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日本东京地狱变 > 第一章 地狱难度开局
    东京,北区。

    清田宏用了好一阵功夫才安定下心神,望着眼前写满日文混着汉字的黑板,他强忍着不安死死地抓住桌角:“这里是……曰本?”

    他生前最后的记忆是自己坐在电脑前挂着一款无聊的RPG挂机游戏,迷迷糊糊的让瞌睡虫钻进脑袋里晕倒在桌上……再睁开眼,就到了这个少年的身上。

    俗套无比的剧情,还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而且看着手中筷子从便当里夹起的黄瓜片,清田宏又陷入了自我怀疑当中。

    【使用过的黄瓜切成的片】

    【品质:劣】

    这是把游戏里面的系统也带过来了!

    还没有来得及认真的打量周围研究系统,细细整理脑中混乱的思绪,清田宏的肩膀突然被抓住摇晃着。

    “清田!你怎么如此不智,竟然真的对四宫同学的内衣下手!”

    “社会性死亡,社会性死亡!”

    抓着清田宏肩膀的猥琐男是狛村维人,十六七岁的年纪。

    但一张脸却过早的饱经沧桑,两颗大门牙如哼哈二将坚守着颜值的下水道,发际线蠕动的朝后脑勺靠拢,这注定是一场时间和发根的长期战争。

    清田的身旁不光是狛村维人,还有一名留着板寸头的个性同学。

    不过与衣着整齐的狛村维人不同,板寸头身上校服改动的松松垮垮,脖子上还带着根金项链,再加上脸上永远不爽的神色,几乎就要把我是不良几个大字刺在脸上。

    犬田结,貌似不良,实际色厉内荏,与狛村维人一样也是清田宏在学校内顶好的狐朋狗友:“大哥,清田大哥!你竟然敢真的去偷四宫同学的内衣,你才是真正的狠人啊!你就是我真正的大哥!”

    犬田结边说着边竖起大拇指,但清田依然云里雾里。

    什么四宫同学,什么内衣,什么社会性死亡?

    足足用了十多秒,清田宏才在记忆海洋中找到了狐朋狗友在说什么——四宫同学、内衣贼、社会性死亡!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清田宏,一直暗恋A班的四宫纯。

    单纯的暗恋并没有什么,哪个少年不怀春,哪个少年没有过心动的幻想。知好色则慕少艾,一切都是少年心性。

    况且以四宫纯的颜值,德永学园谁敢发誓自己对她没有感觉?

    从一入学起,四宫纯就成为了学校的焦点,短短半个月时间就不乏各路追求者,但至今还是没有被人追到手的美人。

    作为一个普通高一学生的清田宏虽说长得还行,可也没到太惊艳的帅哥地步,而放在有钱人众多的私立学校中,也没有金钱资本让四宫纯喜欢自己,自幼形成的怯懦性格更欠缺勇气去表白。

    但前身清田宏的脑回路却很奇特,既然无法得到你的人也无法得到你的心,那么干脆!

    干脆趁着四宫纯上体育课的时候,前身不知用什么方法溜进换衣间面对着四宫的衣物下了黑手,然后……凑巧的是有一名A班的女同学因为突发的头疼走进换衣间休息,正好撞见了行事不轨的清田宏。

    用广为流传的版本描述就是,清田宏紧紧抱住四宫纯换下来的校服衣物,弯着腰,裤子刚脱了一半!

    社会性死亡!

    大写的‘五个字’像是印章,重重的刻在清田宏的脑门上。

    “呼!吸!”

    记忆抽取完成,清田宏深深吸了一口气瞪大眼睛。

    “啪!”清田宏用手掌拍着自己的脸,额头上的冷汗一层层的渗了下来。

    这是什么魔鬼开局,难度太大了吧,

    前身一定是忧心而死才被他夺舍穿越,高中生活才刚开始,未来三年却已经变成了绝望的深渊。

    “去认错吧,现在向四宫同学下跪的话,还能得到谅解。”狗头军师狛村维人非常认真地说道,“这不丢脸!清田!挺胸抬头!你可是连那种事情都敢做的男人,下跪也不会再让你的形象减分了。”

    “是啊,狛村偶尔也会提出好方案的,清田,没想到你真的敢把我们提出的方案付诸于实践,连那种事情都做出来了,下跪也没有什么了。”

    原来去更衣室的计划是你们谋划的?!

    清田宏不想和他们多说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愤怒也解决不了问题。

    而且是一起谋划的事情不错,但说出来也只是口花花,三个男人聚在一起吹吹牛也无可厚非,谁也没想到前身居然脑回路奇特真的敢做出来。

    犬田结拍了下手掌,大金链子跟着一颤,“说不定四宫同学生气之下还会用脚把你的脸踩在地下,让你用舌头舔她的鞋才能求来饶恕,咯咯咯……”

    他发出了销魂的咯咯笑声,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好似是病毒传染一样,听到犬田结的描述,狛村维人也恶心的笑着。

    “先这样舔,再那样……”

    “妙啊,妙啊,实在是妙……”

    “PrPrPr……”

    浑然没有发现随着他们聊天的深入,班里的女生都自觉的空出了一大片空地。

    这两个狐朋狗友纯粹是添乱的,拿两块红烧肉立在地上都比他俩有用,清田宏决定还是自己来解决这件事情。

    “跪是不可能跪的。”清田宏努力的镇定了心神,“我会想办法解决问题的。”

    “啊?你不会还要对四宫同学下狠手吧!”

    “现在这个年头,做那种事情是违法的!”

    “清田,万万不能做这种不智的事情!”

    清田宏无语的看着两个狐朋狗友,从姓氏上分析真的是狐朋狗友,怎么被他们这么一说仿佛自己要痛下杀手,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情。

    开学才半个月的时间,三个人就臭味相同的聚到了一起。

    换句话来说,仅用了半个月清田宏将自己的大名传遍了整个高中。

    虽然已经在学校里曝光,幸好还没来得及发酵,要是被家里人知道猥亵事件,清田宏的生活会从另一个方面毁掉。

    忽略掉奇怪的性格,清田宏的家庭背景可以称得上是十分完美。

    父亲是一家传统酒造工厂的老板,年收入在几千万円,母亲是再娶的全职家庭主妇,一家人都住在远离东京的北陆地区。

    可问题就出在清田宏的亲生父亲上,可能是因为长久打拼事业,以及在工厂中说一不二久了,他在家中也是一贯的蛮横霸道。

    对清田宏动辄打骂,用堪称圣人的标准严格要求着前身。

    玩?不行!学习!

    恋爱?找死!

    这虽然让前身的学力超乎常人,但也埋下了亲情隐患。

    在国中升学考试中,前身考出的成绩优异,他做出了此生最为大胆的叛逆决定,偷瞒着父亲报考了位于东京北区的私立高中。

    这么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私立高中没理由拒绝。

    私立学校招生没有地域限制,外地学生只要学力够好就行。

    等到霸道的父亲反应过来时,清田宏已经得到了入学通知,接下来就是一番来自父亲拳打脚踢的亲情破颜拳和家庭劝阻。

    当然最终的结局是前身获得了胜利,一场凄惨但却让他笑出来的胜利,他第一次战胜了自己霸道的生父。

    可能是这次大胆的行为,让前身在四宫纯的事情上变得“英勇”起来,以至于招到了悲惨的结局。

    要是这件事情传回了家中……清田宏抽了抽嘴角,这黑锅就得他这穿越者来背了。

    绝对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清田,我们已经帮你考虑好了!下跪吧。”

    两名猥琐男总算从幻想世界回过神,只是脑袋里的智商还没有完全上线。

    清田宏摇了摇头,从便当中夹起所有的黄瓜片。

    他依次把用完的黄瓜片放在了犬田结和狛村维人的便当中:“相信我,我有解决的办法。”

    “我不喜欢吃黄瓜,黄瓜都给你们吧。”

    在两位狐朋狗友物伤其类不忍的目光下,清田宏擦了擦筷子扔进垃圾袋中,封好剩下的便当后掏出课本认真研读起来。

    高中时期,学习最重要。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怎么忧心猥亵事件也没有用,还不如读读书让心神先宁静下来,况且就算最坏的情况发生,自己被开除了——那就换一所其他地方的学校,至不济自己再灰溜溜回家读公立高中。

    “叮铃铃。”

    清田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刚刚搬到东京还没有什么复杂的人际关系,会给前身打电话的只有在北陆的家里人。

    果不其然。

    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清田宏的胃部就忍不住抽抽。

    【妈妈】

    “不会吧,消息不可能传的那么快……”小声的沉吟了声,清田宏掏出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