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七十二章:来一盘蓝银炒竹笋?
    “这就是,你把她带到我这里来的原因?”

    以一种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表情看着面前这个穿着蓝衣,站在蓝银藤蔓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女人,高杰是真的说不出来话。

    我是不是上次和大明随口说了一句,打听了一下蓝银皇的消息,结果你要不要现在直接找上门来?

    你这样我压力很大啊...

    “她就是你要找的蓝银皇。”

    大明的牛头也有些迷茫,不过下意识的找个地方躲起来的本能,还是彰显出它现在怂的一批的心态。

    “二明,我们走,把接下来的时间交给他们。”

    大明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待,一看到蓝银皇,往昔的记忆全都浮现在了脑海中。

    实在是太不堪回首了。

    实在是太让人觉得头大了。

    这个麻烦,还是交给高杰他自己去应付吧。

    整个星斗大森林里谁没有被蓝银皇吊起来玩弄过?

    你高杰既然都居住在星斗大森林里了,还能跑得掉?

    大明此刻的内心被无尽的恶意填满。

    老高,你现在就来体悟一下,我当年遭受过的那种绝望吧!

    “你就是那个,收养了小舞的人类?”蓝银皇从藤蔓上下来,缓步落地。

    一触及到地面,一汪清泉里渗透出来的水汽不由自主的朝着蓝银皇的身躯周围汇聚。

    周遭的植物,也都开始摇动自己的身体,似乎是在欢迎这位蓝银皇的降临一样。

    单单以高杰的眼光来看,浑身上下充斥着极为强盛的生命气息的蓝银皇,几乎就像是黑夜里的电灯泡一样,明亮非凡,他想要不看到都不行。

    真要算起来,这还是他首次看到非动物类型的魂兽。

    并且还是十万年的植物系魂兽。

    在他看来,蓝银皇的这种姿态,比起魂兽而言,要更加的珍贵。

    植物成道,从来都是最艰难的。

    同样的,它们显露出来的身躯,更是极为珍贵。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等会来吃个饭?”手上拿着锅铲,脖子上挂着围裙,俨然一副居家男人的模样。

    你别说高杰自己显得有些木然,就连蓝银皇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一个封号斗罗,居然在这里做饭?”人类之中的封号斗罗,也就相当于十万年魂兽的实力。

    算起来的话,即使是在人类中也是极为巅峰,尊贵的一种人。

    这种人,高高在上,实力非凡,眼高于顶,是绝对不会将其他的东西放在眼里的。

    “封号斗罗怎么了?封号斗罗不要吃饭的?”高杰翻了翻白眼,这话说的,搞得好像封号斗罗就很了不起一样。

    难道封号斗罗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什么你说可以?

    你看着我手上的火舞旋风,你再讲一遍试试?

    “你说的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只是...只是...”蓝银皇一时有些语塞,难道说她觉得做这种事情,不是一个封号斗罗应该做的事情吗?

    这种打扮,这种模样,这家伙,分明是沉浸在其中的模样。

    做饭有这么开心吗?

    “只是什么,你要不要留下来吃顿饭?”高杰没打算继续聊下去了。

    虽说蓝银皇会是未来唐昊的妻子,唐三的母亲,但现在,那些事情的发生,八竿子还打不着呢。

    时间还早,这些和高杰没什么关系。

    “哼,留就留,我还不敢吃你的饭了不成?”仿若之前说出要离人类远远的这句话的人不是他一样,蓝银皇拉开板凳,坐在了桌子上。

    周遭的蓝银藤蔓也渐渐消弭下去,归于平静。

    “喂,你为什么会收留小舞,你是不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打算。”一开口,高杰就知道,蓝银皇还是那个蓝银皇,画风并没有崩裂的太狠。

    虽然她会出面来找自己,而且在大明的口中一副可怕的模样。

    但现在看来,到底还是涉世未深啊。

    不然的话,也不会当面质问出这样的话来了。

    “我觉得你在讲废话,我要是对小舞有什么企图,外面那两个,能放过我?”

    “呃...”被高杰的态度噎住了,一时半会,蓝银皇都没能说出话来。

    大概是一时之间找不到可以说的话了,所以只能憋在心底里。

    耳边听闻着那锅铲在大锅中炒动的声音,一时间,竟然有些出神。

    “喂,蓝银皇,你吃不吃荤的?”就在蓝银皇出神的时候,高杰扯开了嘴巴的打鼾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也将蓝银皇的出神状态给打断掉。

    不过,这种处于掉线状态中被突然喊回来,一时半会是回不过来神的。

    所以蓝银皇下意识的说道:“不吃。”

    “嗯?难不成你吃素?”高杰带着一丝诧异的话语从厨房里传了出来,充分表达了他现在的迷惑。

    “你作为蓝银皇,植物系的大佬,居然吃素???”

    “我作为蓝银皇,植物系的魂兽,我为什么就不能吃素了?”将额间的一缕发丝绕开,蓝银皇吊着眼角,语气那也是相当的嘚瑟。

    就像是之前高杰用这句话怼她一样。

    现在,她又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这还是个记仇的女人。

    高杰心下暗自吐槽,我要不要做一盘蓝银炒竹笋给她尝尝?

    要吃素,就让你吃个够啊!

    当然了,这也是只是想想,高杰也没打算真的搞这种恶心人的事情。

    不过嘛,荤菜还是要做的。

    她蓝银皇不恰,小舞和他还是要恰的。

    “你这个人类,我现在看看,觉得和我以前看到的那些,有些不同。”蓝银皇单手撑在桌子上。

    谁又能想得到,往常见面就会厮杀,决出胜负的人类与魂兽之间,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场景出现。

    一人在里面做饭。

    一人,却是在等待着恰饭。

    “你天天窝在星斗大森林的深处,你能看到多少人类?别说这些你自己都不信的话来好吧。”翻炒着饭菜的高杰翻了翻白眼。

    蓝银皇你讲话有点过分了啊。

    你这说的完全就不切实际,我高杰是一个字都不会信!

    “我是蓝银皇,蓝银草的王者,只要有蓝银草存在的地方,无论发生了什么,我全都会知道。”蓝银皇指尖一抹蓝色绽放,生机盎然。

    满目的生命气息开始弥漫。

    一时间,满堂皆出草!

    “你不知道草这种东西,扎根的话会破坏房屋结构,造成松动的吗?”高杰秉持着说话绝对要气死人的态度,继续作死。

    蓝银皇巨大且数之不尽的藤蔓开始疯狂扭动,一夕之间,就将整个房屋都给笼罩起来,遮天蔽日。

    “当然了在我这里你可以随便开花,房子我是加固过的,而且铭刻了符咒,你就算开的满堂春,我也没意见。”

    极为强烈的求生欲,让高杰选择了从心。

    你蓝银皇想开花就开吧,我这房子,你要是真能给它开没了,我高杰当场就把这盘菜给吃了!

    “好了,不和你说那些有的没的了,小舞呢?我要见她。”将漫天的蓝银藤蔓收敛起来,仿若之前不动声色高处大场面的人不是她一样。

    “你慌个啥?小舞和你也不熟吧,你这大老远的跑过来你就不...”

    蓝银皇神色幽幽,缓缓弹出了自己的一根手指。

    “小舞在二楼房间里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