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二十九章:我今天上来就是要打最终boss!
    还在半空中的时候,高杰就捏动剑诀。

    剑指并在眼前,一抹剑光霎时浮现,化作半月的剑气直冲而下。

    赤色的剑光弥漫着锋锐的剑气,只在顷刻,就从这个满身冒着火焰的妖怪身上穿过。

    当剑气穿过,它还在挣扎的动作,痛苦的嘶吼也归于无形,生命的气息彻底消失。

    先是被灭妖神火烧灼的生不如死,再是被高杰一剑斩杀。

    即使是死,也算是相当有排面了。

    “碰!”

    落在地面上的妖尸溅起一地灰尘,高杰同样也缓缓御剑漂浮在半空中。

    剑指横在面前,没有丝毫想要放松的意思。

    因为在系统中,任务完成的提示并没有响起,那就证明这只妖怪,说不定还没死。

    不,或许说是这只妖怪死了,但寄宿在这只妖怪体内的那个东西,还没有死。

    缓缓燃烧的灭妖神火也逐渐消弭下去,代表着这只鸟妖的所有妖力。

    在灭妖神火的烧灼之下,全都被烧的一干二净,不剩下一滴。

    这,便是灭妖神火,纯质阳炎的可怕之处。

    只要沾染上,便是在以受到灼烧的妖魔的体内的妖力为引子,自行壮大燃烧。

    对于妖而言,这无疑是堪称必杀的存在。

    伴随着纯质阳炎的熄灭,那被烧灼的不成形态,只是一坨焦黑状的物体里,缓缓的浮现出一抹黑气。

    这缕黑气从焦黑的尸体里缓缓漂浮出来,聚拢在半空中,好似正在逐渐的成为一个形体。

    高杰不敢大意,很明显,寄宿在这只鸟妖体内的东西,终于要出现了。

    这弥漫的黑气,不同于妖力的存在。

    圈外生物,这到底...

    “这是什么?”淮竹虽然速度不如高杰,但也不会差了多少。

    同样从高空缓缓落下的她停留在高杰的身边,看着高杰严阵以待的模样,也不禁的将视线投注过去。

    那聚集在被纯质阳炎烧灼的妖尸的上空的黑气,以淮竹的目光来看,也无法分清楚到底是什么。

    但能够在纯质阳炎的烧灼之下活下来,无论如何,都不是好对付的对象。

    “淮竹姑娘,这是我的事情,你还是...”总不能告诉淮竹,这会是以后你最爱的人,一辈子里最痛恨的存在吧。

    圈外生物,虽然不知道这和团灭了王权霸业的面具组织的黑狐是不是同一个生物,但既然都是圈外生物,或许都有一些共同之处吧。

    这份诡异,倒是同出一源。

    “...好。”高杰不想说,淮竹也不会继续追问下去。

    身位略微退后一些,等同于算是将场面交给了高杰。

    而高杰也不等待,从御剑状态飞身脱离,白色的飞剑逐渐变小,没入到他的袖口中。

    同一时间,三把小飞剑层层叠加,相互聚拢,变成一把一尺二寸长的剑。

    高杰伸出手抓在手中。

    “淮竹姑娘,千万不要松开我交给你的剑,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就将那把剑,挡在你的面前。”

    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高杰双足站在大地上,一步一步,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嗯,你小心。”握紧了手中红檀木的剑鞘与赤红色的长剑,淮竹的心中有一些担忧。

    但明媚如春日的眸子里,一潭清水不动。

    纵使担忧,却也不会太过失色。

    虽然对方毫无动作,但是高杰仍旧不敢大意。

    他可是看过狐妖小红娘的,对于圈外的神秘,他知晓的不少。

    此刻直面,他需得万分的小心。

    逐步接近,逐步的靠近,空气里的气氛也越来越沉寂,凝重。

    高杰饱提灵力,只待有什么变化,就能够做出反应,挥动出长剑进行反击。

    当高杰靠近了有接近一米的范围之后,这团逐渐聚拢的黑气也在终于是做出了反应。

    聚拢的黑气化为无尽的气流,分成一段一段的,各自逸散在半空中。

    朝着四周无差别的扩散。

    “嗯?”时刻保持着警戒的高杰,等的就是这一瞬。

    白色的长剑上覆盖着强烈的金色灵力,另一只手同样取出一张符咒。

    催动符咒的同时,高杰的剑也开始逐渐绽放光亮。

    “轰隆隆!”青天白日之下,一道惊雷从天而降,赫然轰向了那聚拢的黑气。

    只可惜,察觉到雷霆的到来,彻底散开来的黑气逸散出无数的气流,导致这一道惊雷只落在地面上。

    轰炸的泥土翻飞。

    没有任何的建树。

    手中的符咒缓缓烧毁,这道天雷符,本来就是一次性用品。

    既然没有效果,那么也只能用手中的剑来对决。

    每一次挥剑,金色的剑光都能将那一抹黑气给斩落,每一次挥剑,都能带来剑气纵横的效果。

    乍看之下,就像是被黑气团团包围的高杰在奋力求生一样。

    但其实,他并没有什么落入下风的意思。

    看似是险象环生,实则完全是他占据主动。

    或许是察觉到高杰不好惹,使得黑气在弥漫的过程中,发觉了这里尚且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登时,围绕着高杰的黑气稀少了很多,绝大一部分都依附着地面,盘旋着空气,直冲东方淮竹而去。

    若是将淮竹看做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那可是大错特错了。

    本身就是东方灵族,神火世家的继承人,作为大小姐的淮竹,虽然战斗经验不多,但论修为,必定不会弱到哪里去。

    金色的灭妖神火再度浮现,虽然不似之前那样盛大的规模,但环绕着淮竹的周身,将她保护起来,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感应到灭妖神火那超绝的威力与同样身为至阳至刚的属性,赤红色的长剑在剑鞘中颤抖着剑身。

    剑光与纯质阳炎相互呼应,彼此之间成就彼此,赤红色的剑气环顾在淮竹的周身,将她彻底的保护起来。

    黑气纵使威力无敌,但在纯质阳炎与赤色剑气之下,在接近了淮竹的周身一米范围之内,就被彻底的消灭。

    根本无法进得了淮竹的周身半点儿的距离。

    “这把剑...”能够与纯质阳炎相互呼应的剑,这可就不一般了。

    就淮竹知道的东西里面,即使有,也不多,而且大多都是被神火世家保管着。

    淮竹虽然是大小姐,却也只能触摸,而无法将其带出神火世家。

    可纵使如此,那些能够与纯质阳炎相互呼应的,却也没有手中这柄剑,来的要更加强烈。

    “他到底是什么人。”察觉到这一点,淮竹对于高杰越发的好奇了。

    本身的修为就是一个谜,直到现在,淮竹仍旧没有看透他的上限究竟在上面地方。

    可有些时候,他看似修为高深。

    有些时候,却也会如同出入炼气境的修士一样在战斗中走神。

    这两种情况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真的令人很不可思议。

    现在,他又拥有这样的一柄剑。

    虽然不曾拔出来,但淮竹知道,这必定不会是什么凡品。

    这样的一个人,却在之前的一气道盟中,从未听过他的名字。

    璇玑城...

    “破!”同一时间,在高杰这一边,金色的灵力掺杂着一部分赤色的剑气,卷地而起,化作炽烈的风暴。

    卷动的狂风里带动着一抹赤焰,化作龙卷直冲天空。

    拉扯吸附的力量将逸散的黑气全都吸收进来,在每一次的转动中,风势上涨,火势增强。

    一层层的叠加中,黑气无力回天,也无法逃脱。

    渐渐的,被彻底剿灭。

    消散之前,依稀还能看到一只狐狸的脸,在最终彻底消失的那一刻,盯着舞剑的高杰与御笛在半空的淮竹看了一眼。

    只是这一眼的时间,随后,她便彻底消失了。

    这般强烈的剑气波动,也让在不远处的高空上,一直在寻找着什么的男子察觉到了动静。

    脚下飞剑转动,循着他感知到的那个方向,也就是高杰催动卷地狂风与烈焰的位置,疾驰而去。

    他的面容上,带着一个可笑的面具,白色打底。

    笑着的脸颊,甚至还有着两抹嫣红的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