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七十五章:一决千寻疾,该死的老不要脸
    光流对光流。

    极光照极光。

    若说千寻疾处于天空之上,形同至高无上。

    那么居于更高的天穹之上,便是无上之上。

    攻击被阻隔,必定能够将下方三人带走的攻击,居然在这一刻出现了差错。

    千寻疾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即使不曾回头,顺着这道攻击往来的方向,他也知晓这人,究竟在什么地方出的手。

    “教皇出手,对付几乎比你低了二十多级的人,未免太过掉价了。”缥缈无踪,循环无定的声音响彻在周遭天地之间,让人无法察觉到他究竟在什么地方。

    千寻疾或许会觉得陌生,但对于玉小刚等人而言,这个声音,他们不会忘记。

    “这星斗大森林里,那位冕下的声音。”

    三人相互之间对视了一眼,分别的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但这位独特的封号斗罗,还是让玉小刚三人记忆犹新。

    更别说居然会在这一刻,看到对方,乃至于听到对方的声音。

    他居然会选择出手来帮助他们?

    可是彼此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啊。

    无论是弗兰德,还是柳二龙,还是大师玉小刚,都不觉得自己有这个本事能够让一位封号斗罗,从星斗大森林里特意赶过来救命。

    可对方,真的来了。

    “藏头露尾之辈,敢阻拦,难道就没胆子出来面对我吗?”千寻疾单手一挥,金色流光再度迸发。

    背后若隐若现的天使光翼也在这一刻完全凝聚成形,衬托的千寻疾宛若是真正的至高无上的天使之神一样。

    极尽尊贵中,却又带着一丝属于神明的傲然。

    “慌什么,我这不是来了吗!”话语弗洛,飞剑开道,赤铜炼金剑停留在半空。

    高杰双足站在剑上,御剑而来。

    时间不过须臾,可这须臾之间,决定的就是下方黄金铁三角三人的生死问题。

    隔着大老远发出招式的高杰,知道避免不了,所以只能开口吸引千寻疾的注意力。

    不过还好,千寻疾倒也是真的被他给拉扯住了。

    斗罗大陆上从来没有人会踩着一把剑出场,而且还是一把大路上随处可见,被人打造出来的具有实体的剑。

    在这个武魂为上的世界中,这就是最格格不入的一种人。

    这就是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一种人。

    因为他的与众不同,是那样的独特。

    “我道是谁,原来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封号斗罗?”

    能够有能力阻拦他的攻击的人,并且是在一击之中完成拦截的,除却同样为封号斗罗的人之外,不做其他人作想。

    但在斗罗大陆上,封号斗罗的存在屈指可数。

    就算是那些基本不问世事,乃至于不加入任何组织的封号斗罗,武魂殿里也有有关于他们的记载。

    但却绝无一人会有眼前这个男子一样的姿态。

    “你是谁!”明明是质问,却给了人一种命令的感觉。

    仿若是回答他千寻疾的话,就是必须要遵守的规矩一样,

    “哈,比比东,菊斗罗,或者说是鬼斗罗那群家伙,没把我的名号,透露给你知道吗?”说着,高杰撩起袖口,分明是已经要准备开打了。

    “看来你这个教皇,做的也不怎么样啊。”

    从半空中落在地面上,高杰双足触及地面。

    这一次,赤铜炼金剑没有如同往常那样缩小回到高杰的袖口中,反而是盘旋在云际间。

    随即,猛然插落在大地上。

    降临在地面上的赤铜炼金剑没入一半的剑身,深深贯入泥土中,随即,复杂难言的符号开始顺着剑的本身勾勒描绘出一场错节的协同。

    相互交错,相互交叠,相互融合,在玉小刚三人的脚下形成一个小篆字体。

    “封!”

    单手捏在面前,小篆字体迸发出强烈的光彩,将三人笼罩在其中。

    透明的淡金色护罩将三人完全保护起来。

    弗兰德有些好奇的伸出手想要去触摸,却被玉小刚一下子抓住了手腕。

    在前者不解的眼神中,摇了摇头。

    “你们呆在这里面,我去和他做过一场,这个罩子,能保护你们的安全。”虽说黄金铁三角的实力不凡,但也只是不凡罢了。

    等会开打,千寻疾的实力毋庸置疑,绝对是在斗罗大陆中也是有数的存在。

    高杰若是与他一战,造成的破坏力,只会比之前更强。

    “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救走了未成年十万年魂兽的那个神秘人。”千寻疾恍然,原来如此,原来这家伙不是他所熟知的封号斗罗中的任何一位。

    因为他根本就是一个新近出现的人物。

    在这之前从未有过记载。

    “现在才想起来,你莫不是老年痴呆。”嘲讽似的说了一句,高杰站在大地上。

    这敦实的大地,等会只怕要被打的坑坑洼洼的了。

    “你救走十万年魂兽,原因如何,我不想知道,但你明白你现在,站在我的面前,等同于什么吗?”千寻疾伸出手,单手对着高杰。

    那一掌中的,代表的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所象征着的力量,包括武魂殿,包括...整个斗罗大陆。

    “如果我连武魂殿都无法对付,那么早就在之前,我就不该救下小舞。”剑指并起,由于仍旧没有武器,高杰还是只能空手对敌。

    虽然凭空削弱了他数分,但也足够用来对付敌人了。

    “很有勇气,那就...”掌中代表着权利与地位的象征意义逐渐隐去,独独留下了,是实力。

    是无与伦比的实力!

    是站在斗罗大陆上,几乎巅峰的实力!

    千寻疾一起手,便是天使武魂的攻击,背后的金色双翼已经不再只是金色双翼,更是有了一些想要化成人形的趋势。

    “开打之前,我有个问题要问你。”剑指在眼前拂过,高杰抬起头,出声询问道:“你,对比比东,下手了吗?”

    “死吧!”瞳孔猛烈一缩,被数之不尽的惊愕与愤怒代替。

    这是千寻疾心中永远的秘密,也是除了他和她之外在无人知道的事情。

    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知道?

    他将比比东打晕,强行要了比比东的身子这件事,为什么这个局外人,会知道?

    一念至此,千寻疾再没有了任何想要扯淡的心思。

    从原先的杀招基础上再添三分力。

    这一次,势必要将高杰,斩在这里!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身形淡化,随风飘逝,千寻疾含怒一击打在淡金色的防护罩上,泛起淡淡的涟漪。

    却也只能是涟漪。

    虽然薄,但却不是轻易就能够被打破的。

    千寻疾的愤怒,他的杀意,还有他那细微表情的变化。

    高杰问出的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身形漂浮,出现在千寻疾的面前,双方快速的双手交接,拆招挡招数十下。

    各自分离后,千寻疾直直向前一拳,背后逐渐凝视的天使虚影,也随着千寻疾的动作,打出来一拳。

    只可惜速度太慢,在打过来之前,高杰就已经从千寻疾的视线中消失不见了。

    答案很重要,因为这个答案,关乎着现在的比比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也关乎着现在,斗罗大陆的剧情,到底还有没有能够从源头上改变的可能性。

    现在看来,千寻疾既然已经下手了,那么从源头上改变,想要让比比东回到昔日,已是不能。

    啧...感觉这一刻,很想杀了这个老色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