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119章:对不起,会空间术法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PS:还有二章

    纵使重创,高杰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即使受伤,但也并不是除此以外就再也没有了战斗到可能。

    哪怕还有一线生机,也要争取。

    这个时候,高杰真的是无比的庆幸,他并没有将那把剑收敛回来。

    而现在,那把剑的远离,恰好就是高杰此刻生机的所在。

    “大家小心,困兽犹斗,小心他临死之前的反扑。”围杀时刻,也仍旧要保留一份警惕。

    天知道一个人绝望的时候会使用什么样的招数?

    纵使剑身染血,但赵家主等人也不敢大意。

    单论境界,高杰比起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都要高,这样的人,保不齐有什么杀手锏。

    众人不敢大意,都在进攻之中放下了三分心神在自己的身上,以避免高杰临死的最终一击将他们自己也带走。

    高杰捂住胸口,潺潺的鲜血没有丝毫停止流动的意思。

    久战之下,更是受创。

    左手掐动手指,捏出剑诀在面前,一开口,便是血腥气味扑鼻。

    残留在齿缝间的鲜血顺着嘴角流淌,染红了放在胸前的护腕。

    “走!”

    剑诀启动,高杰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早已循着赤铜炼金剑所在的位置传送了过去。

    这也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收回的赤铜炼金剑,在这等情况下,高杰最后的求生手段。

    幸好东方老家主在这里。

    幸好淮竹的父亲在这里。

    不然的话,要保护淮竹,高杰只能选择付出沉重的代价,一路杀出去。

    “怎么人又消失不见了?”眼睁睁的在眼皮子底下瞬间搞不见人影,赵家主的心态当场炸裂。

    劈斩下的剑光也没能在最后赶得上,徒然在地面切割出一道剑痕来。

    “他之前飞出去的那把剑!”钱家主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的确是之前高杰突然出现在他们背后偷袭他们的时候,出现的一模一样的场景。

    现在再一次发生,只有这一种可能。

    “什么?他没把那把剑收回来?”赵家主惊愕出声。

    这算什么?

    难不成这也在他的算计之中吗?

    但是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知道他会身受重创?

    从而埋伏下这等后手?

    “啊~果然废物们,就是一群废物们啊~”只剩下一只手的李乐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吊着的眼角里的不屑于鄙视,几乎满溢出来。

    “难怪会被人杀了自己的儿子,继承人,千里迢迢的带着这么多人来复仇~”

    “原来是这样的情况吗~”单足一踏,直冲天空,高飞的身形急速闪烁,于一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只余下一抹黑点在云层中消散。

    “你干嘛拦着我?”孙家主不满的看着一旁拦着他的陈家主。

    若非是这家伙拦着他,他早就一拳打在李乐那张可憎的脸上了。

    “我不拦着你,你难不成还想要杀了他不成?别忘了他是谁,你是谁,我们又是以什么样的名义站在这里。”

    抓住孙家主的手腕的手松开,陈家主眯着眼睛,将视线转移到了另一侧毫无动静的涂山身上:“还有外人看着,你难不成真的也想在道盟混不下去吗?”

    “...哼,算你有理。”孙家主哑然,但面子上还是放不下,只能冷哼一声背身离开。

    “陈家主做的没错,我们之前都看错了这小子,能有如此城府,手段也狠辣非常,这样的人,最好不要和他为敌。”一想到之前种种举动,赵家主就觉得不寒而栗。

    在璇玑城的时候对李乐那样逼迫的他们,根本没想到李乐会有这等本事。

    这样的城府,让他们也不寒而栗。

    “先回道盟,再用一次追踪术,我就不信天下之大,他还能跑到哪里去。”深吸一口气,即使高杰暂时逃脱也没什么。

    等到后续再次发现他的踪迹,他还是死。

    “也好,诸位,我们暂歇吧。”

    “好。”

    道盟众人的离开,代表着这一次战斗的停歇。

    也象征着这一次战斗的结束。

    可一切全都映照在涂山的眼中。

    尤其是三姐妹的眼里,更是将一切都给看的分明。

    “雅雅,你在涂山待着。”眼眸转动了几番,涂山红红这才叮嘱着说道:“容容,做好防护工作。”

    “姐姐你要去寻找高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涂山雅雅站在涂山红红的身边。

    聪慧如她,如何不知道涂山红红的打算。

    “他毕竟算是解了涂山一次危机,于情于理我都不能放任他的生死不管。”涂山红红说这句话的时候,瞳孔紧缩。

    似是借由此回想到了昔日里,她那些不愿意去回想的往事。

    “姐姐,我也想去,看看那个臭道士到底死没死。”涂山雅雅从城墙上跳下来,站在涂山红红的面前说道。

    “再怎么说,他那样对待本姑娘,本姑娘没变得强大找他算账之前,就...就勉强救他一命,让他欠我个人情就好了。”

    “不行,你得待在涂山。”涂山红红拒绝的回答就连想都不用想,随后径直转身走向城楼处。

    出得涂山大门?

    仔细算算,涂山红红似乎小时候经历了被道人抓住的事情,并且被人释放逃脱了以后,就很久没出过涂山了。

    “可是姐姐!”

    “没有可是,你还应付不了那么危险的场面,你出去,没有任何作用。”

    ——————割——————

    狼狈的摔倒在地面上,只是刚一接触到地面,就将满腔的鲜血洒落在草木枯叶中。

    本该是明黄色的道盟制服,却在这一刻几乎被高杰的鲜血完全染成红色。

    冲天刺鼻的血腥味道弥漫在森林中,吸引着众多肉食动物们。

    虎视眈眈的眼神。

    那些潜藏在暗处的,更是稳到了品质极高的修仙者的灵血的味道。

    这等血的味道,让它们迷醉的同时,也将目光同时投注过来。

    “哇...”再次吐出一口鲜血,高杰面色苍白。

    眼前阵阵发黑的场景快要天旋地转,几乎完全黑暗。

    盘膝坐在赤铜炼金剑的旁边。

    没想到飞出去的赤铜炼金剑居然会插在树干上。

    不过也好,只要距离够远就行。

    长虹剑诀与火舞旋风心法对于高杰目前的情况,并没有任何能够有所帮助的地方。

    所以他现在运转的,是他修习的道家道藏,也是他持之以根本的存在。

    文始经。

    皱着眉头,周身闪烁着微弱的红芒,地面上的鲜血蒸发的速度较之寻常要更加的快速。

    消除血腥的传播,是高杰的最需要做的事情。

    其次,就是要将胸口的这无法愈合的伤口上的毒素给解除掉。

    但道盟的底蕴,超出高杰的想象。

    身为璇玑城城主的李乐,究竟在用了什么样的毒,高杰一点都不清楚。

    但也正因为是这道无法愈合的伤口,在持续流血的情况下,才让高杰越来越虚弱,甚至不得不提前离开。

    可此时的高杰,静不下心来。

    李乐...

    李乐...

    究竟是为什么,你会在我的背后,对我刺出那一剑?

    你究竟在这近乎两年的时间里,经历了什么?

    还是说你对我竟然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