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九十九章:你家儿子,莫非有大帝之姿?
    涂山其实距离璇玑城,是最近的。

    因为璇玑城在道盟七城之中,本就是位列于前段,寻常时候都是拿来做防守妖族的进攻做准备。

    沐天城中有一个道盟顶级世家李家,但在璇玑城中同样也有李家。

    纵使沐天城为主城,但璇玑城因为特殊的原因。

    城主在地位上,其实是不虚沐天城的。

    这一日,高杰再度来到了璇玑城,不过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根本没有想要停留的意思,反而是从璇玑城的天上直接飞过。

    但他虽然飞过去了,可淮竹却敏锐的察觉到,高杰在那一瞬间里,气息的变化。

    急促,甚至带着一丝紧张。

    由此,以淮竹的聪慧,自然不难猜测出来,这里是什么地方。

    “故地重游,你不下去看看吗?”狂风被护身气罩挡在外面,所以声音并未被吹散,很准确的传达到了高杰的耳朵里。

    而高杰是怎么回答的?

    他选择摇了摇头,速度更是快了三分。

    “算了吧,璇玑城本就容不下我,我离开以后,他们只怕会高兴的很,就算我只是路过,只要我出现在那里,他们就一定不得安宁。”

    即使是曾经待过的李家也是一样,当一个人的威望高到足以压灭所有的道盟世家的时候,这份威望带来的,就不会是收益。

    而是罪过。

    “李乐那家伙,可是好不容易登上了家主的位置,同时也成为了城主,为了他好,最好还是不要见面。”

    本来他们是很要好的朋友,可一旦双方的身份发生了改变,同样的在肩膀上都承担了责任以后,就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容得下高杰的,是李家大少爷。

    容不下高杰的,是李家家主,与璇玑城城主。

    前者仅仅只是代表自己,代表李家。

    而后者代表的,就是整个璇玑城上下所有的世家大族。

    终究是身份错了位,彼此回不了头。

    “你们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淮竹将目光投注到下方,那依稀只有一个黑点的璇玑城。

    这里是高杰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但最终,还是恩断义绝,逼得高杰远走他乡。

    到底是道盟变了味道,还是说高杰真的不讨人喜欢?

    “是啊,我们不能相见。”

    说着,高杰握住淮竹的手紧了紧,继续说道:“等会儿就要到达妖族的地界了,我们也会很快进入到涂山监管的地方,不过...”

    “你在璇玑城那么出名,全都是斩妖除魔为你赢来的名声,在璇玑城里,被称为英雄,可一旦到了妖界,到了涂山这块地方,你就是它们的大仇人。”

    这并不是什么很难理解的事情,淮竹更是清楚的很:“这是你想要告诉我的,对不对?”

    “所以我们等会进去的时候,我想要变个身。”用geiba蛋变身的话,应该可以混进妖界的底盘上。

    高杰这张脸,就算是一年没出现了,只怕那些家伙,都忘不了他。

    “你觉得,是你惹得它们讨厌一些,还是我让它们想要除之而后快?”淮竹指尖燃起一抹火焰,这道光,是纯质阳炎,是传闻中妖类的克星。

    火苗摇曳着,在高杰与淮竹之间晃动。

    “虽然是灭妖神火,但你可没灭过妖,而死在我手上的妖,不知道有多少了。”

    或许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涂山的狐妖,基本都不怎么搞事。

    即使是高杰那段时间在疯狂的斩妖除魔,杀尽妖邪,但对于涂山的狐妖,始终没有下手。

    那毕竟是一群主管姻缘,红线仙的狐妖,一般没什么情况的话,是不会对人类下什么狠手的。

    而且这么多年以来,从来都是道盟隔三差五就跑到涂山的地界去找涂山的麻烦,但涂山可从来没有主动出击过哪怕一次。

    或许道盟这帮人在涂山面前这么跳的原因,就是察觉了涂山是个没什么进攻欲望这一点。

    所以疯狂搞事,完全不怕自己被打死。

    当然了,这一点也和涂山本身的战力并不强的缘故。

    若非涂山的背后站着的是傲来国,涂山想要在昔日弱小的时候缓过劲来,只怕也不容易。

    虽然涂山的狐妖不残暴,也不怎么杀人,但她们一个个可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自古以来,狐妖出身的就没有丑的。

    也是因为如此,道盟才会因此不遗余力的进攻。

    “如果那样不行的话,我将灭妖神火展开,让他们知道,灭妖神火的出现,也许它们就不会...”淮竹的话还没讲完,高杰无奈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淮竹你...算了,我不变身了。就这样走进去就好了。”涂山里的妖类千奇百怪,但真正主事的人,还是狐妖。

    高杰并没有对狐妖下过手,即使在涂山中被其他妖类认出来,在涂山这块狐妖管的地方,想来他们也不敢放肆。

    “其实没必要遮掩,没什么好怕的。”为何要害怕?或者说为何要去察觉那些?

    淮竹很清楚,现在高杰和道盟的关系十分危险,除却王权霸业那一帮人,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他。

    甚至都在厌恶他。

    如此情况下,想要在道盟中成就一番事业,真的太难了。

    功成名就,并非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即使成功了,高杰在道盟中,仍旧举步维艰。

    即是如此,妖界这边,就是不得不去考虑的一条路。

    倘若你遮掩逃避,那么就永远都不能化干戈为玉帛。

    其他妖类的心思不重要,但涂山狐妖,她们或许是能够破局的关键。

    “我们去看苦情巨树,仅此而已,就算是其他的妖类要来找麻烦,我也不怕。”高杰就从来没怕过什么,即使是现在下去找那些家伙再拼一场,他也毫不畏惧。

    当年用长虹剑砍了一次。

    这次大不了用名剑再砍一次。

    很快,两人就越过了山峦重重,来到了开阔的草原之上。

    道盟与妖界相互隔阂的屏障,已经被高杰越过去了。

    现在这里,就是妖族的地界,也是涂山罩着的地方。

    而这么一来,高杰就看到了一场好戏的上演。

    涂山高城之外,御剑悬浮在空中的人们聚拢在一起,将涂山的大门给封锁住。

    一层薄薄的金光护罩将涂山罩住,让道盟中人无法突破得以进入到涂山内。

    “你们这些狐妖,就知道一天到晚缩在这个乌龟壳里面,怎么,不敢出来了?”一位年轻的道盟弟子手持长剑站在大门下,面容上满是自得神色。

    大概是觉得自己现在压的涂山众妖不敢出门,很是威风?

    当然了,前提是得忽略那些同样在天空上站着的人。

    “看来涂山遇到麻烦了。”俩人隐藏在云层中,淮竹看着下方的战局,没想到一来居然会看到这种事情。

    “那个人,我认得,他曾经拜访过东方家,似乎是想要为他的儿子求得一份姻缘,只可惜那时候我...”

    “求姻缘?”

    高杰的语调微微升高:“淮竹你说真的?那家伙是为他的儿子,求姻缘?”

    而且对象还是你?!

    “我那时候还小,父亲就...就没有答应...”脸上泛出红晕,淮竹撇过头去,实在是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那我倒还真是得去看看,他的儿子得是什么样的龙凤之姿。”

    “莫不是得有成大帝的资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