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十九章:成年人的世界可是很残酷的
    兽性终究还是战胜了灵性。

    蛇口张开,再一次的腥红巨口迎面而来,直扑高杰的面容。

    这一次,高杰有了准备,所以没有选择躲避,反而是退后几步。

    让开了自己身前的位置以后,借助这只巨蛇发动攻击产生的狂风飘然落在它后方。

    只在顷刻,就飘飘忽忽的落在了远处。

    落地之后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

    高杰双手握剑,低沉的喝了一声挺剑直刺,目标不是蛇头,而是在蛇头的后方,七寸的位置。

    打蛇打七寸,虽然这只蛇已经是蛇妖了,但想来应该没有突破物种的弱点才对。

    附带着淡金色灵力的长剑在蛇身七寸上留下一道明显的伤痕。

    相较于之前留下的浅浅的白痕,这一次,总算是能对它造成伤害了。

    受到伤害与疼痛的激发,巨蛇兽性大发,彻底癫狂了起来。

    疯狂摇动的蛇头,擦着即伤,碰着即死。

    高杰根本不敢被他打中一下,但人在半空中,也失了能够辗转腾挪的本领。

    故此,毫无办法的他,只能兵行险招。

    那就是直接一脚,踏在蛇头上。

    借助这股力量,让他得以调整身体,落在一个他理想中的位置。

    蛇的眼睛虽然不好,但自己头上被踩了一脚,就算再怎么近视眼也知道对方究竟在什么地方了。

    蛇头凶猛的转过来,朝着身后猛然咬下。

    这一下,也的确咬到了一些东西。

    那是高杰来不及离开,导致自己的腰带下摆被蛇咬中,从而撕裂了衣物。

    生死危机从未有过现在这样的逼近,从未体验过这种感受。

    如果不能杀了对方,那么就是自己的死亡。

    高杰的眼睛都红了起来,搏命时刻,更是激发了他潜藏在心底里的求生意志。

    淡金色的灵力不计消耗的灌入到手中的长剑上,速度在这一刻也突破了极限。

    快,快到几乎让人看不见,独独留下一道道的幻影。

    长剑散发出迷蒙的光影,倒映出这一刻的生死时速。

    “杀!”全数的呼吸,在这一刻迸发出最后的呐喊。

    手中的长剑狠狠的刺入到这条巨大的水蛇的七寸位置所在。

    这一剑下去,端的是致命,几乎是整把剑的剑身都没入进去了一大半。

    甚至直接给这条蛇的身体来了一个穿透。

    弱点被刺穿,并且是如此的重创,濒临死亡的危机来到了巨蛇这一边,更是让它发了狂。

    双手握住长剑死死不曾松手的高杰,还红着眼睛想要把整把剑都给刺穿过去。

    但下一刻,横扫过来的蛇尾就直接打在了他的胸膛上,将他整个人都给扫飞了出去。

    胸骨的碎裂声不绝于耳,没有任何防御的直面这一次攻击,高杰只感觉到身体里无比的疼痛。

    还在半空中的他就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

    好似破烂一样“啪叽”一下落在地面上。

    鲜血洒落,染红了铺就着青草的地面。

    “应该刺进去以后,就走的...”当时没想到,现在受了重创才发现,还是战斗经验不足的锅。

    这条蛇几乎是必死无疑,而他只需要提前避开,避免被它最后的反噬给伤害到,自然就无伤了。

    但当时也红了眼睛的高杰,显然没想到这个。

    一步走错,落得了这样的结局。

    逐渐被血液侵染的红色视线中,最后能够看到的,是一把凌空落下的飞剑。

    不偏不倚,刚刚好插在了发狂的巨蛇的脑袋上。

    那高杰奋力一击也不过破开了蛇鳞的蛇头,在凌空插下的这柄飞剑的面前。

    如同白纸般,一触即溃。

    “得救了...”飞剑是人类修炼者才有的标志,这把剑的出现,也就代表着有人来了。

    自然,他也就不用死了...

    ————————————割————————————

    在无尽的黑暗中沉沉浮浮,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却始终无法抓到。

    眼前所见,全数都是黑暗,好似在深海里一样,压迫着自己的胸口,让自身无法喘息,无法得到弥补。

    越来越沉重,越来越难以呼吸。

    难受的感觉让他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一下子,天高海阔,那片黑漆漆的如同深海的重压,终于是远离了自身所在。

    “呼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刚刚差点儿就被憋死了,那种感觉可不好受。

    高杰双眼看着天空,红木横梁摆在眼前,身下的柔软也做不得假。

    显然,他已经不在那荒郊野岭,也不在那长远到走不完的旅途上。

    而是终究,被人救了。

    “醒了?”上上下下急剧起伏的胸膛骗不得人,坐在桌子前的中年男子将茶杯放下。

    一袭明黄色的长袍穿在身上,红色镶边,背后一个太极八卦图打底。

    束发的高冠上也同样存在着太极图。

    这怎么看都是一副道家打扮的家伙,想来身份应该不一般。

    “看来你的基础打的很牢靠,受到了这等巨创,居然只昏迷了一天就苏醒了过来,真不知道你的师傅是谁。”

    高杰没有回答,而他则是自顾自的在说,似乎是在夸赞高杰。

    “不过,对敌的手段太过浅薄,也太天真。”

    “无论是什么,临死前的反扑都是最为剧烈的,而这一点,你却没有发现。”

    “这里是哪。”

    耳边听着这个沉稳的中年老男人的声音絮絮叨叨,高杰翻了翻白眼,伸出手放在胸口上。

    感受着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还有哪怕轻微触及都剧痛的胸膛。

    他知道,想要直起身体做起来,怕还是一种奢望。

    “这里是璇玑城,一气道盟的分部所在,而我,是分部的盟主,李家的家主。李冧。”

    明明两者之间都没有见面,却还是能够继续这种隔空的对话,而且没有丝毫的隔阂感。

    真的是让人挺惊奇的。

    要知道他们之间,可是根本不认识。

    “蓝家的小子,多谢你的援手了,要不是你拖延时间,只怕那小子就要被那条蛇给吃干净了。”

    说着,捋着胡须的手也有些停顿,面容上也有些古怪。

    “不过下一次的话,你最好还是把它仰躺着放在地面上。”

    “要知道,我家小子过去救援的时候,蓝家小子,差点就保持那样的姿势,憋死在泥里了。”

    憋死在泥里还行。

    高杰翻了翻白眼,他很是想要吐槽,但身体上的疼痛感,让他打消了这种想法。

    毕竟那家伙被憋死,也是因为从他的背上掉下来的缘故。

    事后在面临那条蛇的时候,高杰也把那家伙的存在,给忘了。

    “那些出征,去攻打涂山的人,怎么样了。”高杰再度问道。

    “还行,逃出来不少人,也死了不少,虽然连涂山的地界都没有进去就遭逢这等大难。”

    “但,就算去了涂山,也不会比这好上很多,说到底,也是这群小子自以为是,擅自自己出征才得来的后果。”

    似乎想到了什么,李冧冷哼一声,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修了几年道,炼了几手符,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能够和涂山这等庞然大物战斗了?”

    “取死之道,真真是自己找死!”

    “原来他们是自己擅自行动的啊...”沉默了许久,高杰这才缓缓的憋出来一句话。

    “修道三年,天下无敌;初入江湖,寸步难行。”

    其实高杰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

    他总觉得,会出现这档子事情,纯属,就是你们这帮人的家教有问题。

    都是惯出来的。

    你要是给他们一顿成年人的毒打,他们至于抱着这样中二的幻想,跑去一波团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