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本东京地狱变 > 第四章 小僧野郎
    成功了!

    提着书包走在放学路上,清田宏的面色上严肃和放松相互交织。

    教导主任承诺了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开除自己,但也严词要求自己不能声张,看起来是轻拿轻放,但谁知道后面是不是还积蓄着狂风骤雨。

    这样一番冲撞了班主任、教导主任,以后指定没有好果子吃,哪怕一番逼宫后能留下来,待到事情冷却下来后三天两头被穿小鞋也是能想见的。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但清田宏不会后悔。

    男儿三思而行,行而不悔。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发生什么事情,那就到头来再解决。

    “考虑那么多做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

    甩了甩脑袋抛却掉烦恼,清田走到了最近的地下铁入口。

    他所住的地方在北区与荒川区搭界的东南方向……所以应该怎么坐电车来着?

    东京北边的几个区并不是公司工厂密集的地方,相反距离上班族密集的地方还远得很,偏郊区。不过因为房租便宜,一些上京的年轻人和外国人都把住所选在了北边。

    因此赶上了放学下班的高峰期,电车上的人出奇的多,清田宏感觉自己几乎被挤成了罐头里的沙丁鱼。

    十六七岁的身材又没有发育完全,不是很高大,只有踮起脚才能呼吸到新鲜空气。

    “呼哈……差点憋死了。”

    第一次乘坐东京地下铁的清田宏很是好奇,他扭头看着车厢。

    车厢中的男人都自觉的举着手,坐在座位上的男人也把手放在公文包上,示意自己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

    这些奇奇怪怪的动作都是防止被女性误会成‘****’。

    由于许多年前电车O狼的事件太多了,甚至上升到了国耻的层面,所以岛国政府制订了各种严苛的法律制止痴汉行为。

    一经发现,被抓进警察局都是小事。恐怖的是随之而来的社会性死亡,公司开除,家庭破碎,毕生努力都化为灰烬。

    如果被一个女生在电车上指认是痴汉的话,直接有罪推定,打官司十打十输。有人做过专门的统计,那些被指认成电车痴汉的人打官司辩白的成功率不足1%!

    所以真要是倒霉的被指为痴汉,哪怕是被冤枉的假痴汉,唯一的方法也是赶紧跑。

    不过相传在高考当天是电车痴汉最高发的时候,哪怕有女生遇到了痴汉行为也会选择默不作声赶去考场,因为要是将痴汉一来一去送进警署,也便耽误了高考时间,这可是人生大事。

    经过几十年的整治以后,痴汉们都转移到了夜晚的街道上,岛国的电车上痴汉已经是比较稀缺的动物。

    但关于痴汉罪的严刑峻法只能从法律层面做出限制,可电车痴汉是个人问题,既然是个人问题,一亿多人口生活的海岛上就难免有各色人等。

    清田宏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坐地铁就碰到了这种小概率事件,他眉头紧缩的看向车厢处。

    一名西装革履,脸上有些微醉的男人站在一名女人的身后,时不时的用嘴朝着对方的头发吹气。

    现在虽然间隔了半米,但看情况立马就要贴上去!

    被骚扰的女性瞧起来也就二十岁上下,身上穿着正式的OL装。

    面对着痴汉的骚扰行为她一直缩着脖子,努力的朝旁边靠着。

    那张精致的脸上写满了困窘,想要大声呼喊求救却又不敢喊出,这种软弱的女性正是电车痴汉最好的对象。

    周围的男性全都眼观鼻鼻观心,在女性靠过来的时候还有意的让开了身子——不是出于好心,而是怕被对方靠在身上后诬告。

    也没有人正义感爆棚的上前施以援手,岛国讲究的是不添麻烦,表面是说不给别人添麻烦,潜意思也是说请不要让我因为你卷入麻烦中。

    偶尔新闻中倒也会有一两个与众不同的正义人士——但正因为见义勇为的稀少性才会使之成为新闻。

    看着周围人无动于衷的模样,清田宏犹豫了一下后,干脆的挪步上前。

    他同样也不喜欢惹麻烦,但袖手旁观更不是他的风格。

    这样空看着对方作恶,清田宏的良心过意不去。

    做人做事不求能让所有人满意,只要对得起良心,无愧坦荡荡。

    “住手!”

    就在醉汉的行为眼看要愈发过火时,清田宏直接抄手抓住了对方的衣领,另一只手死死的捏着拳头。

    “混蛋!”醉汉怒目瞪着清田宏,呲牙咧嘴的就扒住了清田的手,“你找死吗?!”

    一身酒气扑面而来,清田宏眼睛都被熏得睁不开。

    这家伙是在酒池里泡澡了吗?

    “小豆丁!”若是醒酒的状态下,醉汉肯定不敢在电车上做出痴汉行为。

    他正爽着呢,哪里冲出来的小豆丁,身上还穿着学生制服,身体一看就是弱不禁风的麻杆。

    发现对方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见义勇为壮汉,醉酒男的胆子就大了起来,就算被人制止了,等到下一站的时候赶紧下车逃跑就行了。

    而现在就得稍微教训一下这小子,让他知道什么是社会的险恶,好好给他上一课!

    酒壮怂人胆,痴汉行为差点得手成功,也让醉汉的脑子愈发不清醒起来。

    “我来给你醒醒酒,注意捂住鼻子!”清田宏一拳飞出。

    但还没来得及施展教训,醉酒男的眼中只看到一个拳头飞速放大,接着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拳头和脸紧紧贴在一起,脸颊的肥肉跟着拳劲激烈摇晃。

    清田这一拳可以说是蓄力已久,打在醉酒男的脸上直接把红的白的一拳从鼻中轰了出来。

    “小僧野郎!”踉跄的朝后退了几步,醉酒男一抹鼻子看到手上的鼻涕和血迹,怒不可遏的上前和清田宏扭打起来。

    不按套路出牌啊,怎么就直接打上来了!

    刚刚夺舍来不到半天,记忆都还没有完全重叠,清田宏的身体素质就是一名弱不禁风的普通高中生。

    除了第一击得手,瘦弱的清田宏和对方扭打在一起也就打了个五五开。

    看着极不雅观的扭打,围观的人脸上呈现出各异表情冷眼旁观,只有那名姑娘焦急的站在旁边高喊别打了。

    “谁来帮帮忙啊!你们别打了,大家过来帮忙啊!”

    姑娘的话语起到了反作用,拥挤的电车出现了奇迹,上一刻车厢内还是沙丁鱼罐头,在两人打斗后就立马空出了空间。

    还真是海绵中的水,被逼到了极处后依然有着潜力。

    两人一直从王子站扭打到荣町站,等到车门开启,两名得到通知的铁路警察立马冲进来按住了醉酒男。

    “不要动!”

    “别动!”

    看到穿着制服的警察,醉酒男的酒意瞬间清醒了,他想要起身逃跑却被警员立马制伏。

    “还想跑?!”

    “完了,完了。”醉酒男喃喃自语,眼神黯淡无光,灵魂似乎提前死亡。

    这个时候刚才被解救的女生才上前搀扶起清田宏:“没事吧……啊,你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