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四十七章:不就是喜欢人家嘛!老高你怂个啥?
    护送东方淮竹和东方秦兰回到神火世家,本就是高杰背负在身上的最后一个任务。

    本来他以为还要话费很长时间。

    没想到金人凤的出现,直接让这个任务终止。

    而这也是高杰和李家,也是在一气道盟里背负的最后一个任务。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了其他。

    在这七年中,疯狂的做任务,疯狂的用系统提升自己,从未有过一刻的停止。

    只是没想到这骤然停歇下来以后,高杰居然一时半会还不知道要去做些什么。

    甚至产生了一种迷茫的感觉。

    伸出手抚摸着背后长虹剑的剑柄,在这柄剑的剑鞘上,铭刻着的那个人的留言。

    七月初七,高杰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距离七月初七实则并没有多少天,甚至眨眼之间就到了。

    而那一天到来的话,他是否...

    摇了摇头,若是知道因为他的出现从而导致王权霸业和东方淮竹的姻缘被了断了的话,他是说什么都不会来的。

    但事已至此,已经轮不到他来后悔了。

    现在,他就已经卷入到了这场漩涡中。

    甚至...他成为了在狐妖世界里,这五百七十多年前的回忆与故事里,不可或缺的一份主角了。

    单手平展在面前,之前那个绞杀鸟妖的任务已经完成,高杰也收获了来自那个任务的奖励。

    只是因为时间仓促,一时半会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罢了。

    现在虽然还很烦恼,却也能够看看到底获得了什么。

    剑术之七:搅。

    没什么好说的,这本就是云龙九现的第七招。

    得到了这一门技能,也就代表着云龙九现的完整度更加的高了。

    即使还是残招,却也只差最后两个,就可以获得真正完美的云龙九现。

    两块玉也没什么好说的,分别是打造火系法宝的极品材料和冰系的极品材料,对于现阶段的高杰而言,尚且有些无用。

    真正的重点,则是那一份天剑。

    和波动刻印。

    波动刻印:出自阿拉德大陆-天帝。

    波动之力直指一切本质,刻印之下,铭刻的是世界的真实,是领悟波动之力最基础的入门招数,虽然是入门,却是万物的基础。

    PS:目不能视,可瞬时立成。

    高杰的脸色有些古怪。

    阿拉德大陆,他要是猜测的不错的话...波动之力的确很强。

    但你这个ps,其实就是自戳双眼吧!

    然后成为大名鼎鼎的...不锈...呸!天帝!

    天剑:至高无上唯一剑,万剑从中独为首。

    天剑剑境,至极剑境,万剑源流,可为招,可为心,天剑剑境共三层,可系宿主。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天剑剑境一共有三层,但这三层到底有什么样的,亦或者其中包含着的情感是什么样的,具体要看觉醒了天剑剑境的人的自我。

    天剑并非唯一,诸天万界,具有天剑剑境的人有不少。

    并不是每一把天剑的心都是一样。

    这也是系统说的,可系宿主的原因所在。

    可以算得上是十分长足的加强了,虽然波动刻印很坑爹,高杰肯定不会去用,但天剑这东西他还是第一时间学会了。

    但学会了之后,却和没有学会是一样的,因为他根本察觉不到,他现在有什么不同。

    就好像是,压根没学一样。

    “天剑!”高杰有些不信,并成剑指喊了一句。

    下一秒,万剑源流,至极魁首,独孤无上的心境自心中逸散出来,流淌在高杰的心中。

    甚至在压迫着属于他本身的七情六欲,也就是要将高杰的情绪全都摒弃出去。

    独独只留下,属于剑的本能。

    高杰急忙停下了天剑的催动。

    虽然在进入到天剑境界的时候,那一瞬间,高杰感觉到自己无所不能。

    但他也格外的清楚,那不是他。

    天剑剑境虽然他觉醒了,但根本就没有掌控。

    那种一旦开启就无求无欲,无心无情的如同死海无波的心。

    是属于天剑,而不是属于高杰。

    高杰需要将自己的剑,铭刻到至高无上的天剑上。

    从而让他自己成为天剑,成为那至高无上的唯一。

    而不是被另一把天剑主宰,成为另一把天剑的剑奴。

    “若是慢慢磨的话,估计会需要很长时间,但若是求快,则需要在生死之战中逼迫自己...”

    一念至此,高杰也动了一个念头,动了想要离开狐妖小红娘世界的念头。

    他在这里已经呆了七年了,这七年里,他疯狂的提升自己,就是想要把自己提升到几乎无敌的状态,然后再回到主世界。

    到时候,无论主世界有什么,他都不会怕。

    更何况他还知道,他家里还有一些不曾彻底觉醒的神秘。

    等到这次回去,就是彼此身份互换的时候。

    谁为刀俎,谁为鱼肉,那时候可就是高杰说了算了。

    到那时,高杰以现在在狐妖小红娘的战斗力,还会怕那些烂番薯臭鸟蛋?

    给他魂都给撕咯!

    但还是那句话,离开之前,七月初七,淮水竹亭这一场约会。

    他到底是去。

    还是不去。

    所以,一切的问题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也就是一开始高杰就烦心的事情上。

    捂着脑袋,停留在一道孤峰上,坐在地上的他看着云层翻涌,天变无常的环境,高杰出奇的开始陷入到了纠结中。

    伸出手在地面上划拉着,一边划拉,一边还在说些什么。

    “去。”

    “不去。”

    “去。”

    “不去。”

    在地面上写了一个“高”字的高杰最终在一笔一划中得到的答案,是不去,然后,他就陷入到了自我的怀疑中。

    “我若是不去的话,淮竹姑娘会失望,并且金人凤那家伙,没了王权霸业,金人凤那家伙就无所顾忌,淮竹姑娘的未来也就...所以我不能不去,我...”

    想了想,高杰决定再写一个字,那就是“竹”字。

    “不去。”

    “去。”

    ...

    随着最后一笔的落下,去这个字,停留在了高杰的心中。

    看着最终数出来的这个去字,高杰又缩了缩脖子,自言自语道。

    “可我若是去了,王权霸业可就真的没机会了,而且比起王权霸业,王权家的家大业大,我一个散修,无门无派,啥也没有。”

    “东方淮竹的未来,跟着我会好吗?而且我还是个穿越者,说不定我...”

    “还是再数一数...”

    老高,没看出来你平常斩妖除魔的时候果断的一批,没想到这个时候,怂的和柯基一样。

    怂!

    是真的怂!

    陷入纠结于沉思中的高杰并没有看到,在他面前滚动的云层中,那一抹黑烟从下方的大地寥寥升起。

    被风儿裹挟着盘旋来到了天上。

    甚至,在云层中起起伏伏,随风飘荡。

    “做不出决定吗?”留存于黑烟里的意识跟了一路,终究还是发现了可趁之机。

    而这个机会,从高杰消灭了那只鸟妖开始。

    高杰这个人,就已经落入到了她的视线中了。

    没有人能够杀了黑狐,还能全身而退的。

    即便那只是分身。

    “那我就来帮你做出决定!”

    低微的窃窃私语中,再度开口,这一次,却多了一份恨意。

    “涂山,这也算是为你们,找了一桩生意。”

    “要命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