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三十章:虽未而明的修罗场(?)
    黑气聚拢成为一只黑色的狐狸,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在那一瞬间里来自系统爆表了的红色警告,让高杰想要不注意到都不信。

    将视线撇过去的刹那,与即将消失的黑狐的脸四目相对。

    高杰不知道,在这一刻他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但毫无疑问,他的心中,满是惊惧。

    “检测到高等级神秘注视,请宿主小心应对;检测到高等级神秘注视,请宿主小心应对。”

    一连提醒了两次,足可以代表着系统也知晓,此刻面对这等神秘,对于高杰而言,十分的危险。

    它的出声提醒,也是在告诉高杰,少管闲事,最好赶紧离开。

    而高杰的目光中,看待到这只黑狐的一刹那,他就明白了这家伙到底是谁。

    也明白了这只寄宿在鸟妖身上的究竟是谁。

    那是圈外入侵到圈内,造成一切悲剧的罪魁祸首。

    无论是王权霸业日后的面具组织,还是日后的东方月初与涂山红红,都是因为这只黑狐而起。

    从而导致了后续发生的一切。

    高杰心中有所预料,但亲眼看到,还是让他心神震动。

    聚拢的狐狸脸崩散,化作弥漫的黑雾,铺天盖地的冲向了淮竹所在的位置。

    作为这个时代,圈内或许是最了解黑狐这种生物的人。

    高杰知道,一旦让对方寄宿到东方淮竹的身上,或者说哪怕只是从她的身上拂过,也会对淮竹造成难以言喻的伤害。

    或许一时间无法看出来,但在日后,黑狐,一定会造成难以言喻的破坏。

    那是对于淮竹而言,难以接受的一切。

    作为看过狐妖小红娘的人,高杰绝不可能让黑狐侵犯到淮竹哪怕一根头发。

    手中的长剑崩裂成为三把泛着白光的飞剑,在相互盘旋之中剑柄对立,形成一面高速旋转的剑轮挡在淮竹的面前。

    无论是什么样的黑雾,都不可能绕过这道剑轮。

    即使有,在后方的赤色剑气与灭妖神火之下,也不会剩下一星半点儿。

    “你...”哪怕将佩剑交予了自己还不够,即使是在战斗中,也还要分出一部分心神来保护自己吗?

    淮竹握紧了手中的剑,那个赤手空拳,将面前的黑气尽数打爆的人...此刻完完全全的落入她的眼中。

    在作为东方家小姐的日子里,她不曾见到过这样的人。

    在作为神火世家的继承人里,她从来只在幻想中,幻想过一个帅气的人。

    而那个人,则是名满天下的剑仙。

    或许会在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披着红霞,从云端而来,自信飞扬的来到她的面前,然后...

    平静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羞怯,这是属于少女心底里最深处的秘密,也是属于她的心中,那一份天真的浪漫。

    “碰!”

    将最后一缕黑气给打爆了之后,高杰平复着体内翻涌的金色灵力。

    虽然战斗是一方面的虐杀,但这些聚拢分化的黑气实在是狡猾的厉害。

    想要将它们尽数诛灭是不可能的。

    但好歹还是能够消灭大半。

    起码在高杰的眼中,是再也没有看到那种东西存在了。

    “全都收拾好了?”淮竹从竹笛上跃下,柔足轻盈,草地轻陷。

    她缓步走上前来,目露异彩的看着高杰,随后说道。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些究竟是什么存在了。在今天之前,我还从未见过,还有这种妖怪。”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对于这些东西的消息,我也知道的不多。”手掌微微握紧,高杰眼神闪烁了一番,最终决定将这件事隐瞒下来。

    不是他不说,而是他觉得,淮竹知道这些,并不能为她带来一丝一毫的好处。

    甚至在知道了这些之后,淮竹生出好奇心的话,也不会是什么好事。

    那些圈外的生物...

    “...”

    淮竹没有说话,而是转过头,定定的看了高杰良久,直到将高杰看的转过眼神开始左右飘忽着的时候,这才舒展眉角,露出了温润的笑容。

    “嗯。”

    淮竹不会看不出来,高杰在欺骗他,但她还是没有选择追问下去。

    或许她知道,高杰有不告诉她的理由。

    再者说,二者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好到那种地步。

    不过初初见面的现在,不可能如同经年不见的朋友一样。

    或许等日后,当他们之间更加熟悉的时候,高杰,才会将此刻他隐瞒的事情告诉给她知道吧。

    就在二人相顾而视的时候,突如其来的高空强压伴随着汹涌澎湃的狂风从天而降。

    这道狂风来的莫名,甚至是伴随着一股引而不发的冲天剑意。

    这股剑意霸道无双,仿佛是在宣告着世间,它才是剑之中,最强的霸者一样。

    俯瞰一切,渺茫苍生。

    感应到这股剑意的出现,被淮竹抱在怀中的赤色长剑开始剧烈颤抖起来,隐隐的,传达出一种想要出鞘的冲动。

    高杰得到这把剑的时间也不短了,自然知道这把剑的是有灵的。

    并且,只有感受到了同种几乎不相上下的剑意的存在的时候,才会有这般的激动。

    可在这之前,高杰从未遇到过具有这样剑意的人。

    也许,天地一剑,王权世家的人里,一气道盟中最强的王权世家会有这样的存在。

    但高杰在璇玑城呆了七年,大部分都在做任务,虽然他天南地北的跑,却很少见到王权世家的人。

    如果这道剑意真的是王权家的人的话,那么对方的身份...

    “在下冒昧,不知道此地,发生了何事。”棕色的长发没有绑缚起来,随意的披散在脑后,在狂风的吹佛中舞动着。

    还是那张可笑的面具。

    还是那如同月牙儿般的笑脸。

    还是那抱在怀中的金色连鞘长剑。

    看身形,他的年岁应该不会太大,至多也不过是一位青年罢了。

    虽然隐蔽,但那那还未出鞘的剑中蕴含着的剑意,让高杰无法忽视。

    “你...你的这个面具...”淮竹的目光很快就被这张面具给吸引了心神。

    她在离开了神火世家之后,行走在中原大地上听到的最多的,便是一群面具剑仙的故事。

    行侠仗义,斩妖除魔,所到之处无不被人称赞。

    纵使她本身一开始没什么兴趣,却也在耳熟目染中,对此产生了一份好奇,更是在心中想象描绘出了一副何等俊美与非凡的男子的模样。

    只可惜这一切,在面前这张可笑的面具前,让淮竹的一切美好幻想,如同泡沫一样,完全粉碎。

    “你难道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面具剑仙?”淮竹因为心中的美好幻想碎裂了,而有些呆愣,但高杰可不会因此而小瞧了对方。

    那股引而不发的剑意,让他的皮肤都隐隐有些刺痛,可谓是相当的霸道。

    也正因为是这股霸道,才能激起赤色长剑的共鸣。

    “若是无人冒充,那应当就是在下。”拱手抱拳,略微弯腰以示礼节。

    面具剑仙,其实就是王权世家这一代的大少爷,也是天地一剑的继承人,王权霸业。

    所谓的面具,是他纠集了一气道盟之中最精英的世家弟子们,年轻一辈中几乎修为最高的几人共同组成的组织。

    为的,就是揭开这个世界的面具。

    其实,就是想要将圈外的世界,证明给圈内的人看。

    从而让他们明白,世界并非如此简单。

    只可惜,这份证明得来的苦果,最终让一代天骄,王权霸业,彻底的失了魂。

    直到临死前,才找回了自己的剑心。

    虽然已经太晚。

    却好歹也不算太晚。

    “观阁下的服饰,阁下,似乎是一气道盟的人?”王权霸业直起身体,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高杰。

    一气道盟的制服还是很好认的,毕竟王权霸业可是从小穿到大。

    只是衣服虽然熟悉,但这个人,却并未见过。

    “我的确是一气道盟的人,只不过,并非来自沐天城,而是璇玑城。”

    “璇玑...那个最偏远,靠近涂山的城市啊,原来是那里...”王权霸业微微沉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的确不曾见过。

    就如同高杰感受到了来自天地一剑的霸道剑意一样,王权霸业同样也感受到了,在那位姑娘的怀中抱着的长剑里,蕴含着的惊世剑意。

    和王权截然不同的,另一种剑意。

    这让王权霸业很是欣喜。

    因为自他,不,是自王权世家之外,还能够拥有这等剑意的人,寥寥无几。

    他更是没有遇到过与他几乎不相上下的存在。

    而这一次,因为面具组织里的计划所以才来到南国的他,没想到这一趟居然遇到了这么一个人。

    他现在,很手痒。

    甚至十分想要和对方论剑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