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迎来到BOSS队 > 002,桃花岛惨案
    礁洞中,篝火幽幽。

    黄蓉将欧阳靖放置在火堆旁,自己取了一领宽大的披风,将娇小的身子裹得严严实实,随后她也不着鞋袜,就这么坐在欧阳靖对面。

    她双手环膝,将尖俏的下巴搁上膝头,双眸直勾勾地盯着摇曳的火焰。

    欧阳靖注意到,她那精灵剔透的双眸微微发红,眼底更藏着一抹深深的悲戚。

    结合此前那一发火箭弹,以及黄蓉救自己时,特意绕开码头方向,不惜大耗体力,绕岛半周将自己带到此地,欧阳靖心中,已有了些不详的预感。

    礁洞中的气氛有些诡异,欧阳靖思量半晌,终于试探着开口:“谢谢你救了我。你……就是蓉儿吧?我是……”

    “我知道你。”

    黄蓉忽然开口,打断了欧阳克的话语:“你是白驼山庄少庄主欧阳靖。”

    欧阳靖注意到,黄蓉语气虽然平淡,但本该清稚动听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有些哽咽,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像是曾哭泣良久。

    这令他的心头再蒙一层阴影,对自己那不详的预感,更多了几分把握。

    黄蓉又道:“父亲对我提起过你,也给我看过你的画像。算算时间,近期会来桃花岛的,就是你欧阳少庄主了。”

    欧阳靖来桃花岛提亲,当然不会全无准备。

    纵然黄药师号称东邪,向来无视凡俗礼法,但他欧阳靖也不能贸贸然就登岛提亲。

    毕竟,与黄药师齐名,能不打招呼就上岛提亲的,是白驼山庄庄主,西毒欧阳锋,而不是他欧阳靖。

    所以,早在一年前,欧阳锋就已经在他求恳下,亲自登上桃花岛,与黄药师商量过这门亲事。这一年来,两家又多有书信来往,所以黄蓉知道他欧阳靖,并不奇怪。

    “那蓉儿你当知道,我此行是来做什么的吧?”

    欧阳靖并未提及桃花岛异状,而是打算循序渐进。

    “我知道。你是来提亲的。”

    黄蓉随口说着,语气发飘,似乎述说的并不是自己的终生大事。

    说话时,她双眼仍直勾勾地瞧着火堆,眼神怔忡,毫无她本应有的灵动活泼之感。

    瞧着蓉儿的眼神,听着她那发飘的语气,欧阳靖只觉心口沉甸甸地,好像压上了一块巨石,张口欲言,又不知从何说起。

    “你想娶我吗?”

    欧阳靖还未想好如何开口,黄蓉已先说话。

    她貌似平淡地说道:“这门亲事,我本来是不愿的——父亲虽早已与欧阳伯伯议定此事,但我并不乐意。我还不满十五,你已经三十有四,这把年纪,做我叔伯都可以啦……”

    欧阳靖讪笑两声:“那个……我生来脸嫩,又功力深厚,驻颜有术,你看我这模样,我自称十八年华,也不是没人信吧?”

    黄蓉对他的辩解置若罔闻,自顾自说着:“虽然据说你武学天份惊人,年纪轻轻,单论内力,已不逊于欧阳伯伯,但我只想嫁自己喜欢的,才不管未来夫婿是否武功盖世。本来,我已经决定,在你来桃花岛提亲之前,离家出走的。只是……”

    说到这里,她话头一窒,故作平淡的语气中,又隐约多了几分哽咽。

    之后她转过视线,凝视着欧阳靖双眼,一字字说道:“只是岛上出了变故,所以我改了主意。靖大叔,你听好,你想娶我,没有问题,只要你能为我爹爹报仇雪恨,我便嫁你为妻。”

    听了黄蓉这番话,欧阳靖心中浑无半点喜悦,只有震惊:“什么?蓉儿你说什么?你爹爹,黄岛主他……”

    虽然之前他心中就已有了不详的预感,但此时欧阳靖仍然禁不住心神大震。

    “我爹爹……”

    黄蓉晶莹贝齿轻咬樱唇,默然半晌,抽了抽鼻子,终忍不住哇地一声:“我爹爹死啦!呜呜呜……”

    方才还故作平淡的黄蓉,此时已然痛哭失声。

    她俏脸埋在膝头,削肩不住颤动,呜咽声哀恸欲绝。

    饶是欧阳靖自诩铁血男儿,听了她的哭声,也不禁心中戚戚,有种将她娇小玲珑的身子,搅入怀中好好抚慰的冲动。

    只可惜,他此时仍然经脉紊乱,真气冲突不休,虽九阳神功已自发运转,竭力理平真气,治疗经脉创伤,但短时间内,他仍然动弹不得,只能躺在地上挺尸。

    既然无法以行动安慰,他就只能言语劝说:“蓉儿别哭,事已至此,哭亦无用。你先告诉我,桃花岛上,究竟发生了何事?”

    “呜呜呜……”

    黄蓉哀泣不止,悲痛欲绝,毫无心情述说,只翻来覆去地说着:“我爹爹死啦!岛上的哑仆也死光啦!还有老顽童,他也被杀啦……呜呜……”

    “老顽童周伯通也死了?”

    先已听闻黄药师死讯,此时再听老顽童亡故,欧阳靖心中震惊,比之前稍有减少,但仍然为之一震。

    黄药师、老顽童,都是武林之中,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三次华山论剑,俱都名列其中。现在二者居然全部身亡!

    桃花岛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一发火箭弹,究竟是何人所射?

    欧阳靖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但黄蓉悲伤过度,泣不成声,根本不能细细道来。

    欧阳靖别无它法,只能柔声劝慰:“蓉儿别哭,你不是想为你爹爹报仇吗?没问题,黄岛主是我未来的岳丈,算我半个父亲,父母之仇不共戴天,黄岛主的仇,我一定会报!但既要报仇,也得知道仇家是谁。蓉儿,告诉我,桃花岛上,究竟发生了何事?究竟是谁,害死了黄岛主?”

    听得欧阳靖此言,黄蓉终于勉强止住悲声,抬起梨花带雨的俏脸,双眸彤红地看着欧阳克,哽咽道:“昨日傍晚,一艘海船来到桃花岛,从船上下来了六个人……不,不是六个人,应该是五个怪人,和一个怪物……

    “那五个怪人都是奇装异服之辈,身携奇异兵器,威力无穷。而那个怪物……”

    说到这里,黄蓉红彤彤的双眼之中,既有痛恨悲戚,又隐有一抹恐怕连她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