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本东京地狱变 > 第五章 二杉美纪
    二杉美纪搀扶起清田宏,看到清田宏鼻子上挂着的血,她手忙脚乱的从包中找到卫生纸,惊慌的抹着清田脸上的血。

    感受着对方小手的触感,清田宏谢了声接过卫生纸:“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你受伤这么重。”

    “只是看起来重,没关系的。”清田宏露出了安心的笑容,只是这安心的笑容带着血,怎么看都有点凄惨。

    他用卫生纸团成条,塞进流血的鼻子。

    旁边的乘客在扭打的时候没有上前帮忙,一直拿着手机在拍摄着视频,现在看到清田的惨样,不少人调转手机对准他拍摄着,或者拍向了被警察制服的醉汉。

    “两位,还请跟我们来做一下笔录。”

    像这种现场抓住的痴汉罪行,是要双方做笔录的,免得后来判刑的时候还要再扯皮。

    捂着鼻子,清田宏跟着去车站的事务室做了份笔录。

    清田宏的笔录是最少的,毕竟谁都知道他就是个见义勇为的青年,而且还是个高中生。

    电车痴汉的罪行下,就算醉酒男想要诬告清田宏的暴力行为,前提也得是有警察愿意搭理。

    等到笔录做完后,痴汉就会转交给最近的警察署。

    留下了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做笔录的警察安慰夸奖了清田几句后,就宣布他可以安心回家了,那名被抓住的痴汉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揉着鼻子走出警察局,清田宏摇了摇头,夺舍来的第一天就这么倒霉。

    先是在学校中打架,还没缓过劲来在电车上又和别人打了起来,清田宏怀疑自己难道天生与东京八字不合。

    “请稍等一下,稍等一下。”

    清田身后传来清脆的呼喊声,二杉美纪穿着高跟鞋艰难的小跑过来。

    她面色涨红的低着头,双眼中透露出一股怯生生的意思,模样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看到清田宏听到回应转过身,她如蒙大赦的笑了下,然后又哭丧着脸,立马礼貌的弯腰鞠躬。

    “真是太谢谢您刚才的仗义执手了,清田先生。”二杉美纪从警察口中得知救了自己的人的姓名。

    清田宏摸了摸鼻子:“不要说先生这样的词,把我说像很老一样,我才是高中生……而且这只是举手之劳。”

    看着清田宏脸上还没有洗干净的血渍,二杉美纪觉得对方所做所为怎么都不符合“举手之劳”的微小标准。

    “需要去医院看一看吗?啊,还没有自我介绍,真是失礼了……我是二杉美纪。”二杉美纪冒冒失失的小跑到清田宏的身旁。

    “不用,不用。”清田宏只是鼻子出了点血,身上其他部位没有关系,倒是那名醉汉可被他那一拳打的不轻。

    “真的不用吗?”二杉美纪的大眼睛KiraKira的闪着。

    一杆路灯隔在两人身后,路灯后是灯火通明的商铺。

    都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清田宏今天晚上的学习计划加研究系统算是彻底泡汤了。

    “真的没有问题。”

    “那那那……”二杉美纪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问题,乱了阵脚不知该怎么办。

    好端端的通过了单位的入职,本来应当是快乐的一天,结果没想到在电车上碰到了野生痴汉,还导致别人因为自己卷入了麻烦中。

    “那我请你去吃一顿晚饭吧,天都已经这么晚了,您还没有吃饭吧?”

    清田宏揉了揉肚子,不好意思的道:“那就多谢了。”

    帮助了别人一把,只是吃一点饭而已,不是过分的要求。

    “嗨依!”二杉美纪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脸上终于绽放出了笑容。

    二杉美纪走在前,清田宏落后半步的跟在身侧,他这才有机会打量起对方的模样。

    二杉美纪身材高挑,至少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留着到肩后的长发,瓜子脸上每个五官都坐落的十分精致,再搭配上崭新的OL装,难怪那名痴汉会情不自禁。

    难怪?

    清田宏打量了几眼后,才警觉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猥琐,不,再精致好看也不是犯罪的理由。

    一定是前身遗留的猥琐灵魂在暗中影响着他!

    看着看着,两人就不知不觉走出了许远。

    “我们就在这家吃吧。”二杉美纪突然停下了脚步。

    清田宏霎时收回放在她身上的目光。

    顺着二杉美纪的手指看去,一家名为醉仙屋的居酒屋开在路旁。

    “行。”

    “你好,打扰了。”二杉美纪拉开门帘,和清田宏两人结伴走进了居酒屋。

    两人走进居酒屋时已快到晚上九点,不过对于居酒屋来说正是生意最盛的时候,往往一群人站在长桌前,两碟小菜,两瓶酒就能喝上一晚。

    不过这家居酒屋可能是新开的缘故,或者本身饭菜一般,所以店内小猫三两只没有几个顾客。

    一看人数这么稀少,二杉美纪就在心里打鼓了,估计这家居酒屋的饭菜做的并不好吃,否则早就坐满了。

    请别人来吃饭,怎么也不能太差了。

    “要不然我们换一家吧。”二杉美纪不好意思的看着清田宏。

    “就这家吧,我对吃的不是太看重。”清田宏让了一下身给二杉美纪拉开了张椅子,自己也坐了下来。

    他们没有坐在大将的台前,而是就近找了个位置。

    刚刚坐下,居酒屋的大将便热情的招待上来,看样子店内情况是真不行,不然大将也不会亲自下场:“两位,要点什么?”

    “二杉小姐,你来点吧。”

    “哦,我看看。”考虑到对方的年纪可能没来过这样的居酒屋,二杉美纪也没有推让。

    其实她也只在大学期间去过几次居酒屋。

    “焖猪蹄、烤牛舌……盐水毛豆……”点完了菜后,二杉美纪看向了清田宏,“这些够了吗?”

    点了这么多的菜,这是摆明了要大出血,曰本人在居酒屋点菜少可不只单纯是因为因为习惯,更大的原因是居酒屋价格贵。

    所以在居酒屋喝完酒后,大部分人还是要到路边吃一碗量大的拉面填填肚子。

    “够了,足够了,不如说,超标了。”这和清田宏平常省吃俭用比起来,已经奢侈太多了。

    在记忆中前身出走到东京这段时间来,晚餐是处理的半价便当,早餐是便利店的三明治,午餐是隔夜的半价便当,学校的午餐吃不起。

    虽然有亲戚老头支援的钱,但原身一直不好意思花。

    “好的,马上就给您做好了。”大将露出来了爽朗笑容,“两位可以到里面的单间就餐,里面更加安静。”

    这还真是生意淡到了极点的居酒屋,白瞎了这么大的场地。

    谢谢大将的好意后,两人从座位上站起寻了个单间走了进去。

    说是单间,但其实也只是用布帘隔开而已,里面摆放着一张桌子,打扫的倒是很干净。

    居酒屋毕竟不是大店,能够提供的饮食比较单调,寿司、油炸、刺身、烧鸟、天妇罗这几样就几乎占到了全部。

    “我听见你刚才说……是高中生对吗?”坐下后,二杉美纪用湿布擦了擦手。

    “嗯,德永学园。”清田宏点了点头,接过后台递过来的菜品。

    “德、德永学园?”二杉美纪的脸又红了起来。

    “那……这样不会影响你晚上的学习吧??”

    “这倒没关系,只要平常好好学习,到头来自然就能考到高分了。”

    “这样啊,说的很有道理呢……”二杉美纪点了点头。

    小桌子上又陷入了沉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