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四十五章:我高某人受不了这个委屈,划下道来,单挑!
    “师妹你别说话,既然这家伙敢轻薄于你,我今天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双手结印,火焰盘旋于掌心中。

    同样是灭妖神火,同样是纯质阳炎,几乎是与东方淮竹一出无二火焰,也让高杰明白了他的身份。

    但明白归明白,他看着这家伙可就不像是什么好人,自然,他手中将要释放出来的剑招也没有停下。

    龙啸声依旧,甚至长久停留于天上不曾下坠。

    高杰剑指朝下,势必要绝杀金人凤在这里。

    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在狐妖小红娘剧情里,杀害了东方老家主,得了东方家主也就是东方淮竹和东方秦兰的父亲的一身神血的金人凤,最后到底对淮竹怎么样了。

    可本身他就不是一个好人。

    他既然能够杀害东方家主,对于淮竹和秦兰自然也不会抱着放过的心思。

    既然如此,就在这里将这个家伙杀了,以绝后患。

    对淮竹和秦兰,都不会是什么坏事情。

    一念至此,手中剑招威力更是凭空添了数分。

    高杰大喝一声,金龙摆尾从天而降,直落入地面上。

    “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东方淮竹站在了金人凤的面前,也就是挡在了高杰的剑招之前。

    眼看着东方淮竹这样做,高杰心下一凝,急忙调转剑招,随之将其崩散在接触到地面的那一瞬间。

    金龙不甘的怒吼出声,但却无法阻止高杰的想法。

    最终也只能不甘的溃散在即将爆发的一瞬,成就一抹碎裂的金光崩毁。

    “淮竹姑娘,你为什么?!”

    情急之下,高杰落地直接出声:“他对你...他...”

    “这位是我的大师兄,金人凤,他应该是收到我的求救信号才赶过来的。”没有等高杰说什么,淮竹自顾自的将金人凤介绍给了高杰。

    “大师兄或许是太过紧张,所以才会出手,你...不要在意。”

    “我...我...”高杰还能怎么说?

    他难道要说你现在护着他,日后必定会因为他而苦了一辈子,甚至你们东方家都会因此而遭重吗?

    可这些未来才会发生的事情,现在说出来,谁会信?

    说出来谁又会相信?

    高杰明明知道一切,但东方淮竹不知道。

    她不仅不知道,甚至还不会去相信。

    而守着这一切,知晓一切的高杰,却只能看着,甚至无能为力。

    “这位兄台,你瞧着面生,之前我看你伸出手,似乎是想要对我师妹不利,这才出手,要怪,也只能怪你,不识好歹。”

    金人凤从东方淮竹的背后走出来,双手抱着胸口,冷冷的看着高杰。

    他可是远远的,就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了。

    “金...人...凤?”一字一句的将他的名字念叨了出来,低垂下的眼眸里透露出无穷无尽的杀意。

    如果有可能的话,如果不是淮竹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把金人凤给杀了。

    但...

    “我是受了璇玑城一气道盟的委托,才来此保护淮竹姑娘与秦兰姑娘,负责护送她们回到神火山庄。”

    沸腾的杀意终究还是被压制在了心中,转而换上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甚至,带着一丝的喜悦。

    “阁下既然是金人凤,那么想必...”

    “没错,这个任务,是我发布的。”

    吊着的眼角就这样看着高杰,眉宇间透露出来的轻视,几乎要满溢出来。

    就差没指着高杰的脑袋说,我金人凤瞧不起你了。

    “只是我没想到,居然有人真的接受了罢了,而且...还做出了这么轻薄不知礼数的事情。”

    “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会亲自去询问李乐那个小子,他看人的目光,可真不怎么好。”双眼里的蔑视越发出重。

    他怎么可能看得起高杰?

    他又怎么可能容得下高杰?

    不过是一气道盟里不知名的散修罢了。

    难道还能和神火世家,作为大师兄的他来比?

    “此间事了,李家自然和我没了瓜葛,不过阁下若是对我的任务有什么意见的话,我倒是觉得不需要去找李乐。”

    眼睛微微眯起,抱拳的拳也被高杰收敛了回来。

    非但如此,更是挺直了腰板,不再谦让:“我就在这里,有意见,来找我,没必要在背后说三道四。”

    “不服?”

    “来,打一场。”

    笑死,我刚和欢度擎天打了一架,甚至还和王权霸业谈笑风生,你金人凤是什么臭弟弟?

    等一切事情都结束了以后跳出来大放厥词?

    谁给你的勇气?

    不服的话就划下道来。

    长虹剑+火舞旋风。

    请!

    “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教训教训你!”金人凤也是个暴脾气,自然不会让高杰这么嚣张下去。

    掌心再次燃起一团烈火,将出未出。

    “来,你今天不把那团火拍在我的脸上,你也就别叫什么金人凤了,改名字叫金尼玛的象拔蚌得了!”长虹剑回到手中,被高杰一下子插在地面上

    金人凤面带轻蔑?

    那倒要看看是谁瞧不起谁!

    “高杰,你少说几句。”眼看着两个人马上又要爆发一场大战,东方淮竹没办法,只能做个和事佬,两边安抚。

    “大师兄,多亏了他,我和秦兰才能在毒皇的手里逃出来,你也少说几句。”

    “哼,看在师妹的面子上,我不和你多做计较。”金人凤散去手里的火焰,冷哼一声,不再多言。

    “呵呵...”高杰翻了翻白眼,冷笑出声,就差没吐口痰了。

    “诶诶诶?大师兄你怎么也来了?!”而在不远处,秦兰也终于是小跑了过来,站在了东方淮竹的身边。

    瞧着金人凤和这个高杰之间的情况,这怕不是...

    两虎相争?

    “师妹给我发了求救信号,我心中焦急,日夜兼程,这才赶了过来。”

    “哦?我要是记得不错的话,神火山庄距离南国,可是很有一段距离的,你说你用了一晚上加一上午的时间,就从神火山庄星火飞驰来到了南国?”

    高杰挑了挑眉毛,甚至还拍起了掌:“了不起,真是了不起,没想到金兄不仅火玩的好,甚至对于遁术还有这么精通的造诣。”

    “我真是不佩服都不行啊~”

    “你!你!说!什!么!”金人凤猛的一转身,面容狰狞。

    他只恨自己的嘴巴不够大,不然一口就把高杰给吃了,也省得他在这里多bb。

    “师妹,师傅他老人家,又病了,这不是察觉到你的消息,我才飞速赶来,就想要告诉你这件事,师傅想你了。”

    足足缓冲了半分钟,这才将心底里的怒气给压抑下去。

    但就和高杰一样,看似压下去,实则...都是将杀意放在了心底里。

    “父亲他...”东方淮竹有些沉默,这是她始终无法放下心的事情。

    自家的父亲的身体,毕竟年事已高,身体还是差了一些。

    “父亲病了?姐姐,我们要回去了吗?”秦兰抬起头看着淮竹,虽然年岁还小,却仍旧知晓生老病死之事。

    对于自家的父亲,有些担忧。

    “父亲的身体,的确不好,我们也不能在外面让他久久担心,也是时候该回去了。”笑着对着秦兰说完,东方淮竹这才站起身体。

    面前的高杰,虽然还是一副不管事的样子,但那竖起的耳朵,则是充分暴露了他的心思。

    “你的剑鞘,还给你。”

    将手中的红檀剑鞘交给高杰,淮竹这才说道:“既然金师兄来接我们了,后续的事情,也不需要你来护送了,任务完成,你...”

    “任务已经完成,小子,回一气道盟,交你的任务去吧。”金人凤横插进来粗暴的打断了淮竹接下来的话。

    “淮竹姑娘,路上...小心。”将剑鞘抓在手中,高杰沉默数度,这才出声。

    就像是淮竹说的那样,任务已经完成,他还能有什么理由,陪在东方淮竹的身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