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 > 第八十五章 渐渐改变的卡卡西
    不能对小孩子撒谎,但也不能对于小孩子随便许诺,他会很认真地把你许下的话记下来。

    宇智波鼬昨晚的一席话,换来的是他和北原都没能好好睡个好觉。凌晨时分,佐助就起床开始扒拉着让哥哥起床了。

    “尼…尼桑…”

    宇智波鼬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睡眼惺忪地望着趴在他枕头上的弟弟:“佐助,怎么了?是想去厕所?”

    “饿…饿…”

    小崽子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宇智波鼬疑惑地看着窗外,这…天还没亮啊?即使冬天的白昼时间很短,但是时间也太早了吧!

    “饿…”

    佐助胖乎乎的小脸分外真实。

    “…好吧。”

    宇智波鼬认命地起床,干脆准备一家人的早餐,自从成为忍者之后,美琴很少允许他在厨房帮忙了。

    “你跟我过来,不要打扰到北原…”

    宇智波鼬的话音未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弟弟颤巍巍地跑到了北原的桌边,大声地叫道:

    “额!哈!哟!”

    “嘎!”

    被褥中瞬间迸发出一股恐怖的气势将佐助掀倒,磅礴的查克拉瞬间暴动起来…宇智波一家都被惊醒了。

    “……”

    清晨的木叶大门人影稀疏,只有三三两两的一些忍者小队外出执行任务。

    宇智波鼬和北原正在等着卡卡西的到来,因为佐助大清早地就折腾他们两个起床,抵达村子大门的时间稍微有些早,有人见到他后窃窃私语地说着什么。

    毕竟宇智波鼬在中忍考试后一直都是个人名。

    一支外出小队的忍者忽然转过头道:“那个就是宇智波鼬吗?和我们今年一起毕业的那个小鬼?”

    “好像是吧!除了他,村子里也没有年龄这么小的忍者了。”

    小队的指导上忍骂骂咧咧地挨个拍了拍两个弟子的脑袋:“比你们年纪更小的同期都已经晋升中忍了,你们还不努力!”

    “老师,今年的中忍考试我们没来得及参加,明年晋升中忍也一样嘛!”

    “中忍考试哪儿有那么简单!”指导上忍恨铁不成钢,他的弟子实在是过于乐观,他低头看向了唯一一个安静的弟子道:“如果你们三个能够好好配合的话,还能有机会通过…”

    “嗨!嗨!嗨!知道了嘛!但是疾风的速度太快了啊!”

    “未来的月光疾风中忍,有什么吩咐吗?”

    “……”

    队尾安静的小青年皱了皱眉,看向了搂着他脖子的队友,轻声咳嗽了两声:“你有带感冒药吗?我可能着凉了…”

    “喂喂喂,怎么总是莫名其妙地生病啊!”

    “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现在总觉得我迟早会因为帮你这混蛋准备药而成为医疗忍者啊!”

    真是一群快乐的家伙啊!

    宇智波鼬羡慕地看着这支欢乐的小队离去,这种平淡的忍者生活偶尔也让人十分向往呢!

    他的忍者之路也是奇妙,先后在自来也、宇智波止水麾下待过,现在又进入了旗木卡卡西的暗部小队。

    身边的队友或者上司,都不可能像他们一样打闹,毕竟大家心理上都已经十分成熟了…自来也那个至今依旧犯二的老男人除外。

    小男孩儿注意到怀里乌鸦的目光,疑惑地看着远去的忍者小队问道:“北原是认识他们吗?”

    “嘎…”

    乌鸦点点头,那里面可是有一个人生赢家啊!

    “早上好啊!”

    旗木卡卡西遥遥地冲着他们招手,近前后才惊诧道:“你们到得蛮早啊!我应该没有迟到吧?”

    宇智波鼬和北原一同摇头:“……”

    卡卡西这家伙…居然没有迟到!

    不知不觉间,卡卡西改掉了很多恶习,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去做,正在渐渐成为原本那个让所有同期仰望的白发天才。

    事实上也可能是因为他之前的变化没有被人发觉,而对好友的变故有所察觉的,偏偏是口不能言只会动手动脚的凯…

    前往田之国边境的路上,旗木卡卡西古怪地有些友好,颇为照顾自己的后辈,露营的时候也表现得十分具有前辈风范。

    简直颠覆了他过往的形象。

    宇智波鼬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壶,感激地点点头道:“卡卡西前辈完全不像村子里说的那样呢!”

    “唔,可能是有些误解吧。”旗木卡卡西也不多做争辩,伸手拢了拢火堆,随后贴心地将自己背包里的毯子盖在乌鸦的身上。

    乌鸦从暖和的被子中探出头:“嘎…”

    卡卡西这家伙无事献殷勤,是不是想坑我?

    新任上司的异常,宇智波鼬有些迟钝,因为他的前两任上司都很友善,北原却清楚,不论是前世今生,旗木卡卡西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每天不是抱着《亲热天堂》对其他人视而不见,就是口头对身边的人冷嘲热讽,即使是第七班与大和也曾深受其害。

    宇智波鼬善解人意:“卡卡西前辈,是有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白毛忍者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天晚上的事,一直没有好好谢过你们…”

    “是因为宇智波带土吗?”

    “不仅仅吧!”旗木卡卡西添了一根木柴,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九尾之乱那一夜,因为我们这一期青年忍者并没有接触到战场,我从来不知道水门老师的儿子还活着的消息…谢谢你后来告诉我。”

    递交那晚的战斗报告时,宇智波鼬提到了四代目残留的查克拉灵体,他对于卡卡西这位四代嫡系自然不会隐瞒。

    九尾之乱那天,旗木卡卡西和夕日红这批青年忍者,被老一辈的忍者赶去了避难所,那一夜四代目夫妇全部阵亡,他以为他们的儿子也没有活下来。

    相比较四代目夫妇的阵亡,一个不知道是否成功诞生的婴儿实在是无足轻重了。

    而且猿飞日斩对于九尾人柱力的保密十分严格,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本人无心去关注真相。

    面对九尾人柱力,卡卡西曾经也有过忿恨,毕竟那一晚肆虐的九尾,严格来说,让他失去了在木叶最后的羁绊。

    “漩涡鸣人吗?”

    宇智波鼬想起了那个水牢中独自哭泣的小家伙:“他最近怎么样呢?有好好吃饭吗?”

    “嗯,还好吧,小孩子比较活泼。”

    卡卡西一言难尽地点点头,提起漩涡鸣人,说他活泼真的是强行夸奖了,那个小鬼真的一点儿也不像水门老师和玖辛奈师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