

    清田也没有言语,和一个小学女生争执实在是掉价。

    所以他干脆的后撤一步,脱下校服,用外套包裹住手掌铆足了劲,右手直接二话不说扇在为首女生的脸上。

    整个小萝卜头如陀螺般在空中托马斯回旋了七百二十度后落在沙池,一张因为仇恨而丑陋的脸摩擦在砂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