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迎来到BOSS队 > 009,不想看你去送死
    “我不熟岛上地形,不知哪里能找到淡水,只能委屈蓉儿你先喝点米酒,将就一下。”

    欧阳靖拿起一只酒坛,拍开泥封,递到黄蓉面前。

    黄蓉自前晚匆匆逃亡起,已是一日两夜粒米未进。

    而昨天,她先是下海搭救欧阳靖,晚间又生病发烧,一番折腾下来,早已饥肠辘辘。

    此时嗅到坛中米酒散发的甜香,黄蓉顿时口舌生津,竟忍不住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

    听到那咕嘟声,欧阳靖不由莞尔一笑。

    黄蓉俏生生白了他一眼,嗔道:“笑什么?人家确实饿坏了嘛!”

    说罢,一把抢过酒坛,抱着坛子大口畅饮甘甜米酒。

    “慢点喝,别呛着。”

    欧阳靖和声说着,又启开一只装着果脯的坛子,抓出一把果脯递给黄蓉:“这是大食商人,从丝绸之路贩至西域的波斯枣(椰枣),中土罕见,口感甜美醇厚,既是美味果品,亦是上好的粮食,蓉儿你尝尝。”

    黄蓉也不客气,自欧阳靖宽大手心中抓起几粒椰枣脯,送进口中大嚼。

    见她吃得香甜,粉腮一鼓一鼓的,活像只萌萌的仓鼠,欧阳靖既觉可爱,又感欣慰,笑吟吟地看着她,说道:“莫急,慢点吃,这些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

    黄蓉也不说话,仍是大口吃喝。吃几粒椰枣,喝一口米酒。

    欧阳靖摇头失笑,忽见她唇角沾了一粒糯米,不由伸出手去,将那粒糯米轻轻拈下。

    这番温柔动作,令黄蓉微微一呆,旋即小脸微红地侧过头去,美眸含羞,口齿含糊地说道:“靖大叔,你不吃点吗?”

    欧阳靖道:“你先吃饱再说。”

    “噢。”黄蓉应了一声,旋又呆住,心说:“小时候,爹爹也是这样,用餐时,总是先看我吃好,他才动箸……”

    想起天人永隔的父亲,黄蓉不禁又微红了眼眸,险些淌下泪来。

    抽了抽鼻子,忍住眼泪,黄蓉又看向欧阳靖,见他正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显是注意到了自己的情绪变化。

    “他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但是待我当真若父兄一般,将我照顾得无微不至……呸呸呸,胡思乱想些什么呢?他才没有那么好呢,分明就是趁机占我便宜……趁我病得糊涂,脱光我衣裳,看光我身子不说,还在我身上动手动脚……他就是个大坏蛋,大恶人!”

    心中虽作此女儿家使小性子的想法,可她嘴上却又忍不住问欧阳靖:“你是不是对每个姑娘都这么好?”

    欧阳靖微笑道:“我有生以来,只对蓉儿这么好过。”

    黄蓉奇道:“为什么?”

    欧阳靖笑道:“因为蓉儿你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儿呀!”

    “谁,谁说一定要嫁给你啦?你好不知羞!”

    黄蓉嘴上说得傲娇,俏美的小脸却又满是羞红,连忙举起酒坛作畅饮状,以掩饰自己晕红脸色。

    大喝了几口,她飞快地转移话题:“靖大叔,这些吃食,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呀?”

    “从我那艘被击沉的船上找来的。”欧阳靖道:“那船上本来还有许多聘礼,都是些中原少见的稀罕物事,可惜全都送给了海龙王。”

    “谁稀罕你的聘礼啦?”

    黄蓉娇嗔一句,忽停下吃喝,怔怔出起神来。

    欧阳靖奇道:“怎么啦?”

    “没,没什么。”黄蓉抽了抽鼻子,强笑道:“只是,只是又想起了爹爹。也不知你那船聘礼中,有多少是投爹爹所好,特意置办的……”

    欧阳靖默然。

    那一船聘礼中,当然有许多是针对黄药师的喜好置办的。其中不乏欧阳锋、欧阳靖叔侄辛苦收集来的各朝古藉、孤本、名家字画,可惜如今全都葬到了海底。

    可话又说回来,即使他的船没被击沉,黄药师也赏玩不到那些投他所好,特置的聘礼了。

    深吸一口气,欧阳靖郑重道:“蓉儿,你吃饱后,烦你为我仔细讲解一番桃花岛地形。”

    黄蓉一怔,说道:“靖大叔,你要做什么?”

    欧阳靖道:“自是去诛杀侵你家园、害你父亲的恶徒。”

    他昨天就已向黄蓉承诺,要杀尽那些恶徒,悬其首级于黄药师灵前,以慰黄药师在天之灵。而黄蓉对那些杀害她父亲的凶手,更是恨之入骨,巴不得有人能将他们斩尽杀绝。

    只是……

    只是一想起那些人手中可怕的武器,以及那个披着一身人皮,皮囊之下却尽是钢筋铁骨的“怪物”,黄蓉就不由得好一阵心悸。

    真的要让靖大叔去找他们报仇吗?

    爹爹和老顽童武功那么高,也都被那些恶人害死,靖大叔……他真的能办到吗?

    虽然黄蓉也很希望欧阳靖能帮自己报得父仇,甚至昨日初见时,她还说过只要欧阳靖能帮她报仇,她便心甘情愿嫁给他的话,可是……

    可是经过这一昼夜相处,享受过靖大叔若父兄一般,无微不至的照顾,感受过他带给她的安全感,她蓦然惊觉,自己竟有些离不开他了!

    真的要让靖大叔去报仇吗?

    想起父亲和老顽童的死状,想起那可怕的怪物,黄蓉脑海不禁一阵恍惚,耳畔似又响起了那震耳欲聋的雷霆巨响,眼前似又看到了那喷吐的烈焰的奇形武器,更仿佛看到了……欧阳靖浑身是血,遍布血洞,颓然栽倒在烈焰硝烟之中的惨景。

    “不要!”

    她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了,情不自禁轻呼一声,小脸煞白地盯着欧阳靖,连连摇头:“靖大叔,你不要去!”

    “我怎能不去?”欧阳靖奇道:“你爹爹的仇,难道不报了?那些恶徒,难道任他们在你的岛上逍遥?”

    “仇当然要报,只是,只是敌人实在太厉害,报仇之事绝不能操之过急。”

    黄蓉贝齿轻咬樱唇,轻声道:“靖大叔,我们可以先设法离开桃花岛,然后广邀江湖好汉、英雄豪杰,聚齐人手后,再来找他们报仇。”

    “我们未必有那么多时间,更未必有机会离岛。”欧阳靖摇头叹道。

    他们连船都没有,怎么离开桃花岛?

    即使以欧阳靖的内功、体力,也不可能从桃花岛一直游到陆地上。

    伐木为舟,结竹做筏?这也行不通。

    即使真的伐木为舟,结竹为筏,恐怕还没等他们划出一两里,就会有一枚火箭弹呼啸而来,将他们连人带舟炸个粉碎——在地形复杂的桃花岛上,他们二人尚可隐藏,可一旦到了开阔的海面,分分钟就会被那伙拥有无人机等侦察设备的神秘穿越者发现!

    所以,黄蓉的主意并不可行。

    唯一的生路,就是绝地反击,干掉那伙神秘穿越者!

    “可是,可是……”黄蓉心乱如麻,连连摇头。

    “没有可是。”欧阳靖断然说道,又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凝视着她璀璨明眸,沉声道:“蓉儿,相信我,我定能将那些恶徒斩尽杀绝。”

    “靖大叔……”黄蓉扁了扁小嘴,带着哭腔说道:“可是,可是蓉儿真的不想看你去送死。你若死了,蓉儿在这世上,就真的孤伶伶再没有一个待我好的亲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