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 > 第二十八章 打孩子这件事不分年纪
    高高壮壮的大汉抱着一只小猫咪有点儿差别萌,他的脸看起来很凶,伸手一把抓住小女孩儿的胳膊:“这次你别想跑了!犬冢花!”

    “可是,明明我救了它一命啊!”小女孩儿争辩道,奋力想要挣脱,但是两者的力气明显相差太多。

    “不是你告诉我,能够让它痊愈如初的吗?我才让你医治的!”

    犬冢花有些焦急,踮起脚尖比划着高度:“它从那么那么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而且又不是忍猫,肯定会留下一些伤的…”

    “…不准跑,赔钱!”

    “上一次检查的时候,我已经给你和麦格道过谦了,而且已经给过你五万两,那是我所有的钱了…”小女孩儿噙着眼泪,咬牙不肯让它们落下来。

    “那怎么够补偿的呢!麦格可是我的性命!”

    宇智波鼬和怀中的乌鸦同时歪了歪头,事情很明朗了…

    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兽医救了一只猫的命,结果反而被猫的主人讹上了,竟然还给了五万两,怎么看都是冤大头啊!

    “嘎?嘎!”

    既然那只猫是他的命…那就把那只猫和它的主人一起送走吧,杀掉他们,助人为乐啊!

    宇智波鼬脸色一黑:“北原…”

    那位小兽医,是个善良的人啊…而且听起来医术高明,还需要让她帮北原治病呢!

    “放开她!”宇智波鼬上前一手抓在了大汉的手臂上:“她做得没错,不要面对别人的好心无理取闹…”

    “小鬼你来管什么闲事?”

    “嘎!”北原在空中催促着,它今天心里很累不想飞…

    这种情况肯定是要动手的,还是别说教了…真当天下忍者皆长门呢!何况以你的水平,将来也就能骗骗佐助那小崽子…

    宇智波鼬看向大汉依旧满脸戾气,心里哀叹一声,飞起一脚踢在大汉的脸上,连人带猫踢飞了出去!

    周围的人看到有人打架,有人拍掌叫好,也有人遵守规则,叫来了木叶警务部队…

    “怎么又有人打架…”警务部队的人苦着脸到达之后,观察了现场,露出了赞叹的笑容:“不愧是队长的儿子啊!”

    “……”

    宇智波鼬沉默片刻后,解释道:“他在试图讹诈一个小女孩儿,我恰好遇到了…”

    “哦哦,明白了!我们这就把他关起来!”根本不等鼬把话说完,警务部队的人就把地上躺倒的大汉押走了。

    明明可以公正处理案情,硬是表现出了一副给人撑腰的嘴脸…在村子里警务部队不得人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谢谢你呀!这个人经常追着我…很难缠呢!”犬冢花跑来道谢,看向飞到宇智波鼬怀中的北原道:“就是这只乌鸦好凶啊,怎么可以杀人呢?”

    “它是在开玩笑的…”宇智波鼬拍了拍乌鸦的翅膀解释后,惊讶地看向小女孩儿道:“你,听得懂北原的话?”

    犬冢花捂唇轻笑,眯着眼睛摆了摆手道:“因为我是兽医啊…呼…幸好刚刚针筒没有坏掉…”

    “嘎!”

    北原腾空而起,她是个小疯子,不能听她的!

    宇智波鼬张口发了一张好人卡:“北原,她是一个好人…”

    “啊嘞,你的乌鸦还真是有趣呢!”

    “它是我第一个朋友…算了,看起来它不愿意打针,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宇智波鼬无奈地看着乌鸦飞在半空中,转头看向了小女孩儿。

    犬冢花真是有两把刷子,竟然知道心理疗法:“那就试试做点让它开心的事,或许能让它缓和心情。”

    北原飞快地落在了鼬的肩上,看着小女孩儿点点头:“嘎!”

    你真是个好人啊…

    “谢谢夸奖…”犬冢花听懂了它的话,冲着乌鸦认真回礼,她对动物都很尊重。

    一乐拉面。

    “真特别呢!居然还是一只喜欢吃拉面的乌鸦唉!”

    “呵呵,鼬小哥的乌鸦可是我们的常客呢!”手打大叔热情地端上来了一碗叉烧拉面,和客人们打着招呼。

    “鼬?宇智波鼬?”犬冢花似乎才反应过来,咕哝道:“村子里经常有人提起你的事呢!”

    小男孩儿顺手接过手打大叔的面,推到北原面前,接过小女孩儿的话:“很频繁吗?”

    犬冢花的手指抵住下巴,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道:“应该算是很频繁吧,在村子里很出名呢!天才的宇智波,五岁的写轮眼什么的…”

    “我有很多玩伴也提起过,有个不愿意和大家在一起玩的天才同期,经常会带着一只红眼乌鸦到处乱跑,偶尔也会抱着孩子…”

    “总之,就是稀奇古怪的…”

    小女孩儿叽叽歪歪地说了很多,给宇智波鼬定好了判词。

    “鼬小哥不会很奇怪哦…”手打大叔在旁边看着两个小孩儿,觉得十分有趣,突然出声解释道:“我们店里推出的墙上的拉面,就是来自鼬小哥的提议啊!”

    一乐拉面推出的新项目,在木叶村十分受人推崇,让很多残破家庭和村子里的孤儿院减轻了不少负担。

    “哇!真的吗?”

    “其实是北原提议的!”宇智波鼬否认了手打大叔的话。

    犬冢花试图偷偷摸摸北原的翅膀,被乌鸦发觉后连忙收回自己的手:“…真羡慕你啊!可惜我们家里只能养狗…我上次偷偷带回家一只受伤的小鸟,黑丸就离家出走了,我和妈妈找了它好久…”

    “……”

    宇智波鼬心里有句话很想吐出来…毕竟养个弟弟都能让乌鸦离家出走这件事…该不该说呢?

    “哈哈哈,有一次这只很凶的乌鸦也离家出走了!因为吵架吵输了!我听到了哦!”

    凶巴巴的小姑娘菖蒲突然跳了出来,说出了宇智波鼬想说的话,虽然内容出现了比较大的偏差。

    “你也是带了什么动物回家吗?如果有新的成员出现,它们总是会很容易发生争执…唉…”犬冢花坐在椅子上摇头晃脑,她也在发愁这个问题。

    “嘎!”乌鸦口中衔着一根拉面,也不会耽误它黑一把佐助,家里的那只小崽子…迟早得离开!

    “居然还在继续养吗?”听到乌鸦的话后,犬冢花的关注点好像不太对:“鼬君,你是怎么做到的呢?是因为另一只年纪太小了吗?”

    宇智波鼬看着小女孩儿求知欲的面孔,却不得不打破她的幻想:“不是…和北原经常吵架的,是我的弟弟佐助…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是这种情况啊!”

    小兽医慢慢坐正,回忆着自己家中的情况:“我家里面也有一个弟弟,他叫犬冢牙,还不到半岁呢!他和黑丸相处得很好,但是偶尔也会有小脾气惹得黑丸不高兴啊…”

    宇智波鼬等着她下面的话,点了点小脑袋,一脸期待…这种事,我们家里人想解决很久了!

    犬冢花继续道:“妈妈都会教训他一顿,然后告诉我,即使是在襁褓里,也不能放松对男子汉的教育!”

    “嘎!”

    乌鸦在旁边疯狂暗示…

    这个小兽医医术水平很高,说得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