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本东京地狱变 > 第三章 路不铲不平
    才一个课间的功夫,一年B班发生的“下克上”就传遍了整个年级。

    “是真的,上节课那巨大的响声你没听见吗。”

    “B班的学生当场和老师扭打在了一起。”

    “B班的学生把老师打的头破血流。”

    “B班的学生把老师打的住院了。”

    “B班的班主任被十多个学生打的不省人事,马上就要完蛋了!”

    “B班的班主任已经送到火葬场了!”

    “B班的班主任骨灰都被扬了……”

    不到十分钟,清田宏做的事情就被衍生出了好几个不同的版本,几乎要把他描绘成了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的极道恶徒。

    现实不是热血高校,哪有那么多热血上头的事情,这么‘新鲜’的事情在学生群体中掀起巨大波涛。

    况且德永还是私立的高中,虽说总体的升学率是差了点,不如隔壁的正庆学园,但校规执行起来依然是私立学校普遍的严格,学生之间明面上的打斗都少,下犯上打老师更是天方夜谭。

    十几个学生围在教师办公室外,张望着办公室里聚着的教导主任、清田宏等人。

    宽敞办公室中其他班级教师也同样好奇的看着清田宏。

    这就是传言中上课学生打老师的当事人?

    门外的学生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既有B班的人,也有其他班赶来凑热闹的学生。

    “左边的学生就是你们班级的清田宏吧,不是想象中那么凶残啊。”

    “长得还有点小帅,捂着鼻子的那个就是B班的班主任浦波什么什么吗,总感觉有些猥琐。”

    “教头要开始训话了,B班的帅哥不会被开除吧。”

    “教头老妖婆说不定真能做出来开除的决定啊。”

    学生们还想看看接下来的训话,但办公室里的教导主任没有直接训斥清田宏,而是板着一张脸从办公室朝着门口走去。

    “教头要出来了,快跑。”

    聚在外面的学生一哄而散,如鸟兽状。

    “一群不好好学习的家伙!”教导主任恼怒的看着跑开的学生。

    恼怒中七分佯怒,三分是真怒。

    B班的学生竟然直接挥拳打了老师,而且清田宏还是她都有些印象的好学生,这事情不好处理啊。

    B班的班主任现在捂着脸在哭天喊地,声泪俱下中仿佛身上的哪个五脏器官被人割走了。

    “开除,一定要把清田宏开除!”浦波一手捂脸,另一手指着清田宏。

    毫不退缩——清田宏怒目顶了回去。

    瞧见清田宏的目光,班主任又弱弱的把手指缩走,但嘴上依旧不停叫嚣。

    班主任有些怕这个学生了,生怕对方一上头把自己的手指头掰断,毕竟哪个学生能做出打老师的事?

    先安慰了浦波几句,教导主任回看着清田宏。

    瘦瘦的身材,白净的面庞,看上去就是好学生,在学习成绩上清田宏也的确是好学生。

    但这少年怎么会做出打老师的事情。

    “清田宏对吧。”

    “嗯。”清田点了点头,书生气十足。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知道。”

    “知道还做这种事情?谁给你的胆子敢对班主任出手!”教导主任猛拍桌子,一上来就先声夺人气势爆发,想要狠狠压住清田宏一头。

    嘹亮的声音让水杯中的茶叶都随之摇晃。

    “像你这样敢肆意动用暴力,不管是什么理由都是学校的耻辱,败类!要是成年后就是蹲监狱的常客!”

    “就算是现在未成年,做出打老师这样罪不可恕的事情,学校也要直接把你开除!”

    “开除吗?”清田的灵魂已经与这具身体融合,了解了这个世界的一些规则。

    “老师,如果你想用这桩事情就把我开除的话自然可以。”清田语速不快不慢,就像是在上课的时候阅读一篇课文。

    “校规上也的确写着不得动用暴力,情节严重者直接开除。”

    “而我的确是严重违反校规了。”

    教导主任蹙起了眉头,清田宏的反应太平淡了点,被自己三板斧下去,学生不是该吓得战战兢兢不敢言语了吗,哪里还想到校规什么的。

    况且哪有先给自己定罪的。

    不过她也是几十年的教龄经验了,各种风浪都经历过。局面哪怕稍稍特殊,但还在教头的掌控中。

    “但老师……”清田竖起了一根手指,“最近北区教育委员会这边是在开展反霸凌的宣传吧?”

    “原因好像是八王子市前几天刚有一名被霸凌的学生跳楼,遗书中提到了班级同学和老师对自己的欺凌,这件事影响非常恶劣,死者的父母亲族仍在媒体上洒泪,要求不要能放过凶手。”

    “其中遗书中提到的某些行为似乎和浦波老师有些相似,那所私立名校现在十分被动,理事会也站出来道歉,校长据说都要下台换人,你们也不想让我给学校添麻烦吧。”

    “你……”

    不光班主任,教导主任也是眼神一窒。

    局面好像稍稍有些失控!

    清田宏这一下卡到他们的死穴上了。

    “我胆子很小,也很惜命,自然不会像八王子市那名学生一般跳楼。”

    清田宏的原身记忆与大脑慢慢重合,条理逐渐清晰起来:“可我更害怕被污蔑后开除,这样我的人生就毁了大半了,所以您能告诉我教育委员会大门是朝哪开的吗?”

    “你敢!”班主任激怒攻心,这学生是怎么想到教委会的。

    教育委员会自然不会这桩小事与德永学园过不去,但说不定也不介意清除下教育团队中的小角色。

    “对了,不光是教委会,还有PTA,咱们学校可是私立名门,PTA里的家长都是中流阶级,他们会想让自己的孩子成长在一个充满霸凌的环境中吗?”

    PTA是家长教师联合会,岛国家校合作的主要方式,学生家长联合起来对学校进行监督,关注校园中的霸凌、不良老师等问题。

    虽然有些学校的PTA名存实亡,但像学费高昂的私立学校PTA里还是有不少热心家长的。

    “如果这些你们都能掩盖下去的话,那我不介意再向媒体上披露。”

    “我会完整的将事情告诉媒体——从乡下而来的贫弱高中生,被教室当庭侮辱,愤而反击,终被开除。”

    “东京福祉大学附属的私立名校出了这样的丑闻,这么有噱头的事情,媒体们一知道后就会如闻到血的鲨鱼。”

    “就算你们神通广大,能够让所有媒体闭嘴,但为此花费那么大的代价值得吗?”

    清田宏沉稳的叙述出自己脑内整理出的东西,换做一般学生在此恐怕难以条理清晰的说出如此多,但清田宏体内居住的是另一个灵魂,比这更紧张的场合都经历过许多。

    如果不是真正的手眼通天者,那么能在制度内解决的问题就从制度内寻求方法,不过由于各方面信息的阻碍,一般人很难想到从制度渠道中解决。

    三言两语间,教导主任的太阳穴便突突跳着。

    像他们这样的教育行业,最担心的就是教育丑闻,更别说他们是私立学校——不是行业,是产业,生意,买卖。

    德永学园需要向社会展现自己的教育质量、实力,由此获得昂贵的学费让理事会满意。如果出现了教育丑闻,在学园经济上无疑是重大打击,不说学园背后的理事长,就是校长都恨不得撕了自己等人。

    办公室里不只是B班的班主任和教导主任,还有其他的老师与课间被叫到办公室的学生,其中还有一名穿着下属中学校制服的女生,形形色色的人等都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清田宏。

    见鬼了,是真的见鬼了,现在的学生都这么的勇了吗。

    清田宏说完后就微微低头,目光盯着远处阳台上养的一小盆花草。

    叫不出名字的小花昂首面对窗外太阳,热切吸收着阳光带来的滋养。

    “你你你……”

    浦波快要气疯了,这个闷葫芦一样的学生怎么平时不见如此能说,这是魂被人换掉了?

    教导主任老妇女一开始只是心惊,听着听着更是头疼起来,这个清田宏要是真如他自己所说的去闹事,说不定真能制造点小麻烦。

    她手指敲桌,脸上没多少表情。

    几十年的老教师了,什么场面没有经历过,在当事人看来无比重要的争吵,其实与她这个局外人关系并不大。

    开除清田宏安抚教师——这班主任也不会太感激自己。

    留下清田宏——班主任会不高兴。然后呢?还能将自己从教导主任的位置踢下来不成。

    听着教头闲敲桌子的声音清田宏的内心其实也惴惴不安,但不安也没有用。

    他已经竭尽所能将手上的牌梭哈出去了,能不能赢自己也尽力了。

    路不铲不平,事不为不成!

    “噹噹……咚。”桌子扣出沉闷响声。

    教导主任敲着桌子的手指停顿,对着旁边的教师道:“大川原老师,你先陪着浦波老师去诊疗室看一下。”

    “啊?”班主任浦波捂着自己的额头,瞪眼看着教导主任。

    “清田同学。”教导主任的语气软和下来,“你是从石川县来的吧?离家这么远到东京求学可真是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