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三十七章:这等毒,堪比一千年没洗过的袜子
    所有人都在天空上,根本不敢站在地面上处于那紫色毒气的范围之内。

    但欢度擎天可以。

    因为他本就是毒皇,是万毒之王,是在南国境地内,欢度一族的王。

    这些毒雾都是经由他的手释放出去,他便是唯一的主人。

    欢度擎天其貌不扬,身材矮小,头发灰白,扎了许多小辫子,戴着一顶夸张的大红帽子。

    帽子顶上边缘有代表毒物的饰品,共有一百零八毒种,并缀有一根羽毛。

    一抹小胡子也花白着,显露出千载的岁月悠悠。

    手上拿着烟袋,并未叼在嘴巴里,因为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即使只是站在这里,明明是在仰望这天空,但那矮小瘦弱的躯体就只是站在地面上,却和王权霸业一样。

    似是另一种天地唯我,将无尽的注意力都给拉扯了过去。

    毕竟在弥漫的紫色毒雾中,只有他一个人站着,只有他一个人活着,那肯定是吸引了大把大把的注意力。

    想不看到也不行啊。

    “来了我南国,欺了我的女儿,难道还想这么简单的走了?”

    明明站在地面上和身处在高空的高杰他们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但那低沉的嗓音却仍旧传达到了他们的耳朵中,让他们能够清清楚楚的听到。

    “莫非是欺我南国无人?”

    “欺负了他女儿?”高杰诡异的眼神看向了王权霸业。

    同样的,淮竹也将目光投注到了王权霸业的身上。

    他们两个可没想到事情的起因居然是因为这个。

    当然了,欢度擎天的女儿在哪,他们也没看到。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下可不会欺辱一个孩子,只是...隐匿身形,悄然接近,手中凝聚着一团妖力,在下也不能全然当做无视。”

    王权霸业坦荡荡,因为这本就不是什么值得隐藏的事情。

    就算是他真的打了一个小女孩,那也是一样。

    “呵,你说的没错,所以,我作为女儿的父亲,在别人欺负了我的女儿之后站出来,也是合乎情理。”

    背负着双手,明明看他没什么动作,但是取代了蓝天白云的紫色毒雾却是一阵阵的翻涌。

    象征着此刻欢度擎天的心情,并不平静。

    “你们跑到我南国的境地里来欺负我们南国的妖怪,我出手惩治一下怎么了?!”

    在欢度擎天的背后,那独独留下的一颗树后跑出来的女孩有着一头红色的头发,其他的无论是装扮还是帽子,都和她的父亲,欢度擎天一模一样。

    不,款式比较适合女子,毕竟还是露出了一双腿的。

    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愤怒和不满,尤其是之前,王权霸业反身的那一剑...

    “哼,真要说起来,你们抓走人的时候,怎么不这样说?!”秦兰插着腰站出来,气势汹汹的和欢都落兰理论。

    大家都是小孩子,谁还能怕了谁?

    “你,小屁孩,你闭嘴!”

    “你才是小屁孩,本姑娘纯真可爱,温柔贤惠,怎么都比你这个小屁孩好!”

    “你也配这样说,羞不羞!”

    “因为本姑娘就是这样的人,羞什么羞?!才不和你一样,略略略~”一只手拉着嘴巴,做着鬼脸。

    虽然不知道对方付看不看得到,但还是要把自己的态度表达出来。

    “可恶,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从小就受尽宠爱的欢都落兰可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在南国境地内,她就是毒皇的女儿,是谁都要礼让三分的人物。

    娇纵任性的性子,也算是从小养出来的。

    当然,此刻遇到了秦兰之后,小魔女对小魔女,也算是碰到对手了。

    不提俩个小女孩的斗嘴,此刻,王权霸业和高杰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知道眼下这个局面,想要扭转回来最终也只能依靠他们两个。

    “人与妖之间的仇恨,由来已久,但我相信,既然有一个师出有名,那么错在何方,毒皇的心中应该有数。”

    淮竹率先出声,她不出声的话,高杰和王权霸业都不会开口的。

    这不是说他们两个不适合,而是在这个时候,他们俩个并不能作为先锋。

    一旦开口,便是泄气,那一股气势的泄露...对于接下来的战斗可不是什么好事。

    “呵,小姑娘既然知道人妖的仇恨无法化解,由来已久,就该知道,在这等仇恨之下,所谓的对错,根本就没有意义。”

    “师出无名也好,师出有名也罢,此刻,你们都会死在这里。”

    欢度擎天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淮竹也不过就是人类里的年轻少女,和欢度擎天这样的千载老妖没法比。

    “这...”意料之中的回答,但仍旧让淮竹感觉到了棘手。

    不由自主的,淮竹将目光投注到了高杰的身上。

    他...对于现在这个环境还能有什么办法挽救吗?

    “你对这漫天的毒气,怎么看?”

    王权霸业凭空站在高杰的身边,虽然平静,但的确是在询问:“有什么手段能够破得了吗?”

    “这件事不是应该我来问你吗,本来好好的,没想到最坏的结果还是出现了。”

    撇了一眼身边的这家伙,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千年毒气岂是说破就能破得了的?

    这般的随意的话,人家如何能够被称之为毒皇。

    “嗯,我反正是破不了,若是不行的话,估计我们都要死在这里。”王权霸业说的很轻松,但语调里却没有丝毫的担忧。

    很显然,他并不是毫无办法。

    只是想要在这里,看看高杰的手段罢了。

    “你手上的那把剑,还能撑多久。”虽然被腐蚀的很缓慢,但的确正在被腐蚀,逐渐的消散崩裂于无形中。

    虽然知道这把王权剑只不过是纺织品,但能够被王权霸业当做替代品的剑本身就是神兵利器。

    只可惜在这等毒气中,难以持久。

    “那你手里的剑,还能撑多久呢?”同样的话语也交还给了高杰,看着手中从剑尖开始也逐渐湮灭的剑身。

    高杰知道,是在之前静距离的接触那些毒气的时候,被过度侵染导致的后果。

    这把剑,三合一的飞剑,已经不即将走到尽头。

    “行了,试探也试探过了,我这边可不愿意出现任何的一点差错,还不把你的那些弟兄们全都喊出来吗?”

    在高杰背后的淮竹听到这句话有些愣神,这面具剑仙难道全都汇聚在了南国?

    可在这之前,她却从未听说过他们的踪迹的出现啊。

    还是说他们来此,也是因为...

    “若是等到毒雾将天地的灵气也都给替换掉,到时候,你想要让他们过来,可就难了。”转过身,高杰将手中的飞剑崩散开。

    重新化为三把小飞剑依次回到他的袖口内。

    “这剑,原来是三把剑汇聚成为一把吗?有趣,它的名字叫做什么。”

    王权霸业的关注点永远都不对劲,永远都能歪,而且歪到的地方是你根本想象不到的。

    “他们的话...此刻就算构建灵符,也来不及了。”

    “媒介与载体的话,你刚刚将人送来了,若是早一些尚且还可以,但现在,就算我画好了,灵气也会在那一刻完全被替换成毒雾。”

    “届时没了周遭灵气的帮助,符咒也无法将他们给传送过来。”

    “所以...”

    说着,转过头,那张笑着脸的面具此刻在高杰的眼中看着,是无比的可恶:“眼下,就我们两个,还得看你大发神威,拯救我们于水火了~”

    “你少来!”高杰语调升高,抬手一招,赤色的护罩再度浮现,将周遭给笼罩起来。

    也保持住灵气的逸散不会那么快被替换成毒雾。

    “休想在边缘划水,现在,立刻给我画符喊人!”

    “...”王权霸业有些傻眼。

    这是什么能力?

    他不是剑仙的吗?

    为什么连咒术都会?

    而且还是这种能够在万毒大阵里起效的咒术?

    “...”眼看着高杰一手指着天,同时对着王权霸业嫌弃的大喊着,和面具剑仙那恍若不动,实则有些呆滞的身形。

    东方淮竹在高落后三个身位的不远处,以袖口捂住嘴巴。

    娇躯微微颤抖,低低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