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114章:若是仇恨能可放下,如何会有不甘之人。
    同行的田家主以一种极为诡异的眼神看着赵家主。

    他是真的没想到赵家主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虽说他儿子没了,这句话说的就像是一个屁话,但不得不说,他这种场面话说的很是给了他们一个立足的理由。

    那就是杀人偿命。

    但是谁都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是没想到赵家主居然能够不要脸到了这种地步。

    看来没了儿子以后,他想要斩杀高杰的心思无比强烈。

    这心里,都被满溢的仇恨灌注了啊。

    “你能说点,人说的话?”

    高杰冷哼一声,没有再去看这个在他眼中的挑梁小丑,而是将目光放在了东方家主的身上:“我这样的回答,您满意?”

    “淮竹在哪。”东方家主没有回答高杰的问题,反而是面无表情的询问另一个问题。

    而这一声询问,已经足以代表什么了。

    纵使高杰的回答在口,但东方家主,却以行动证明了他的态度。

    他选择视而不见。

    “淮竹不在涂山,我将她藏在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这件事不能连累涂山,高杰深知这群家伙的残忍程度。

    这事若是和涂山扯上关系,单凭一个结界,保护不了涂山。

    哪怕是傲来国,要来支援的话也是需要时间。

    这一段时间里,足以涂山上下死伤无数。

    “既如此,那你就随我回道盟一趟。”东方家主抬起手,苍老的手臂上一团金色的火焰静静燃烧。

    “老夫承诺,倘若你是无辜的,谁也伤害不了你,淮竹也依然会许诺与你,一切都不变。”

    “那若是真的呢?”高杰反问道:“东方老家主或可信任,但他们呢?”

    赵家主等人冷笑了几番,没有发表意见。

    东方家主没有回答,只是手掌心那一团金色的火焰燃烧的程度更加剧烈。

    就连火势都上涨了数分。

    “不用了,人是我杀的。”高杰挺直了胸膛,因为这本就是事实。

    “他们在东方家山脚下对我出手,想要围杀我。技不如人,被我反杀。”

    东方老家主仍旧没有回话,定定的看着高杰,维持着之前的姿势不动。

    是道盟的一员又能怎么样?

    高杰在出来的时候,早就换上了一身道盟的制服,可那又如何?

    你并没有脱离道盟,你甚至还穿着道盟的衣服,那又能如何?

    在场诸位,谁认你是道盟弟子?

    谁不认为你是道盟叛徒?

    为什么?

    只因为你没钱!

    只因为你没权!

    只因为你没势!

    一身实力通天彻地,那又如何?

    在他们的眼中,高杰不过是一介道盟散修。

    你还能打穿整个道盟不成?

    无言中,高杰穿着的这一身道盟制服,反而是让他看起来更像是道盟叛徒了。

    “那就不要废话了。”揭开布条,名剑入手,高杰横剑在面前。

    东方老家主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不要什么事情都扯着道盟。报仇,便是报仇,私人的帐,私人了结。”

    “想杀...”名剑高抬,剑尖上一抹赤色的光球浮现,正是新近得到的九阳天诀第一招,初阳燎空。

    “就来!”

    只是没想到初次动用这一招,要面对的便是同为道盟之人。

    世事难料啊。

    “我早就等不及了!”赵家主一马当先,快速的从东方老家主的身边略过,高举着的长剑当头斩下。

    剑身上逸散出来的绿色光彩晃瞎人的眼睛,让人瞧不清眼前的事物。

    赤色火球脱离名剑剑身,直接了当的撞击在了冲过来的赵家家主的身上。

    只是这一招,就将赵家主那还保持着兴奋与仇恨的面容给定格,直接将他从天上打下去。

    一招得手,高杰得理不饶人,飞身而下追踪赵家主而去。

    既然动手了,那便是敌人。

    对于敌人,高杰从来就没有什么留手的打算。

    杀!

    好不容易在地面上稳定住了自己的身体,赵家主压抑不住体内躁动的伤势,不由自主的喷出一口鲜血。

    但转而在他的眼中,那自天而降的金色长剑,就距离他的眼前越来越近。

    直至,险些接触到他的头顶。

    “高杰住手!”来自背后涂山的大喊声,让名剑最终停留在了赵家主额头的分毫之间。

    只差一步,剑尖就要刺破他的皮肤,直贯入脑门。

    “不要那样做,现在还有机会,我...”将所有的事情从头听到尾,淮竹早就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从涂山里冲了出来。

    站在结界之后的她,将一切都映入了眼中。

    “原来这就是你说那句话的原因,原来这才是你...”眼眸泛起血丝,依旧不曾落下泪来。

    淮竹不是那种脆弱的人,可事到如今,高杰究竟做了什么,道盟又是如何对待他的,一切,都被她看在眼里。

    反击自卫有错吗?

    没有。

    道盟报仇有错吗?

    没有。

    真正有过错的,是彼此之间的身份。

    是在之前料想过的遥远。

    却没想到,遥远到了这种地步。

    “淮竹...”直到淮竹出现的刹那,东方老家主才散去了掌心里的火焰,叹息一声说道。

    “没用的,这件事道盟不会轻放,他也决不能束手就擒。”

    因为束手就擒,就等于死。

    “放弃吧,淮竹。”

    短短的五个字,却好似抽空了淮竹的全部气力。

    让她止不住退后几步,险些站不住身体,眼眸里的悲切完全展露。

    “父亲...我...”自家父亲的选择,不是已经很明了了吗?

    一方面是自己的家人,一方面是自己的爱人,抉择一瞬,想要从中间找到一条完美的道路,那几乎是不存在。

    何为绝路,何为决路,这一刻淮竹算是体会到了。

    ——————割———————

    与此同时,本该是早早就位的李乐与蓝颜,却落后了队伍一大截,远远的吊在了最后面。

    导致他们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进入到涂山的地界。

    “李兄,为何你现在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蓝颜很是好奇。

    之前明明着急的不行,恨不得瞬间飞过去,怎么现在,李乐反倒是平静下来了?

    “蓝弟啊,因为我突然觉得,有些事情既然发生,那就是一定有某种道理的。”李乐的脸上露出笑容:“比如现在的这件事,你不觉得诡异吗?”

    “诡异?高兄本就不是那种人,这件事的背后我们...”蓝颜的话还未曾说完,就被李乐挥手打断。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李乐说完,一只手搭在了蓝颜的肩膀上:“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哪怕是错的,也是对的。”

    “嗯?你这句话是指...”蓝颜的疑问还未曾说完,瞬间,李乐那笑着的面容极尽扭曲起来。

    在一瞬间变得面目全非。

    “蓝弟快走!”竭尽全力的将手掌拿下,脱离蓝颜的肩膀,李乐狼狈的后退几步捂住自己的脸说道。

    “快...逃...”

    “李兄?李兄?”蓝家自古以来最是得到传承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本身继承人那绝佳的感知天赋,对于异种能量的感知绝非常人。

    这也是在当年首次察觉到森林不同寻常的原因所在。

    同样的,比起那时候的蓝颜,现在的他更强。

    饶是如此,也从李乐的身上感知到了无比幽深黑暗的能量。

    夺人心魄。

    迷人心智。

    “想走?我可要你们俩,来帮我推最后一把...”扭曲的神色逐渐归于平静,但蓝颜可不相信,此刻的李乐,会是他认识里的那个李乐。

    “你是谁,霸占李兄的身躯,你...”

    “我是谁?”扭曲盘结的黑气逐渐汇聚在一起,在李乐的背后形成一只巨大的狐狸尾巴,通体黝黑。

    “我就是你啊~蓝家小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