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五十一章:长虹剑没了?那我照样稳得住。
    伴随着高杰的一声怒吼之后,天际所在,不知道从何处来的乌云遮蔽了原本的星光。

    本来还不算多么黑暗的夜晚,却在这一刻完全陷入到了寂静中。

    中年男子身体一个哆嗦,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

    这大半夜的虽然温度降低了不少,却也不至于这么冰冷吧。

    难道说...

    警告!神秘来袭!

    警告!神秘来袭!

    “啧...就算我家没了,你也还是不肯放过我啊。”

    撇撇嘴,高杰看着逐渐在凄冷的环境中陷入了呆滞的中年男子,他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人会在这突兀变化的环境温度里,将自己的存在给忘记。

    甚至显得有些懵懂。

    因为这代表着他那属于人的五感已经被屏蔽。

    甚至他现在自己是在做什么,只怕他都不知道。

    剑指上拂过一抹赤色剑光,习惯性的想要把背后的长虹剑给拔出来。

    但却突然发觉,背后并没有长虹剑的存在。

    而这个时候,高杰才想起来,他将长虹剑交给了东方淮竹,甚至还没有拿回来。

    “以后想个办法,给淮竹姑娘兑换一把冰魄剑试试。”抓了一个空,不由自主的在心底里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手中虽然无剑,但高杰仍旧还是那个在狐妖世界年轻一辈里最强的存在。

    剑指洒落,赤色剑气带着炽烈的温度形成一个剑圈,将中年男子保护在其中。

    受到剑气的保护,他那被蒙蔽的五感和灵魂也复苏过来。

    “待在剑圈之中,不要出来,不然的话,生死可就没有保证了。”说着,高杰剑指浮动,掌心里金色的法力结合赤色的剑气,逐渐构造出了能量体形态的长虹剑。

    虽然能量体的光剑有些弱势,但在当前的主世界,应该也能用用...吧?

    “你来了...你来了...”窃窃私语,好似有着数之不尽的人在耳边摩擦低吟。

    每一道声音里透露出来的,都是对于高杰的思念。

    每一道声音中,都是对于高杰的渴求。

    “就差你了!”复数的声音重重叠叠响起,这一刻,在这片废墟之下被埋藏的一切全都浮现出来。

    似是也感受到了高杰的出现,故此才全员现身。

    “我们大家,可就只差你了!”

    “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耶!”

    虽然高杰并不认识这些森白僵硬的鬼脸,但他也知晓,这些死去的冤魂,绝对是他脚下这栋大楼的住户们。

    也就是...他楼上楼下的邻居们。

    “你刚刚说,这栋大楼里所有的住户,全都死了对吧。”逐渐提升的温度开始逸散,将周围的寒冷环境驱逐了不少。

    高杰眼眸里闪烁着微光。

    “抱歉,若是全都死了的话,它可不会仍旧还逗留在这里。”

    “一直等待着那个,它唯一找不到的住户的存在。”

    “而今天,它感应到了它一直寻找的那个最后一个住户的存在,而我...”说着,凄厉的剑光如同光柱一样,竖着站在了地面上。

    在这漆黑的夜空中,划拉出一瞬间的光明。

    伴随着数之不尽的地裂声,大地上,被切出来一道裂痕。

    你为什么没死!

    你去哪了?

    我们都死了。

    就等着你呢...

    你来陪我们嘛。

    来嘛!!

    混乱,无序,邪恶,重复着几百人的声音,诉说着同一个话语。

    果然,正是因为缺了一个人,才导致它一直逗留在这里。

    也是因为这里看似是一片废墟,却能够在闹市中存在了七年之久的原因所在。

    因为它就潜伏在这里,它一直就在等待那个,它明明做出了标记,却在整个地球上,怎么也找不到的最后一个住户的存在。

    因为这七年之中,高杰并不在地球啊。

    这也导致了它受限于人数,导致无法更进一步。

    怨念不曾被满足,停留在现有的这个阶段。

    一停,就是七年之久。

    无数的碎石凌空飞起,逐渐拼装组合在一起。

    那些碎石中的每一块石头都包含着怨念,都包含着鲜血。

    是残留的怨念,也是那些被杀的人们最后的执念所在。

    他们无论逃去了哪里,最终的宿命也都是回到这里,灵魂被囚禁,被融合,成为这个鬼物的一部分。

    二十多米的身高,被钢筋混凝土包裹分布着的身躯,在交接处凸显出来的,是数之不尽的人脸。

    是高杰昔日里同一栋居民楼里的居民们。

    他们都在无声的对着高杰咆哮,对着高杰发出了不容许拒绝的邀请。

    带着憎恨的邀请。

    好似在憎恨高杰,为什么会成为这栋大楼住户里,唯一活命的对象。

    在憎恨着高杰,为什么还不加入到他们其中。

    “这...这这这!”眼瞅着自己看管的这片废墟突然有了这样的变化,更是在瞬间组合变成了如此一个巨人,中年男子的眼珠子都快要瞪爆了。

    如果是这种等级的鬼物,没理由不会被人侦测到啊。

    这种等级的鬼物,也就只有异常处理科的那几位科长,才有可能战胜得了啊!

    “声势浩大,看着不错,估计也的确在这里等了我很长时间,但...”

    话语甫落,高杰眼眸中闪过一抹金光,手中的光剑猛的斩下。

    金红色的剑气喷涌,很直接的就将面前的这巨大的鬼物给拦腰斩断。

    随即,剑光隐没,很快就消失不见。

    遭受到高杰赋予了炽烈的火属性剑气的攻击,造成的伤害上都在泛着烧灼的高温,那些憎恨的吼叫,也在这一刻变成了畏惧的吼叫。

    “不可能!”

    “你怎么可能这么强!你怎么可能!”

    独独留下无数人最后诉说的同一句话,化为无数的流光逸散。

    巨大的身躯崩散,钢筋混凝土也簌簌落下。

    那些因为它而被纠缠在一起的鬼魂,也在这一刻极具高温与烧灼的剑气中,逐渐开始逸散。

    化为一抹白燕,彻底灰飞烟灭。

    “按照道理来说,我的确不应该这么强,但...我不和你讲道理。”光剑散去,高杰单手伸出,明黄色的符咒出现在手上。

    五张,被他丢出去落在这无法行动的巨型鬼物的身上。

    双掌合什,低沉一喝。

    “燃!”

    符咒炸碎,无数的灵气转换成为火属性的灵力轰然爆发。

    火焰在瞬间侵袭了整个鬼物的身躯,将其包裹在其中。

    “你到底是谁,居然只用了一剑就...”保安在这一刻,世界观有一次遭受到了冲击。

    虽说那几位异常处理科的科长们实力十分强劲,但想要这般轻描淡写的斩杀掉这样一头鬼物,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家伙,突然蹦出来的家伙,究竟是谁?!

    “后会无期。”没有多想要和人交流的意思,高杰更不想暴露他现在具有这等实力的事实。

    在没有搞懂现在七年后的神秘究竟复苏到了什么程度之前,他谁也不想搭理。

    毕竟坑爹系统做的这些事情,让他直到现在心态都有些炸裂。

    不然的话,这只鬼物,起码还能够在高杰手下多活一段时间。

    “喂!小哥!”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消失在了空气中,就如同一抹烟尘一样随风淡去,说不惊惧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人怎么和鬼一样,说走就走的?

    “你这个剑圈还没解除啊!”

    “我要怎么出去啊!喂!小哥!”

    “我要是踏出去了,会不会剑气切成两半啊?”

    “喂小哥,快回来解除掉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