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本东京地狱变 > 第二章 你妈活了
    【妈妈】

    是原身的母亲,虽说自己现在是“继承”了这具身体,理应也继承了原身的人际关系网络,但面对原身的亲情关系,清田宏只想刻意回避。

    他是躯体的小偷,即使克服掉了自己对原主身体夺舍的不适,可一想到“母亲”对自己殷切的眼神,自己再张口喊对方母亲父亲的情景,全身上下就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太违和,太难受!

    “我妈的电话。”

    对着两个狐朋狗友点了点头,清田起身离去。

    “喂,妈……”清田宏躲在厕所中,捏了捏喉咙,想了下原主和家里人说话的发声方式。

    “太好了,宏……”电话另一头的妈妈先是松了口气,后面的声音却在微微颤抖,“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没有事情?”清田宏疑惑的皱起了眉头,怎么原身的母亲忽然打了这么一个电话过来,他下意识的想喊一声妈,不过还是压了回去,“怎么了,怎么忽然这样问?”

    原身虽然和霸道父亲的关系极度紧张,但与母亲的关系却非常好。

    原身母亲从来就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本身是从小地方出来的女性,在气场上就天然低了作为酒厂主的父亲一头。

    再加上又不是原配,年龄差距十多岁,还有坊间各种攀高枝之类的风言风语,因此就更加的怯懦了。

    所以她一生悬命的完成家庭主妇应尽的职责,竭尽全力照顾父子俩,每天都把偌大的乡下宅子清扫一遍,和周围邻里亲戚打好关系,努力到让清田宏想起来都为她感到卑微。

    “在东京生活的还好吗,最近妈不是很忙,想去东京看望你一下。”

    母亲的声音听起来在颤抖,说到后半的时候还隐隐有了啜泣声。

    “啊……我在东京这边过的很好,不用来看我了。”清田宏疑惑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可千万别来东京。

    是不是在家里受欺负,要到东京‘避难’?

    但混账父亲虽然对自己打骂,可从不会丧心病狂到对女性出手。

    “妈妈差点被吓死了。”电话那头的妇女声音最后居然小声的哭出声。

    这一哭泣让清田宏更摸不着头脑了,自己刚才说出的话也不重吧。

    不对,这一通电话打过来会那般询问就很是蹊跷可疑了。

    “我刚才接到电话,说宏你被绑架了,他们还让家里汇钱……”

    母亲断断续续条理不清地说着。

    听了没几句清田宏就无声笑了起来,这不就是典型的针对家庭主妇的诈骗么——说儿子被绑架了,你们要汇多少钱多少钱,要真是着了套路,就要被骗去不知多少财产了。

    不过巧的是自己还住在遥远的东京,儿行千里母担忧,所以才关心则乱,只身远乡的儿子是母亲心头最挂念的一块肉。

    “妈,那是诈骗电话,我没事的。”

    又安慰了一会儿,收起手机清田宏快步走回了教室。

    下节课是英语,英语虽然也落下了好几年,但重新捡起来应该不难。

    既来之则安之,生活都已经如此艰难了,还有什么不能面对的,。

    几堂课都上的无惊无险,看样子老师们都还不知道前身做出的蠢事。

    不过到了作为语文教师的班主任课堂时,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清田总感觉班主任那一双目光在自己身上扫了数遍。

    两人目光还在空中交错对视了一阵,清田确定这绝对不是自己产生的错觉!

    猥亵事件这么快就被班主任知道了?

    “各位同学把课本翻到第三十三页。”

    中规中矩的讲课,但眼神总是朝向清田的方向瞄去。

    在和清田对视了几眼后,班主任合起课本,脸上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咳咳,清田同学,刚刚你母亲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被点名的清田宏稍松了口气的点头:“嗯。”

    看样子不是猥亵事件被告发。

    “哈哈哈。”

    得到肯定回答后,班主任没有说话,而是先哈哈大笑了几声。

    看到班主任哈哈大笑,班里的同学们满头雾水不知浦波在笑什么。

    “咳咳,大家都在疑惑老师为什么笑?”班主任咳嗽了几声,“是因为刚才清田同学的妈妈给老师我打了一通非常搞笑的电话。”

    班主任双手撑住讲台,向前倾着身子,一双眼睛盯着清田:“你妈可真的搞笑,打我电话一上来就问我……我的儿子被绑架了吗?”

    “还是用那种土味十足的乡下口音。”他模仿着北陆地区的发音重复了遍,“我的儿子被绑架了吗?”

    班里大部分都是东京本地人,无论是关西方言亦或者北陆、四国等等,都他们的观念中都自带搞笑效果。

    看着班主任怪模怪样的模仿,教室内哄堂大笑。

    “这不就是骗老人的诈骗电话吗?清田,真亏你的母亲,我才能在今天这么开心。”

    “笨蛋吗是?”

    “如果我说是的话,你妈妈是不是真的要给犯罪分子汇钱啊。”

    他又仿佛是漫才俳优般卷着书本敲了下自己的脑袋,舌头从嘴角撇出,眼睛歪斜。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会上这种当吗,哈哈哈哈。”说着说着,班主任自己在台上止不住的笑了起来。

    笑声是那么刺耳,引动的教室中其他学生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哈。”

    “浦波老师你应该去表演漫才,风格好像伊达干生。”

    笑声是会传染的,教室内、走廊边,一时被欢乐的海洋所盈满。

    “清田阁下……”狛村维人担心的看向站在位子前的清田宏。

    清田宏此时面色如常,哄堂大笑中,他的脸上没有因为困窘而出现的羞怒,身体也没有因为羞辱而发抖。

    他是这具身体的寄居者,魂灵并非与身体天然的生长在一起,纵然是被羞辱,似乎也很难引起灵魂和身体的共鸣。

    这样的表现被台上的老师收在眼底,笑的愈发大声,这个清田宏是被吓傻了吗。

    他笑的如破了洞的轮胎,嗤嗤的朝外漏气。

    昨晚在相亲对象身上吃的瘪终于可以全部发泄出来了!

    “老师。”清田清朗的声音忽然响起,如家中酒厂新酿酒中最清澈的一泓。

    “什么?清田同学。”班主任刻意在清田同学几个字上加重了读音。

    仿佛不如此阴阳怪气不足以将他昨晚相亲被嘲笑的苦闷宣泄出来,虽然是教师、虽然在教育学专业中学过心理学,明白应该怎样教科书式去教导学生,但他早就看着班级里的清田宏十分不爽。

    这种不爽甚至不知从何而来。

    是因为清田长相清秀?

    还是因为清田宏明明是个外地乡下的小子,却靠着自己的努力考入名门高中,有着一个可期的美好未来?

    与自己这悲哀的人生完全不同。

    人的心理就是扭曲,他把握住了这学生是从“外地乡下”来求学的土包子,而且还是免费入学生,无钱无势,不逮着这么一个学生欺负还欺负谁。

    反正这种人就是被欺负了,也不敢声张,只得打落门牙往肚里吞。

    “老师。”狛村维人坐在后边拉了拉清田宏的衣袖,焦急的说道:“清田,不要冲动。”

    而貌似不良的犬田结也面色涨红,他同样为自己好朋友被老师冷嘲热讽而心中愤懑。

    但现实不是你好我好的校园励志片,被别人欺负了就能大胆回击,想对女生表白就去广播站抢夺话筒,被校长训斥不正当恋爱的时候大胆拥抱亲吻旁边的女生。

    “没事,我只当做他在放屁。”

    清田宏不是嗓门嘹亮的人,他说起话来和风细雨,声音甚至听起来还像是病秧子。

    可这句不遮掩的脏话却如穿云箭在教室中划过,霎时破开了嘻嘻哈哈的嬉闹、暗讽声。

    所有人转着头,惊骇的看着清田宏,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鸡鸭走禽。

    “你说什么?!”班主任浦波想要用手指掏耳朵,他刚才好像出现了幻听?!!

    清田宏拍了拍维人的肩膀,挺起胸膛目不转睛的看着班主任,目光平静向前,没有多余的杂质。

    “老师如果没听清,我就再说一遍。”

    清田宏从位置离开,向前慢慢走去,口中音节一字一走,气势步步高升。

    目光的背后灵魂仿佛换了个人,不再是那软弱的乡下土包子,班主任忍不住向后倒退几步,黑板被撞的乒乒乓乓直响。

    “我说,你在放屁。”

    又一次重复,教室沉默的如被人下了法术,掀开屋顶不知能不能看到天使飞过。

    “你……”担浦波的眼球几乎要从眶中崩出。

    清田宏抄起一位学生桌上的水杯,手肘发力,手臂劈甩:“还有,浦波,你妈活了!”

    水杯在空中划出直线,没有扣紧的杯盖缝隙中还有几滴水飞出。

    在空气处于临界点的教室中,飞出的水滴立马沸腾!蒸发!

    烧灼着一颗又一颗扑通扑通的心脏。

    “咚!”

    水杯砸中目标,响声沉闷,瞬间见红。

    血!

    “血……”

    教师浦波只觉脑袋一瞬发懵,还未去细想这发懵的来源,鲜血汩汩的从额头流下,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咚!”

    鸡飞狗跳。

    咚咚倒地栽头声和尖叫混在一起,教室中三十多名学生慌乱的大喊大叫。

    “啊!”

    “老师!”

    “清田宏!你在做什么!”

    “快把老师送到保健室!保健室!”

    暴力血腥让场面瞬间失控,一些刚刚还在哈哈大笑性子弱的女生忍不住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