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迎来到BOSS队 > 008,蓉儿的纠结
    潜游到海船遇袭处,没费多大功夫,欧阳靖便在海底找到了沉船。

    他从船首下方,被火箭弹炸出的大洞中钻进了船舱,只见舱中一片狼藉,一个个或大或小的箱子,轻的漂在海水中,重的凌乱地翻倒在舱底,构成立体迷宫一般的障碍。

    “聘礼全都泡汤了!”

    欧阳靖心中暗叹,顾不得惋惜这一船价值万金的聘礼,在舱中灵活地游来游去,绕过各种障碍,搜寻着需要的物事。

    总算运气不错,没过多久,便找到了堆放食物的船舱,又找到了好几个完好无损的,密封着米酒、蜂蜜、果脯等饮食的坛子。

    他用一匹飘浮在水中的红缎,做成简易包裹,将几个坛子包了起来,背在背上,刚要出去时,忽见几只椭圆形的物事正在不远处缓缓漂荡。

    看到那几只物事,欧阳靖不禁一乐:“运气不错,这几个雪瓜居然还没漂没。”

    雪瓜就是哈蜜瓜,只在西域出产,中土人士鲜能尝到。欧阳靖这次专门带了一箱哈蜜瓜,一路以硝石制冰,冷藏至东海,就是想让黄蓉、黄药师尝尝鲜,讨好未来媳妇儿、岳丈。

    他本以为,船沉之后,那一箱哈蜜瓜定会漂走,没想到居然侥幸留了几只下来。

    当下将那几只哈蜜瓜也摄了过来,放进背上包裹,这才原路返回,潜出了船舱。

    离开沉船后,他小心翼翼地浮出水面,换了口气,便再次潜入海中,向礁洞所在的荒滩方向潜游回去。

    一路无事,欧阳靖顺利回到岸上,穿上放在岸边的衣物,回到礁洞前,搬开堵在洞口的大石,进去后又将大石移回,堵住洞口。

    之后他来到黄蓉身前,看了看她的脸色,又轻抚她额头,探了探她的体温,见她病情还算稳定,并未再度发烧,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病情没有反复,今晚当可安然度过。”

    确认黄蓉无恙,他将寻来的那几只坛子、哈蜜瓜放下,又仔细检查一番,见那几只坛子封口完好,未遭海水浸染,顿时稍微松了口气:“饮食也有了着落,总算可以稍歇一阵了。”

    说是歇息,他也并未睡下,只在黄蓉对面盘膝而坐,打坐调息,且始终保持着几分警惕,留意着洞外的动静,生怕被敌人寻了过来。

    每调息半个时辰,他便会起身来到黄蓉身前,查探一番她的身体状况。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夜晚过去,黎明已至,晨曦的微光,透过洞口处欧阳靖特意留下透气的缝隙,洒入礁洞之中。

    “嗯……”

    轻吟声中,黄蓉悠悠醒转,眉梢眼角,仍透着几分疲乏虚弱,但气色比起昨夜,已是好了许多。

    醒来后,她稍稍怔忡一阵,旋即飞快坐起,一脸紧张地左顾右盼,直到看到欧阳靖就坐在她对面闭目打坐,俏脸上的紧张之色方才散去。

    “靖大叔,你……”

    她刚想说点什么,忽觉胸口微微发凉,低头一看,只见覆在身上的披风滑落后,胸口处竟是光溜溜的,浑无片缕遮掩。

    黄蓉蓦地一惊,飞快地掀起披风往下瞧了一眼,这一瞧,顿令她眼神猛然呆滞,两颊染上片片红霞,并迅速扩散到整张小脸乃至脖颈。

    “我我我,我怎么会光着身子?我的衣服去哪儿啦?”

    黄蓉心中一片慌乱,手忙脚乱抓起披风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手上动作时,她还悄眼去看欧阳靖,见欧阳靖始终闭目打坐,并未睁眼瞧她,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之后她连忙寻找自己的衣服,却见自己昨晚穿着的衣物,就整整齐齐的叠放在身侧。

    找到衣物,她再偷瞄欧阳靖一眼,旋即从披风底下探出一只小手,作贼般飞快地抓住衣物,拖进披风之中,再以披风遮掩着身子,悉悉索索地穿了起来。

    穿着衣裙之时,黄蓉紧皱秀眉,使劲回想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冥思苦想好一阵,直到躲在披风底下把衣裳裙子都穿好了,她才隐约想起一点:“好像,好像是靖大叔把我脱光的?他,他还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想到这里,黄蓉心中又羞又恼。

    她紧咬银牙,亮晶晶的双眼恨恨地瞪向欧阳靖,恨不得扑到他身上,咬下他一块肉来。

    同时心慌意乱地想着:“这下糟糕了,身子被靖大叔这个大坏蛋看光了,这叫人家以后还怎么嫁得出去?咦,说起来,我好像就是要嫁靖大叔的?可是,可是我们还没有拜堂成亲,他还不算我的丈夫,怎么能看我的身子呢?”

    一时间,对于男女之事向来懵懂,至今还以为小孩子是从胳肢窝里蹦出来的小黄蓉,不禁又陷入纠结之中,理不清欧阳靖脱光她衣裳,在她身上“摸来摸去”,究竟是合理呢,还是不合理了。

    正纠结时,她忽然发现,欧阳靖闭合的眼帘微微颤动了一下,接着缓缓张开。

    黄蓉本想气势凌厉地瞪视他、质问他,可真当他张开眼时,她却情不自禁地,带着三分心虚,三分羞涩地转开了视线,质问的话儿也哽在喉头,怎都说不出口了。

    她在那里莫明纠结,欧阳靖却是柔声开口:“睡醒啦?感觉怎么样?身子好些了吗?”

    听欧阳靖这么一问,黄蓉这才猛地意识到,昨晚自己可是病得不轻,连站都站不稳了。靖大叔忙前忙后,进进出出好几趟,就是为了给自己治病。

    靖大叔当时似乎如实说过,要治病,似乎要做一些羞人的事?

    自己当时是怎么回他的?

    “蓉儿都要做你们欧阳家的媳妇儿啦,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呗……”

    想起当时的回答,黄蓉不由得好一阵气苦:“呜呜……居然是我自己叫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这可如何是好?想使性子、发脾气都没有借口啦!”

    欧阳靖却是不知黄蓉心里悄悄转过了那么多念头,见她不说话,便又道:“蓉儿你饿坏了吧?我寻了些吃食,来,先吃东西,填饱肚子再说。”

    【周一冲榜,求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