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 > 第五十九章 血雾没有同伴
    深夜的林中,燃起的一堆巨大篝火驱散了黑暗和寒冷,年龄不一的俘虏们围坐在一起。

    他们的脸色有点尴尬,白活那么大岁数,结果被木叶的两个娃娃忍者俘虏了…

    干柿鬼鲛面无表情,他今天算长见识了,木叶真是财大气粗啊…居然派两个天才宇智波组队出任务,让人怎么活?

    两个小鬼如果没有上忍甚至精英上忍实力,他就把自己通灵兽的鱼翅烤了!

    乌鸦裹着厚厚的毛毯酣睡着,不论发生什么事都无法阻止它的困意…它的同伴宇智波止水和鼬都没有睡觉的心思。

    他们有那么一点儿后悔自己的行动了,因为这次抓获的俘虏太多了…甚至还有一个体力保存得不错的雾忍暗部。

    干柿鬼鲛的鲨鱼眼虽然小,但是不妨碍他直视写轮眼,直接被止水的幻术控制…

    这家伙成为了宇智波二人组中最难处理的俘虏,原本止水计划杀掉鬼鲛的,毕竟他还有一定的战斗力,一旦反抗起来不好收拾。

    就是止水的想法不太能让人信服…

    毕竟他一眼就用幻术制服了干柿鬼鲛,然后说这个人太强了,万一他闹事我们不好收拾,必须要把他杀掉杀掉…

    啧,明明是一个宇智波,却有点千手一族得影子…这种画风…跟初代火影把玩小狐狸的作风可真像。

    但是因为俘虏队伍中,有一个女忍者求情,她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换下鬼鲛的性命…

    其实她纯粹是威胁止水,如果止水杀了鬼鲛,她就会自杀。

    因为女忍者是暗号部成员,按道理来说她的命肯定比区区战斗忍者的生命宝贵…但是这里的忍者都是暗号部成员,不缺她一个。

    关键时刻,俘虏们忽然声援,提出只有女忍者才知道雾忍小队的交流信号。

    止水也不能分辨他们是不是骗人的,问题是他和鼬对于审讯不甚精通,看着女忍者的表情不怎么畏惧死亡,只能暂时妥协。

    鼬看了看排排坐的一溜俘虏,感觉有点头疼:“村子里的支援队伍什么时候来啊…”

    “应该还要一段时间吧…鼬,要不要睡一会儿?”宇智波止水心里有苦说不出…

    他刚刚收到了自己的忍鸦传来消息。

    森乃伊比喜带着混编小队共同行动,路上和几支雾忍小队发生了交战,预计最早也要明天晚上才能带领队伍抵达…

    意味着他们还要负责看守这群俘虏一整天的时间…但是从雾忍在边境这一代肆虐的局势来看,说不准明天就会遇到雾忍小队…

    而且他们手里的俘虏还是雾隐村重要的暗号部,差不多相当于两个孩子抱着黄金在荒山野岭野营。

    “不行,即使只要看守一天也太过危险了!”宇智波止水扫视着周围的俘虏,面上渐渐焦急。

    鼬的小脸紧巴巴地皱着:“现在没有什么办法吧…深夜赶路太危险了!”

    “我用幻术控制那个女忍者!鼬,你负责杀掉其余俘虏!”宇智波止水低声安排着,拔出了自己的短剑,递给了小男孩儿。

    “啊?”

    宇智波鼬感觉自己有点儿无法接受,不说杀死这么多人对他带来的冲击…而且他们答应女忍者的承诺还没到一个小时呢!

    止水飞快地交代着:“不要迟疑了,带着这么多人,我们的行踪太容易暴露了…”

    “喂,你们两个小鬼!”干柿鬼鲛忽然打断了止水的话,他距离止水二人最近,而且耳朵灵敏,听到了止水的话。

    “不用操心我们村子里的忍者会来救我们…”干柿鬼鲛轻蔑地咧嘴笑道:“落入你们手中之后,他们会比你们更想杀死我们!”

    雾隐村,从来没有救过什么俘虏…只要落入敌人手中,那就是村子里的叛徒。

    干柿鬼鲛的任务中,也有这一项,那就是不能让暗号部成员活着落入敌人手中。

    问题是鬼鲛自己也被俘虏了…这些看似懦弱的人,配合着女忍者救了他一命。

    所以,至少让他们多活一天吧…算是答谢他们刚才的救命之恩,反正他现在也做不了什么。

    宇智波鼬有些惊讶:“你们…不是同伴吗?”

    “哈哈哈哈…你们没有听说过血雾之里吗?哪儿有什么同伴…”干柿鬼鲛咬了咬牙,似乎为了加重可信度,继续道:“不信你问问他们,今年的雾隐村的毕业考试,可是死了很多人呢!”

    “喂,鬼鲛,你怎么敢提那件事!”

    “不能说出那件事啊!”

    “干柿大哥,不可以说了!”

    一群暗号部的成员似乎对某件事十分畏惧,甚至让他们压过了对自己俘虏身份的认知,即使是那名胆量很大的木忍者,也不由得脸色发白。

    宇智波止水暂时放下了自己的想法,好奇地看着他们问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哈哈哈哈…你们木叶忍者学校的毕业考试是什么内容?知道血雾之里的毕业考试是什么样子吗?”干柿鬼鲛突然收声,语气低沉地反问道。

    “…这个问题…”

    让鬼鲛没想到的是,宇智波鼬和止水居然尴尬地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居然都回答不上来。

    “我是被老师推荐后,特别允许毕业的…”宇智波止水认真地回忆着自己的老师面见火影,然后猿飞日斩批准一年级的他直接毕业。

    宇智波鼬的声音有点弱弱地:“我也不太清楚,上学的第一天晚上,爸爸突然告诉我,火影大人说我可以毕业了…”

    “……”

    原本想吸引他们注意力的干柿鬼鲛,顿时就觉得这个话题没办法聊下去了。

    被他的话引起兴趣的止水不肯放过,出声追问道:“你继续说呀,我们也很好奇雾隐村的毕业考试发生了什么事…”

    宇智波鼬在旁边连连点头,忍者学校短暂地一天就学时间是他的遗憾,不论是泉美还是他的小兽医同桌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干柿鬼鲛看不惯他们的嘴脸,但是为了让止水取信于他说的话…

    “哼!”鲨鱼脸青年冷声道:“雾隐今年的毕业考试只有一个学生毕业…”

    “干柿大哥!”

    “鬼鲛!”

    “干柿鬼鲛,不要再说了!”

    有人试图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他们中某些人的后辈就死在这场毕业考试中…

    但是鬼鲛的声音依旧冷冽:“因为那个学生在毕业考试中杀死了他所有的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