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宇智波的政治课有合格的吗!?
    一周后,雨隐村恢复了阴雨连绵的天气。

    宇智波鼬一脸麻木地坐在一个高塔上,他协助千手扉间治理雨隐村这几天,真的是心力交瘁。

    北原帮着他总结了扉间的核心思想:大家都认为正确的事揽到自己身上,大家都认为错误的事找人背锅。

    这种事儿,不太地道。

    想想他们宇智波当年,不就是被二代火影大人的一手木叶警务部队玩弄了么?背着一个得罪人的差事,足足干了几十年…

    由此可见,千手扉间这人的政治水平,在历代火影中明显有点儿超标了,就不能学着他的兄长大人,让自己的生活快乐一点儿么?

    在扉间的手里,雨隐村在一周之内就恢复了原有的秩序,几名雨隐上忍组成了傀儡政权,他们与木叶隐村的代表宇智波鼬签订了初步的和平协定,宣布共同打击邪恶的【晓】组织,维护忍界和平。

    同一时间内,傀儡政权在千手扉间的支持下,带人将雨隐村的反对派杀得血流成河,凡是攻击木叶隐村代表的雨忍,统统都被冠上了岩隐村和砂隐村间谍的名义…

    原本被小南的和平梦想所打动的雨隐忍者,悉数死在了屠刀之下,此后那些潜藏的反抗者们,称这段时期为雨隐村最黑暗的“流血雨季”。

    宇智波鼬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他不仅要忍受千手扉间的冷嘲热讽的政治课,还要忍受千手柱间的唠叨。

    初时他们组织里还有一位对忍界之神感兴趣的鲨鱼脸陪着他,充当一名旁听生。

    然而听过一节‘初代火影特别课’之后,干柿鬼鲛选择了给自己放学下课。

    “所谓忍者,就是能够忍耐的人…”

    初代火影大人一脸认真地道:“忍者的才能中最为重要的,并非是你的查克拉多么庞大,能够使用多少术,而是面对任何困难都有着绝不轻言放弃的毅力…”

    他在听说扉间要教育木叶未来火影的时候,自作主张地决定为宇智波鼬添上几堂课。

    宇智波鼬点点头:“……”

    这话听着很正确,但是初代目大人你自己的查克拉量有多少、掌握的忍术有多少,心里没点儿数?

    根据北原总结的初代火影的核心思想是:即使你的查克拉量再多,不论实力有多强大,究竟杀死过多少敌人,但是在人前的时候,都要标榜自己不是一个在乎力量的人。

    因为有只乌鸦每天在两代火影下课后给他补课,搞得少年上忍每天听课的时候都觉得有点儿崩三观…

    观察到后辈的兴致明显不高,千手柱间坐在他的身边,望着雨隐村的高塔,轻声道:“鼬,想听听我和斑的故事吗?”

    “嗯?”

    少年上忍的兴趣明显被勾动起来:“我听说初代火影和宇智波斑曾经是朋友,您很了解他吗?”

    “当然,整个忍界应该没有比我更了解斑的人了…”千手柱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或许里面还会有一些关于你们宇智波的机密啊!哈哈哈哈哈…”

    “斑,相比较你而言,他是一个纯粹的宇智波…”

    “我所遇到的宇智波一族中,至今为止包括你在内,都远远没有他的瞳力强大,实力上也远远不如…”

    “我们曾经所在的战国年代,和平是一件可望而不及的事,各大忍族间的战争从未停止过,人们在日常的对话中甚至不敢说出姓氏,因为一旦说出姓氏,两个人就会刀兵相向…”

    千手柱间声音悠悠地说着他和宇智波斑曾经发生的故事,从他们在战国年代第一次相识的一点一滴,直到他们的最终决裂。

    不知道是因为过去的时间太久了,还是初代火影这个人心脏太过强大,许多能让人听起来热血沸腾的事,他却没什么表情。

    大概可能也是见多了…

    北原也没怎么在乎宇智波斑的事迹,听着柱间讲故事,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它才是真的见多识广。

    “…斑可能听到了扉间的话,可能是因为我的失信,他选择了离开村子,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包括他的族人…”

    “后来他捕获了九尾,突然发起了对木叶的进攻…”

    “……”

    “…我很了解斑,他从来都不喜欢有人站在他的身后。”

    “我知道自己站在他身后的时候,他是发觉不到的,所以我赢得了终结谷之战的胜利,成功杀死了他…”

    千手柱间絮絮叨叨地说了很长时间,甚至都不曾注意到千手扉间和干柿鬼鲛的到来,他口中的故事实在称不上生动有趣,但是作为亲历者,却很有些真实。

    相比较有些震撼的干柿鬼鲛,千手扉间只是皱起了眉头道:“大哥,你又在说那些老掉牙的事了…”

    “是吗?啊哈哈哈哈哈…果然是年纪太大了,就有些怀念过去了啊!”千手柱间也不在意,拍了拍宇智波鼬的脑袋,轻声感叹道:“真想告诉他,我们当年的梦想已经实现了啊…”

    这个小家伙,是扉间第一个愿意承认的宇智波呢!

    “不要再提那些过去的事了!”千手扉间懒得理会大哥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轻声道:“我这里有非常重要的事,岩隐村向雨隐村发来了外交照会,他们要派一支忍者小队进入雨隐村…”

    “扉间大人,这件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干柿鬼鲛抬了抬手中的鲛肌大刀,轻笑道:“需要我去杀掉他们吗?”

    “关系很大!”

    扉间看向木叶少年上忍道:“大野木那个小鬼,突然声称要和雨隐村互通使者,宇智波鼬,由你负责以木叶代表的身份接待,因为这支队伍中,有一名三代土影的弟子…”

    “…嗯?”

    宇智波鼬抬起头来,好奇道:“二代目,需要我怎么做?杀掉他们吗?”

    “那是谈判完成之后再决定的事。”

    千手扉间的血红色双目盯着他,平静道:“这是一个考核的机会,听说那个叫迪达拉的小鬼性情暴虐,为人十分张扬,他在雨隐村一定会惹出事来,懂我的意思吗?”

    “大致明白了…在他惹事的时候,我在旁边…”

    少年上忍木然地说着话,攥紧两个拳头,犹如两拳之间攥着一条绳子一样,虚虚地拉扯了一下,显然这个绞死敌人的动作不是千手扉间想表达的意思。

    写轮眼一族,实在是没有政治课及格的。

    千手扉间的考核,太难为宇智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