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九十八章:不愧是玩火的,煽风点火很会玩嘛
    “我...可以去吗?”淮竹抬起头,那映入高杰眼中的,是充斥着迷茫的眼神,是对于自身的不确定。

    这是长期以来,被困在牢笼中的人才有的眼神。

    人生来自由,天下之大,本就可去。

    却因为身份与阶级,从而导致有了这样那样的限制。

    “天下之大,哪里都可以去,淮竹。”抓住淮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感受着这一份属于淮竹的迷茫,高杰继续说道。

    “苦情巨树可以,东海傲来国也可以,你其实并不需要对自己产生怀疑,淮竹。”

    “不,我只是没去过那些地方,甚至...从来就没想过我会去罢了。”

    淮竹顿了顿,手掌心里捧着的,是高杰的半边脸儿,双方彼此的距离接近到了极限。

    是那种只要在描写下去这本书就会有很大可能被404的那种极限。

    “为何从来不曾想过?只是因为,你并不曾见过罢了,苦情巨树会满足你的幻想。那些,你不曾见过的景色,所以...”

    名剑化作光点消散,重新回到了高杰的体内。

    抓住淮竹的手直冲天际。

    想要出门,那就出门,根本不需要后续的话题。

    虽然这么一走,对于东方家而言会掀起巨大的浪潮。

    这么一走的话,东方家大小姐莫名失踪,只怕会在道盟中掀起一阵阵的风浪。

    反正这件事最大的可能性,还是把锅丢在高杰的头上。

    而就在高杰拉着和淮竹高飞冲天,只剩下一抹黑点的时候,下一秒,数之不尽的人们破开竹林。

    斩断云浪,撕裂竹林,本该如同画境般的景色,却好似被人用墨水泼了个满怀一样。

    变得污秽不堪。

    彻底的被摧毁。

    “他们人呢!”中年男子从天而降,面色中带着仇恨与深入骨髓的杀意。

    任谁在来到了东方家,认领了自己的儿子的尸体以后,脸色都不会太好。

    尤其是那个杀子仇人就在眼前的时候。

    他恨不得吞其血肉。

    自小培养一位道盟世家里合格的继承人,需要付出的时间和努力岂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被寄予厚望的直系子弟本就是家族中的希望

    结果这个希望之花还没有绽放,就率先被人给半道弄死了?

    这怎么能不让他觉得愤怒。

    怎么能不让他几近癫狂?

    “赵家主,或许是他接到了消息,提前离开了罢了。”说这句话的是另一处仍旧站在飞剑上的男子,只不过他的年岁并不算年长。

    比起赵家主那充分显老的面容而言,他则是年轻了很多。

    “不过,他居然胆敢在临走之前,拐走东方家的大小姐,真真是胆大妄为。”

    “胡家家主说的没错,此人胆大妄为,不仅弑杀道盟青年才俊,更是拐走东方家嫡系大小姐东方淮竹,也就是我的师妹。”

    “如此肆意乱杀,心性狠毒之人,该是在道盟中,全面通缉他才对。”金人凤从另一侧走了出来。

    这块从来都是淮竹和高杰之间约会的地方,如今已经被彻底的践踏,成为了一地废墟。

    金人凤只觉得心中畅快的感觉,爽的他都要原地飞升了。

    “金人凤虽然说的有道理,但这件事,还是得向东方家主禀报,并且也得向道盟中,执掌话语权的那几位长老们请示。”

    “否则的话,擅自针对道盟中一位元神归一境界的强者,即使是我们,也得掂量掂量。”摸索着自己的山羊胡须,钱家家主很是冷静的在分析着这一切。

    “你少来!这死的人里没你家的种,你在这给我装什么冷静?!做什么心平气和?!”

    赵家主反手就是一个怒喷释放在了钱家主的脸上:“看热闹就别说话,给我闭嘴!”

    钱家家主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但也是的确是闭上了嘴巴。

    无他,因为他是真的来看热闹的。

    “此事禀报是要禀报,但也不需要去太多人,这样吧,各家分出一部分人去牧天城禀报消息,剩下的人,给我追击这个叫做高杰的!”

    另一处,同样了死了自家崽种的人,田家的家主站出来,显露出了和赵家主一般无二,同样盛怒的火气。

    “我非要把他的骨头一节一节的打断,才能削弱我的心头只恨!”

    “诶,人家可是元神归一境界,道盟中鲜有的高手,更是和王权家的少主关系匪浅,我看呐,这件事也就这么算了吧。”

    算是不可能算的,金人凤说这些话,无异于是在火上浇油。

    钱家主是来看热闹的。

    但金人凤,他是看热闹还不嫌事大的。

    “可笑,元神归一境界又能如何?道盟中难道还少了?”冷笑数声,胡家主指尖一抹红光射入天空,直朝着高杰离开的云层方向追击了过去。

    “就算是王权家,真当王权家还是以前那个王权家?”

    “王权家,可是得有接近两百年,没有人发挥得了它的力量!”

    “说的没错,就算是王权家,也不过是日薄西山的落幕世家,凭他们也想要保下弑杀了十二家道盟世家继承人的凶手?”

    “那也要王权家看看,是不是我们给的压力,他也承受得住!”赵家主环顾四周,这次也就是他们几位离得近,所以来的速度很快。

    还有一些暂且没收到消息的,亦或者收到消息还在路上的,都是可以争取的对象。

    这些可都是潜在的盟友啊。

    到时候十二家联手,同仇敌忾,就算是王权家又有何惧?

    本就处在下坡路的王权家,难道真的会因为一个外人而选择和道盟十二家联手的同盟,走到对立面,彻底撕破脸皮?

    “几位家主,说的很有理,金人凤也觉得,几位家主所思所想,很正确。”拱手抱拳,金人凤继续说道。

    “杀人偿命,这更何况杀的还是同修道盟弟子,这自古以来,同室操戈,自相残杀,可都是大忌啊!”

    金人凤越是诉说,几位家主的脸色就越是阴沉。

    那阴云遍布的脸色,几乎处于爆发的边缘。

    除却唯一保持着理智的...田家主。

    因为自家的娃没死在这里,田家主就是过来凑个数看看热闹的,这帮人的痛苦,他可感受不到。

    他也没打算掺和进去。

    可即使如此,他也看出来了金人凤在煽风点火。

    这家伙是不是觉得这件事闹的还不够,最好闹的道盟七城的人全部知道才好?

    然后牧天城就成为了这次七城里,被疯狂嘲讽的对象?

    这些年来自其他六城对于牧天城的恶意差评,难道还少了?

    要是这档子事情被爆出去...

    这阴阳怪气的话语,这火上浇油的语气,好像死的人都是金人凤的玛一样。

    这才让他义愤填膺,恨不得站出来,多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找到位置了,在他的速度很快,在云层里拐弯的角度很刁钻,快些追上去,不然我的追踪术就要追不上他了!”

    胡家主惊呼一声,急忙翻身跳上了飞剑上,“咻”的一声飞向天空。

    “胡家主慢些!等等我们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