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 > 第五十七章 永远都在认真结印的忍者
    水之国孤悬海外,封闭的地理环境也让那里生活的人们排斥外界,水之国由此渐渐被其他各国孤立。尤其是四代水影上任以来,派遣了数目众多的忍者驱逐外来者,前往水之国的商人越来越少。

    水之国差不多已经与世隔绝到用雾隐村暗部刺探火之国的衣食住行了…当然只是刺探木叶情报的时候顺带而已。

    但是架不住这类情报的数量太多啊…

    第三次忍界大战末期至今为止,木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从雾忍手中得到了火之国平民的日常生活起居规律等等…

    木叶上下都认为这是雾忍为了掩盖真正的情报下落,万一真的有重要情报成为漏网之鱼呢?因此责令下属据点不论情报大小都不能放过,这点让驻扎边境的忍者苦不堪言。

    毕竟沿海几乎是天然的雾忍战场,他们能在雾忍渗透后及时发出求援情报就不错了…这些年来,木叶和雾隐村就这样成了一种诡异的状态,不战不和。

    即不发动大规模战争,也不向木叶派遣使者沟通谈判,不定期派遣雾忍潜入火之国掳掠,木叶忍者固然被折腾得不轻,雾隐忍者也活得像鬣狗一样。

    傍晚,火烧云灼红了天空。

    一队雾忍在林间匆匆急行着,大半人员的衣着打扮看起来像是文职,他们是雾隐村的暗号部,主要负责向渗入火之国的各部队传递解密暗号,下船登岸后几乎没停过。

    从这些人员中都能看出来这次渗透火之国的雾忍小队很多,甚至有些良莠不齐,毕竟各个忍村的上忍几乎都粗知一些行军暗号,只有在特别任务中才会用到暗号部成员。

    “喂,干柿鬼鲛,我们到前面休息一下吧!”

    终于有一个人受不住一整天的奔波,落在地面上,向着后方负责保护他们的忍者高声道。

    队尾的鲨鱼脸青年忍者看了一眼身边气喘吁吁的女忍者,或许也觉得今天太过辛苦,出声回应道:“随便你们,我的任务是负责尽快把你们护送过去。”

    一群人叽叽喳喳地商量了一会儿,似乎感觉后面的忍者不会过分逼迫他们行进,最终决定临时休整,准备用过晚饭后再继续前进。

    他们一般都只能在雾隐村工作,难得有机会来火之国一趟,抱怨着如果不是任务紧急,他们还能在火之国享受一个完美的度假。

    鲨鱼脸青年只觉得这些同事的人生一定很麻烦,是雾隐村的雨下得不够大还是水龙弹的模样不够帅…火之国这么危险,随时可能会冒出木叶忍者袭击暗杀,在雾隐村看海多安逸。

    干柿鬼鲛作为这支队伍的暗部护卫忍者,在其他人席地而坐的时候,开始向外布置警戒机关,身边的女忍者陪在他的身边:“干柿大哥,刚才谢谢你啊…”

    “那是我的任务职责,不用多说。”鬼鲛那张让人惊怖的鲨鱼脸一脸冷漠…因为干柿族人的面容,从小到大都没有女性愿意和他主动接近过,成为忍者进入暗部之后,他的双手更是沾满血腥…

    不说是否有人愿意对他友善,就算是愿意接触他的人都找不到…手中的忍刀是他唯一的朋友。

    他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什么表情,记得上次笑的时候好像把人吓哭了啊,所以这个时候还是面无表情比较好吧…

    女忍者不以为意,看到他扯着细小的丝线,出声道:“这些白线要缠很远吗?我来帮你吧!”

    “不需要…”干柿鬼鲛摇摇头,用丝线穿过一根根苦无,难得地出声解释道:“你缠得丝线一定不够紧绷,而且不知道警戒机关的苦无放置地点,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

    “……”

    还不如不解释呢!

    一个小男孩儿在旁边问道:“野外警戒都这么麻烦吗?”

    “苦无布置得越紧密,越容易察觉到…谁!”干柿鬼鲛点点头继续说着…随即他猛地反应过来,他们的队伍里没有小孩子!

    手中的苦无猛地朝着小孩甩了过去,干柿鬼鲛一手把女忍者护在身后,抽出了自己背上的忍刀,看向了小男孩儿头上的漩涡状护额:“木叶忍者…”

    暗号部的女职员有些咂舌,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小男孩儿:“木叶怎么会派出这么小的孩子来做忍者呢…”

    “快去通知他们马上动身离开!”干柿鬼鲛丝毫不敢大意,上一次一群雾隐暗部小看了一个木叶少年,最终死无全尸…而这个小鬼未免年纪也太小了!

    年龄越小,意味着他一定有过人之处…

    干柿鬼鲛注视着小男孩儿淡然的小脸,尖锐地牙齿咬合着:“木叶的天才还真是层出不穷呢!不过我最喜欢的事,就是杀死所谓的天才忍者了…”

    “嘎!”

    小男孩儿肩膀上的乌鸦忽然叫了一声,吓得鬼鲛连忙扫视四周,他以为这是某种进攻的信号…但是周围似乎没什么动静。

    小男孩儿摸了摸肩头的乌鸦,疑惑道:“哎?为什么和他战斗一定要认真结印啊?老实巴交的忍者什么意思?”

    “喂!小鬼,你在做什么?”

    干柿鬼鲛看着小男孩儿似乎在和自己的乌鸦交流,面对敌人的时候还要分神是忍者大忌…他可不会浪费这个机会!

    凌厉地一刀划过!

    泛着光芒的忍刀似是想要一刀将小男孩儿劈开!

    干柿鬼鲛是一名忍者,只是一个专注执行任务的忍者,至于杀死这么小的忍者是不是有愧疚感,那是战斗之后才需要考虑的事!

    锵!

    小男孩儿抽出一柄短剑挡在头顶,可惜在与壮硕的鬼鲛交手,力气实在是不够看,整个人狼狈地被一刀劈退!

    干柿鬼鲛借此几乎,冲到小男孩儿面前,连续不断地挥动着手里的忍刀!金铁交击的清脆声回荡在森林中十分悦耳…

    “力量好大!”

    小男孩儿后退几步,躲过了鬼鲛砍出的下一刀,揉了揉发疼的手腕:“如果知道这家伙这么麻烦,就不应该听北原的,再也不能正面和敌人打招呼了…”

    “小鬼,战场上可没有那么多机会说话!”鬼鲛在刀术的战斗中占据了上风,自觉测试出了小男孩儿的实力,心底松了一口气…可能眼前的小家伙真的只是个刚毕业的忍者!

    “多谢指教!”小男孩儿一边说着,一边随手将忍刀插入鞘中,合手结印:“火遁·豪火球之术!”

    “结印速度好快!豪火球之术…竟然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吗?”干柿鬼鲛惊讶过后眼角瞬间拧紧,木叶的宇智波一族…那是从来都不能小看的一族!

    鬼鲛壮硕的身形高高跃起,双手迅速结着术式,口中喷出一道细小坚实的水流,迎面撞上了那颗巨大的火球:“水遁·爆水冲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