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二十八章:因为睡到12点才行所以补上更新,对捂住读者了
    天将大明,旭日的朝阳即将升起,在人前所见,便是唯一。

    高杰踩着飞剑站在高处,身处在高空的他第一时间就能感受到来自朝阳初升的那第一缕光芒,以及那第一次的温暖。

    这一缕朝阳,将深夜里漆黑的乌云完全驱散,带来的是放尽到极处的光明。

    “太阳升起,看来会是白天,这样一来,等会开打的局势,也不会太过混乱了。”

    阴天的话,虽然不会影响高杰的力量,但在太阳之下高杰是能够得到增幅的,有这样的增幅为什么不用?

    得此助力,他对于接下来的战斗更加有信心了。

    “一气道盟之中,倒是很少见到你这样的人,和我之前看到的那些,很不一样。”

    淮竹从后面追了过来,并排和高杰站在一起,二者的速度都不算快,或许都是在等待朝阳升起的那一刻。

    “你应该去沐天城,那里才是一气道盟的中心,在那里,你也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

    “一个璇玑城就要把我压迫的喘不过气来了,若是沐天城,只怕我...”说着,高杰微微侧目。

    旭日光芒照耀在淮竹的脸上,赋予了她犹如万丈光辉般女神的模样。

    高杰心中一跳,急忙收回了目光不敢去看。

    和在现代社会的那些女子,或者说是毕业之前的同班同学比起来。

    淮竹...高杰从未见过这种女子。

    “之前,夜晚下雨的乌云上空爆发出了一阵强光,那个时候你在天上,和什么人在对战。”

    在下方客栈的客房里打开窗户望着连绵不断的雨水之时,淮竹曾看到在高空之上迸发出来的闪光。

    非但是闪光,甚至还有一部分爆炸的声音。

    那个时候,淮竹就知道在天空上,真的有人在进行战斗。

    “在来的路上,遇到一只妖怪,我追着他打了很长时间,但苦于对方的速度太快,并且妖力也不低,我始终无法将他拿下。”

    说着,高杰伸出手,金色的灵力在面前勾勒出那只鸟妖的形象,以灵力构成,显得很抽象。

    “最终它一头冲进了乌云中,我也彻底失去了他的踪迹。”

    “待到我冲出云层之后,刚好发现了地面上发生的一切,也发现了淮竹姑娘。”

    “这个地方的妖怪一向很多,你在这里大开杀戒,很有可能会招致一些老怪物出现,你就不怕那个时候,你收不了场吗?”

    淮竹撇了一眼高杰,这家伙说的很轻松。

    但胆敢在南国这里厮杀甚至是追逐一个妖怪,胆子也不小。

    “若是怕的话,我也不会来这里了。”嘴角勾勒出一丝自信的笑容。

    既然来,他就没觉得会怕。

    就在此时,朝阳初升的景色也彻底的展现出来,完全从地平线里出现的太阳释放出无量的光芒,照耀大地。

    将属于黑夜的那最后一丝寒冷也给驱逐掉。

    满身披着阳光,高杰体内的法力缓缓得到增幅。

    身处在在高空,接受第一缕阳光的照射,对于修行者而言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尤其是对于高杰这种,修炼了至阳至刚的功法来说,最是有所收获。

    而当太阳完全出现的那一刻,隐藏在黑夜里等待了许久,决意复仇的那个家伙,也知晓这是最后的机会。

    一旦阳光驱散了黑暗,他现在占据的最后一丝机会也会消散于无。

    想要报仇,想要报复,只有趁着现在出手才可以。

    摊开的爪子闪过一抹寒光,漆黑的妖力附着在上面,流转不休。

    双翅挥动化作一抹残影直冲天空,身边的云层快速的略过。

    哪怕阳光即将照耀,它也无惧。

    因为这,本就是最后一击。

    复仇的一击!

    “小心!”

    高杰或许没有察觉到,因为他真正在体会着旭日带来的增益和提升,对于周围的感知有些下降。

    但他没有注意到,没代表淮竹没有注意到。

    那一闪而逝的妖力波动虽然很短,但她还是感知到了。

    循着那股妖力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破开云层,直冲过来的黑影。

    速度非常快。

    淮竹来不及多想,咬破自己的大拇指,一抹鲜血乍现。

    淮竹抓住自己的手腕,她的鲜血,是催动这天地间最强,也是最凶猛的火焰的媒介。

    而这,本就是她的能力。

    金黄色的火焰顺着淮竹的手浮现出来,只在顷刻,弥天盖地,在淮竹的面前布下了一层防护。

    火焰作为防护的话,或许不顶用,但这可不是普通的火,这是在天地之间最为纯净,也是最强的灭妖神火,纯质阳炎。

    对于妖而言,是具有无与伦比的克制效果。

    对方若是胆敢冲进来,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能够受得住这灭妖神火的灼烧。

    果然,发觉了灭妖神火遮蔽天地,挡在面前的必经之路,黑影急忙的想要停下自己的动作。

    但飞行的速度越快,想要停留下来的可能性就更低,最终,还是无法避免沾染到了一丝灭妖神火。

    就是这沾染的一丝丝,就让它的羽毛都汹涌的燃烧起来。

    无论它怎么拍打,也无济于事。

    “淮竹姑娘?”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高杰也从吸收天之灵气的状态里苏醒过来。

    站在他背后的,是瘦削的身影,但此刻,在弥漫的火海当做背景之下,他所能看到的,便是淮竹。

    除却淮竹,再也没有了其他。

    “刚刚有个妖怪想要偷袭,如果你说的不错的话,那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妖怪。”停下了释放灭妖神火的动作,弥天盖地的火势也缓缓的消散。

    淮竹转身平静的说着,也顺势将自己的手隐藏在袖口下。

    “多谢淮竹姑娘的救命之恩。”愣住了一会儿,高杰缓缓催动脚下的长剑向前,来到淮竹的面前。

    淮竹并没有看他,而是将目光放空,看着更远处。

    “算上之前的两次,这是你第三次这样盯着我看了,怎么,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淮竹抬起头,终于是直面着高杰说道:“还是说你...”

    “我只是想要告诉姑娘,没必要遮掩自己的伤口。”抬起手,将手中釉色的小瓶子在淮竹的眼前晃了晃。

    “这是我自己配置的愈伤药,涂抹在伤口上的话,会很快愈合,并且不会留下一丝丝的疤痕。”

    “你...”盯着高杰的眼睛,一眨也不眨,淮竹大概有什么话想要说,但她到底还是没有多说。

    只是抬起手,将釉色小瓶接下。

    高杰露出笑容,催动长剑朝着下方御剑过去。

    那扑棱着翅膀,浑身冒着火焰坠落下去的妖怪的身影,就算他不想要注意都不行。

    “高杰。”握紧了手中的瓶子,淮竹沉寂了一会儿,伴随着越来越用力的手,彰显着她此刻的内心其实也并不平静。

    但最终,她还是放开心结,放开了心中的疑惑。

    脚下翠绿的竹笛也调转方向,随着高杰的身影同样追随下去。

    纵使还有些话,却也不必说。

    她并不是想要将一切都给挑明了说出来的人。

    她只是...会等待着那些疑问,变成答案的时候。

    ...

    他难道一点都不动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