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 > 随笔:当疾风传鼬穿越之后4
    声明:随笔与正文无关,只是一时脑洞,其实正文更好看!

    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正文真的好看啊!

    大家好好订阅正文…正文订阅起来了,我才有心情继续写随笔啊!

    求全订!

    (四)

    南贺神社。

    十几只巨大的乌鸦常年盘踞在这里,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注视着来来往往的每一个人。

    它们的查克拉都十分惊人,双目中无一例外都是猩红色的写轮眼,只凭这些就能判断它们的实力不凡,至少都有着上忍的实力。

    宇智波鼬不太想踏足这里,他原本就想立刻逃出去,然而一群张开着漆黑色羽翼的人群呼啦啦地朝着他围拢而来,即使他开启须佐能乎大战一场也有点儿悬…

    听起泉美的介绍,这些戴着乌鸦面具的修仙班成员,似乎还都是他们的族人…

    这个世界,是不是有点儿太钟爱他们宇智波了啊!即便是在另一个世界,他也从来没见过家族中有那么多高手…

    至于他的搭档…

    干柿鬼鲛此刻正盘坐在南贺神社的一个房间,两个头戴乌鸦面具的人正在看守着他…鲨鱼脸还以为他的身份比较尊贵,没想到一夜之间就沦为了南贺神社的阶下囚。

    谁能告诉他一声,他除了是雾隐村暗部总队长以外,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更重要的身份?

    为什么那些旅馆的雾隐忍者,一听是波之国派来的人宣召,满心欢喜地就把他送到了止水手里呢?

    秉持着忍者的作风,干柿鬼鲛并没有泄露多少情报,能含糊的就含糊,不能含糊地就闭口不言…

    但是那个昨天还很友善的宇智波止水,深更半夜就是个王八蛋,威胁要对他使用别天神…宇智波的人,都是一群神经病啊!

    这个止水,和干柿鬼鲛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面厚心黑不似人子,一点儿也不像鼬先生嘴里说得那种挚友!

    鲨鱼脸不敢和神经病赌博,谁知道止水会用别天神将他的性格变成什么鬼样子,只能挑挑拣拣地说点儿情报…

    比如另一个忍界的宇智波差不多被鼬先生灭族了…

    比如另一个忍界的宇智波止水自杀了…

    比如另一个忍界的木叶刚刚经历了一场大变,大蛇丸杀死了三代目火影,他们是去木叶探查九尾人柱力的情报,结果不知道什么缘故来到了这个忍界…

    这些就足够了,宇智波止水差不多已经摸清了情报,何况在真正的鼬没有回归之前,他本来也没有想要杀害他们的意思,甚至这两人还拥有着很高利用价值。

    在其他人还没有发觉之前,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几乎可以说是在他的控制之中!这能干出多少事啊!最起码清理掉村子里的某个老家伙,不会有人阻拦了啊!

    “鼬,我想,大概我们不需要互相介绍了…”

    止水微笑地望着踏入南贺神社的叛忍,放下了手中的扫帚,伸出了自己的手:“很高兴能够见到你。”

    “我…也一样…”

    叛忍先生长出了一口气,他的情绪微微有些激动,他扫视着南贺神社的环境之后,目光终于还是落在了止水身上。

    那个世界亡故的旧友…

    此世一如以往的温润君子形象…

    越来越让他忍不住想要停留在这个世界了…

    如果不是另一个世界还背负着血海深仇的弟弟,他甚至都想永远呆在这个世界。

    “目前我们还没有查明为什么两个世界能够相通,但是以北原的实力来人,它应该很快就会带着真正的鼬回来,只是他们回归的时间并不能确定…”

    止水侃侃而谈,看着有些失神的叛忍先生轻声道:“昨天你到了木叶之后,应该也了解过了村子的情况,第五代火影的继任仪式极为重要,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所以止水是想…让我暂时替代他么?”宇智波鼬福至心灵,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南贺神社修仙班班长大人点了点头道:“你的实力还不足以能够替代我们世界的鼬,他需要压制忍界的所有强者,所以我们还要做一些其他的准备,封锁消息…”

    宇智波鼬:“……”

    老实说,这个世界的鼬能强到哪儿去?

    他的万花筒写轮眼已经能够修炼出须佐能乎的第二形态,那个忍界没有不忌惮他的人…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害怕他的人…

    至少面前的止水,实力肯定比他更强…

    “以后我会派南贺神社的修仙班成员紧随在你身边,作为你的护卫…”宇智波止水似乎察觉到对面的人有所抗拒,轻声道:“如果你不满意的话,可以让泉美跟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安全。”

    “不需要吧?”

    “鼬只在十年前的中忍考试中动用过万花筒写轮眼,在那之后他从未使用过,我们不能冒险…”止水安慰他道:“当然,我也会教你一些鼬的对敌手段,比如仙人模式和炎遁。”

    宇智波鼬无可奈何地点点头,这还真是有点儿尴尬…

    明明相比较另一个鼬,他才是一个正经的宇智波,却偏偏要扮演一个不喜欢使用写轮眼的自己!

    仙人模式他倒是知道,毕竟今天修仙班的成员都在他面前展示过,气势十足地厉害!

    能够修炼仙人模式和炎遁的话,至少能够大幅度加强他的实力,回到自己的世界之后也可以更好地保护佐助。

    “而且,这个时间实在太过敏感,我们木叶的内部依旧有着一些反对宇智波和木叶合流的派系…”止水说着忽然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鼬,你…和另一个世界的我,应该被团藏欺骗过吧?”

    “…是。”

    宇智波鼬思索了片刻后,不得不点了点头,不仅是他,甚至另一个世界的止水也被团藏欺骗摘取了一只万花筒写轮眼,痛苦地投下了南贺河自杀身亡…

    后来他被团藏欺骗,杀害了自己所有的同族…

    而从这个忍界的趋势看来,明明能够有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一切,他选择的却是最激烈、代价最惨痛的一种方法!

    “我们的木叶,也经受着团藏的威胁…”

    宇智波止水点点头,继续道:“他自诩是能够为木叶这棵大树提供养分的根,是木叶的黑暗面,却往往苟且于下水道中…”

    “志村团藏觊觎着火影之位,早在多年前就试图刺杀三代火影,豢养出了许多具有威胁的爪牙,比如绝…”

    宇智波鼬惊异地抬起头:“绝?它不是草忍村的叛忍吗?”

    “也可以这么说。”止水斟了一杯茶递给他,轻声道:“实际上绝是团藏的暗手,后来从木叶叛逃到了草忍村,不过我们有一种猜测,绝很大概率依旧还是志村团藏的手下……”

    “真是…没想到…”

    “看起来,你也认识你们那个忍界的绝么?”

    止水饮茶后,长声感叹道:“它的威胁很大,如果你回到自己世界的话,务必小心!因为即便是我,即便是我们世界的鼬,也很难战胜它!它是团藏手下最强的忍者!”

    “原来我一直在团藏的眼线之下…”宇智波鼬缓缓坐下,无意义地捏着手里的茶杯,声音低沉道:“我以为自己能够用万花筒写轮眼威胁他不得伤害佐助,或许他一直以为我是个小丑吧…”

    “志村团藏原本就十分阴险,他所创建的‘根’组织栖居于暗部序列中,势力极为雄厚,对我们这个世界的宇智波也有着很大的威胁…”

    宇智波止水摸着手中的一块牌子,扬手朝着门外甩了出去,一只巨大的乌鸦张口衔住,站在门外冲着止水点了点头。

    止水摆了摆手示意巨大的乌鸦离开,继续道:“过去的十年里,我经常派出人员刺杀志村团藏,结果那个人总是能够幸免于难…”

    “而鼬和北原经常袒护于他,似乎认为团藏身份重要别有用处,但是那些黑暗之事,南贺神社也能做到。”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

    宇智波止水望着对面坐着的人影,露出了一抹炙热:“由于你现在的身份存在问题,所以我们必须杀死村内隐藏的所有不安因素,保证鼬能够成为第五代火影!”

    宇智波鼬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心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怎么好像这个止水的心是个脏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