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九十一章:宴席不仅会带来好友,还有麻烦
    “慢着,阁下虽然身穿道盟服饰,但在道盟之中,阁下名号,似乎从未有过。”

    青色衣服上绣着云纹,头发竖起,夹带着一些白色的发丝。

    他的年岁已经不再年轻。

    也对,能够成为家主的人,如何能够会是寻常的年轻一辈?

    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是李乐那样,临危受命,不得不坐上家主的位置的。

    “虽然你宣称,自己叫做高杰,来自璇玑城,可璇玑城乃是道盟七座城市中,极为偏远的一个,谁又能证明你的身份?”

    “我不需要证明什么,爱信信,不信拉倒,我还没必要因为你的怀疑,就自我产生了对我自己的疑问。”

    高杰收敛名剑的剑光,消失在掌心里,牵住淮竹的手始终不曾松开,仿若两个人完全融入到了一起一样。

    淮竹有些害羞,同时也有些不解,她认识的高杰,可从未有过今日这般的主动。

    并且他的状态,看起来似乎很不对劲。

    虽然隐藏的很好,但在淮竹的眼中,高杰眼眸里那带着淡淡的血丝,仍旧避不过她的眼睛。

    在来到东方家之前,高杰究竟发生了什么?

    “无礼之徒,若是你冒充道盟弟子身份,在场诸位,绝对不可能放过你。”隐藏在袖口的手猛的握紧,面色登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家伙,到底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啊。

    “呵,插标卖首吗?”极为不屑的撇了一眼在场下的这帮子人。

    虽然高杰从未见过他们,但是并不影响高杰鄙视他们。

    嘴巴上只会打嘴炮的家伙,何其可笑。

    “诸位,今日之事,着实有些出乎老夫的预料,诸位的好意,我东方家心领了,但接下来,算是我东方家内部的事情,诸位...还是不要插手了。”

    这要是还被这帮人继续针对下去,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东方家主也是在心底里吐槽这帮人是真的不怕死。

    你们面前站着的这家伙,你们瞧不起的这个道盟散修,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元神归一境界,远超通灵之上。

    踏足元神,乃至于在元神境界里也是最巅峰的存在。

    这样的家伙,你们也敢说他的不是?

    这他要是一旦发起疯来,大开杀戒,谁能拉得住他。

    在场的其他人也不是傻子,东方家主下逐客令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再逗留在这里,显然也得不到他们想要的结果。

    本来是好好的一场交易,一场好好的利益分配大会,却被一个莫名其妙冲出来的家伙给阻断。

    这种事情,真的是...

    “淮竹,你带着这位少侠,先往后院,为父将这里的事情妥善处理好了以后,再来找你们。”转过头,叮嘱了一番淮竹,东方家主继续说道。

    “记住,我没来之前,你若是胆敢和他多说些什么,你的念想,就给我断了吧。”

    “是,父亲。”淮竹自无不可,或者说高杰来了,站在她的身边以后,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她是一个有些幻想,喜欢帅气的男子,喜欢在心底里描绘出一幕幕场景的女子。

    幻想存在的依据,便是女子落入了情网之中,与属意的男子共同存在于幻想之中。

    最惧怕的,莫过于不得真。

    但一旦这个幻想,真的实现了呢?

    这一刻,淮竹感觉到无比的满足。

    五指紧扣间,传递着彼此的温度,甚至给了淮竹一种,永远也不会分开的错觉。

    “哈,高兄,你去吧,我们在外面等你。”要等的人出现了,也看了一场有关于道盟散修和世家的冲突。

    王权霸业也知道,果然想要拉着高杰一起加入面具组织,真的是很困难的事情。

    世家与散修之间的冲突,已经明晃晃的摆放在眼前了。

    “今日之事,多谢霸业兄了。”没有王权霸业的撑场,这帮人可没那么容易退缩。

    这份恩情,高杰记在心里,不可能不报。

    “走了走了!”秦兰蹦蹦跳跳的从一旁出现,一下子站在了高杰的身边。

    跳起来勉强拍到他的肩膀,将高杰的注意力拉回来以后,这才插着腰,好似小大人一样点头,满意的说道:“大木头,你今天开窍了嘛,不错不错。”

    “什么叫做开窍,我不是一直都开着的吗!”紧张的局势过去以后,高杰又变成了平常时候的那个他。

    嬉皮笑脸,没个正经,还喜欢搞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切,我今天可是存着,你要是不出现,以后我见你一次,就烧你一次的打算。”

    指尖燃气一抹火焰,秦兰吐了吐舌头,对着高杰做了鬼脸:“你还想在这里站多久,赶紧随我来吧。”

    下意识的,将目光转移到了身边淮竹的身上。

    同样的,淮竹那从一开始就看着高杰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收回。

    四目相对,两者微微一怔,各自脸红了起来。

    “可恶的高杰!他居然!他居然!”

    站在东方家主的背后的金人凤,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东方淮竹与高杰之间的情感互动,还有他们那五指紧扣不曾离开的手。

    一种名为嫉妒的心情在金人凤的内心疯狂滋生。

    他从来都是不知道,什么叫做不可强求。

    他从来都是为了得到什么,而不择手段。

    就在谁也没有注意到的地方,逸散的黑气从东方家的地下逐渐飘散汇聚。

    好似找到了什么适合的载体一样,静悄悄的,无人所知的,朝着那现在散发着满是嫉妒与仇恨的人的体内涌去。

    自他的下底板,疯狂的进入他的体内。

    其中一缕黑气相当不死心,想要重试一次,试图闯入东方淮竹的体内。

    但还没有完全实施,长虹剑自发产生的赤色剑气直截了当的击碎了这缕黑气。

    长虹剑的异动,让高杰有些愣神,下意识的环顾四周。

    但以他的眼光来看,是无法看到周围有什么不同的。

    仅仅是以他的肉眼来看的话。

    可长虹剑为何会异动?

    有心想要动用法力催动来仔细搜索一番,但这里毕竟是东方家,高杰也不好放肆。

    这种想法,只好作罢。

    也正因为这无法放肆的一点,这才导致了这一处变局的出现。

    此刻看着受到影响的,只是金人凤。

    但在未知之处,谁知道会有多少人被影响?

    黑狐之威,从来都是润物细无声。

    从来都是潜移默化的改变。

    那种变化,即使是被寄生了的宿主本人,也察觉不了。

    “嗯?”

    而在另一处,随着自家的老哥一起下山的王权醉,有些诧异的回过头,走动的身躯不由自主的停下来。

    那双眼中映照着的,是迷茫,是不解。

    “怎么了?”并肩而行的青木媛看着王权醉停下来的举动,不由自主的问道。

    “不,没什么,只是感觉到了一丝,幻术的波动。”王权醉有些不确定。

    是谁敢在东方家动用幻术?

    “算了,反正是他们东方家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