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九十二章:话要说的理直气壮,哪怕是在外面有了人
    “有想要去的地方吗?”牵着淮竹的手来到了后院,秦兰早就遣散了周围的下仆,而她自己也悄悄的躲藏了起来,在暗地里偷偷的观察着一切。

    自家姐姐总算是有人敢要了!

    这么有意思的事情,秦兰怎么可能放过一睹为快的可能?

    “东方家只有这么大的地方,我能够活动的范围,就只有这么点,想要去,又能去哪。”

    淮竹低垂下的头扬起,她并非是那种会受到感动就会流泪的人,而是会将一切都情绪都收敛进心中的人。

    所以,纵使感动,纵使情满心中,她也仍旧平静。

    只是那和高杰五指紧扣的手的颤抖,却隐晦的表达了她现在的心情。

    “东方家虽然只有这么大一点地方,但东方淮竹却绝不仅限于一地,你想要去的地方,南国,西西域,天下之大,都可以去。”

    说着,高杰抬起手,两个人握住的手放在面前,直面而又不曾逃避。

    和昔日的高杰比起来,现在的他,直接了很多。

    直接的淮竹都有些不适应了。

    “璇玑城七年道盟修炼之旅,璇玑城人人皆知的除妖道士。”看得出来,淮竹并非是没有下了一番功夫去寻找高杰的消息。

    这些东西,对于璇玑城地处的位置而言,很是偏远。

    如果不是刻意去打听,是绝对不会知道这些。

    高杰其实在道盟中颇有名气。

    但这些名气,也仅限于璇玑城那块地方。

    “你知道啊,那会儿的我,就像是个工具人一样,成天只知道斩妖除魔,每天脑海里想的,就是这些东西。”

    那会儿的日子虽然单调,但是沉浸在斩妖除魔,强化自身的感觉中,其实还是挺充实的。

    后来嘛...

    “后来就是,璇玑城容不下你了,所以你才接了一个根本就没有人会去接手的任务,然后,远远离开璇玑城。”

    淮竹接着高杰的话继续说下去,这个没人会去接取的任务,就是去护送东方淮竹还有东方秦兰回到神火世家的任务。

    高杰接受了这个任务。

    而后来发生的事情,他们彼此,也就全都知道了。

    “你有没有想过,会因为接受了这个任务,从而陷落到里面,出不来呢?”这是淮竹想要问的问题,也是淮竹放在心底里,本来就打算再次见面之后的询问。

    只不过,站在自家的别院中,始终有一份不一般的感觉。

    “这种事,其实吧...我那会去准备迎接你们的时候,半路上还遇到了一个鸟妖,就是被你烧死的那个。”

    高杰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下巴,语气有些涩然:“你知道的,我半路上看到这种妖怪,做任务的本能驱使我的身体下意识的动了起来,所以...”

    “你就追着它打?”淮竹笑出声来,什么叫做做任务的本能,这种本能都有?

    只是你这家伙,见猎心喜罢了吧。

    “难怪那个鸟妖,也不肯放过你,你还真是...”

    “不过那是以前,以后我是肯定没这种打算的。”高杰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随即正色保证道。

    “自那以后,我肯定不会瞎来了。”

    “我保证。”

    “这些天,你去哪里了?居然会惹得那家伙,脱下面具,恢复成原本的身份来我这里等你。”王权霸业来的时候,淮竹还很是有些不好意思。

    这就像是自己小小的朋友圈上门来找她玩,却偏偏自家老爸在家一样。

    那种感觉很是有一些羞耻,不过后来王权霸业说出来意之后,心中满怀着高杰的念头的淮竹,自然没有去想那些羞耻的情感的时间。

    “我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啊...要怎么说呢~”高杰单手展开,冰蓝色的连鞘长剑出现在手掌心中。

    虽然是连鞘的蓝色长剑,但那一颗镶嵌在剑身上的绿色宝石,充斥着生机。

    即使没有出鞘,仍旧能够感受到冰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把冰魄剑,是和我的长虹剑来自同一个地方,这次,我就是去将这把剑取来。”高杰说的理直气壮,完全忽视了这把剑其实是他做任务得来的。

    “我想要将它送给你,长虹剑与冰魄剑,本身就是一对儿。”

    “你...该不会不知道我出生自东方家,天生具有灭妖神火纯质阳炎,其实我...是火灵力。”淮竹伸出手,素手抚摸在这把冰魄剑上。

    指尖触及一丝,被层层冰封在剑身下的生机,她能够感受到。

    “冰魄剑,是冰系武器。”

    嘎!

    高杰整个人都灰白了,一下子失去了全部的颜色。

    他怎么忘了这件事?!

    淮竹天生具有灵火,还是灭妖神火,他怎么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甚至还拿出了冰魄剑这种截然相反的属性送给她?

    “啪”

    淮竹松开了抓住高杰的手,转而抬起。

    接触高杰那仍旧还留存着些微伤痕的手,淮竹就从高杰的手上,将冰魄剑给接了过去。

    这也拉回了高杰被打击的有些恍惚的心神。

    “不过,这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淮竹没有拒绝的意思,一开始说的那些话,也只是诧异。

    “你说这把冰魄剑,和你的长虹剑,是一对。”

    “除了我,你还想要把这把剑送给谁呢?”

    “没没没!我谁都不想送!我...”下意识的反驳的话语,一下子又触及到了雷区,高杰一把捂住嘴巴,眼里透露出懊恼的神色。

    不过淮竹和高杰相处的日子长了,早就知道这家伙其实是个嘴笨的不得了的人。

    有些话,虽然出自他的口,却并非是他想要说的意思。

    她不会生气。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诉你。”淮竹并未生气,高杰紧张的心也放了下去。

    虽然那个问题的答案,淮竹并未直接给予,但是接过了冰魄剑之后,她并未拒绝。

    这难道不就是淮竹的默许吗?

    答案与否,也许在接过冰魄剑的那一刻,淮竹就已经告诉他了。

    这本就不需要彻底挑明,就能够明白的事情。

    “什么事?”将冰魄剑抓在手里,放在怀中,淮竹扬起头,转而继续说道。

    “我有了一个女儿。”高杰平淡的话语说的理所当然,然而这句话落在淮竹的心里,却是一个晴天霹雳。

    当然了,还有在一旁偷听的秦兰。

    惊吓的没站稳,一下子从椅子上跌倒下来,坐在了地板上。

    “哦,她的母亲被人杀害了,我把她救了出来,她无家可归,所以我就照顾了她一段时间。然后她就喊我爹,怎么样都不改口。”

    很快的,高杰就又理所当然的把后来的话给说完了。

    直到他说完了,淮竹那一颗提起来的心才缓缓放了下去。

    “你下次说话,能不能一次性说完。”淮竹松了一口气,看着高杰那完全没什么意外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

    “那个孩子,叫做什么?”

    “她叫小舞,我来的时候,将她托付给她的小姨了,应该...”高杰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不会哭吧?”

    这事儿,高杰自己都不知道。

    因为他把千寻疾抡进了火舞旋风然引爆了以后,他就直接走了。

    后续发生了神秘事情,他一概不知。

    不过有蓝银皇在,小舞应该不会大吵大闹。

    蓝银皇应该会带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