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二十七章:下班回家洗澡恰饭躺床上睡着了,醒来就12点
    这是东方淮竹和高杰的第一次见面,虽然周遭无光的,也算不上多么浪漫的地方。

    但,这足以让他们成为彼此记忆力难以磨灭的一部分回忆。

    高杰讪讪的将东方淮竹放下来,看着对方站在地面上整理自己衣服的动作的样子,时不时的也将自己的目光撇过去。

    东方淮竹,这可是王权富贵的母亲,也是王权霸业最爱的人。

    现在的她,虽然还是一个少女。

    但只要想到那些剧情,那么东方淮竹的身份...

    “你这样看着我,难道是还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

    整理好了有些凌乱的衣服,东方淮竹这才转过身,面对着高杰。

    这也是她第一次面对面的打量着高杰,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透露出冷冽的气息。

    这种冷冽不代表是他的性格,而是在显露在外面的,代表着他杀戮的气息。

    东方淮竹的目光不会看错,他的身上,还残留着昔日里一次次杀戮的后遗症。

    这种冷漠或许不是他的本意,但却是他把自己变成这样的。

    背后背负着一柄赤红色的长剑,在之前半空上的时候,就是这把未曾出鞘的剑斩碎了那卷动的狂风。

    也让东方淮竹明白,对方的强悍。

    明黄色的衣袍与在衣领上显露出来的标志,都是在告诉东方淮竹,他的身份,是一气道盟的人。

    “是什么人派你来的。”既然是一气道盟的人,那么自然就是和神火世家有关。

    看来她出门在外的消息,到底还是被神火世家的人察觉到了。

    因此,一气道盟来人的话,也属于在东方淮竹的思考之内。

    只是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快,而且这个男子...

    “我接受了来自神火世家的指令,也是来自一气道盟的任务,要求我两位小姐给送回到神火世家中。”

    高杰将自己的任务说出来,这本就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情。

    只不过,两位大小姐的话。

    眼前这位东方淮竹之外,另一个东方秦兰去哪了?

    “是这样吗?这样的话...没想到来的可真快...”

    东方淮竹有些失神的喃喃说道:“你是谁,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神火世家的人。”

    “我是一气道盟分部,璇玑城的一个无名弟子罢了,加入一气道盟,也不过才七年,并且,不是世家子弟。”

    东方淮竹是东方灵族的人,也是神火世家的继承人,神火世家在一气道盟之中,本就属于最上等的家族之一。

    与另一个王权家族并称之为第一,高杰吐露出自己的身份,也是为了避嫌。

    因为东方灵族女子的特殊能力,一气道盟里其他的世家们多是对她们有些不怀好意。

    高杰特意点出,他并非是家族弟子的原因,就在这里。

    “你没必要特意点出来什么,我既然回答你的问题,就不会质疑你,只是...”

    目光转移到高杰的脸上,这个显得有些僵硬的脸庞上,带着一丝的慌张。

    他是在慌张些什么?

    东方淮竹有些好奇。

    或许是因为这个男子是救了她的人,所以这一刻,她选择相信他。

    “敢问东方小姐,我的任务里,另一位东方秦兰,现在在哪里?”憋了半天,终于还是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没想到之前在天空上追着那个妖怪,一直追到了这个地方,恰巧的也碰到了东方淮竹。

    高杰有些怀疑,这种事情,真的是巧合吗?

    这也太巧了吧。

    “秦兰...秦兰?!”一开始有些迷糊,随后才想起来,她的身边并没有秦兰的存在。

    那小了一些,却是她唯一的妹妹秦兰的踪迹。

    而发现了这一点的淮竹,也终于是彻底慌了起来。

    涉及到秦兰,她是绝对无法平静下来的。

    “难道,是被之前那个妖怪给抓走了吗?还是说,被那些崩散的狂风给...”

    这是两个答案,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代表着此刻的秦兰的情况不会太好。

    淮竹将目光投注到高杰的身上,这个人既然能够刺伤那个妖怪的话,只怕也...

    “那是一只什么样的妖怪?在这与南国交接的边境上,会御使毒物的妖怪实在是太多了,淮竹姑娘遇到的那个,究竟是。”

    很快,就从东方小姐的称呼变成了淮竹姑娘。

    或许这就是高杰吧。

    套近乎的本事还是一套一套的。

    淮竹没有在意这些称呼,倒不如说现在,秦兰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那是一只蜘蛛妖怪,他将小镇里的抓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直到小镇里再也不剩下多少人。”

    “我们姐妹也是因为听到了这件事,才选择过来看一看,没想到...”

    脸上露出一些黯然的神色,或许是想到了自己作为神火世家的继承人,却连一只小妖都无法对付才觉得黯然吧。

    “那也就是说,对方的洞府,想来应该就在周围了。”高杰没有多说,而是选择直接打开了小地图查找着周围的情况。

    只在片刻他就发现了,来自小地图上闪烁着的红色光点。

    那个位置,应该就是那只妖怪的所在地。

    “我已经找到了他在什么地方。”睁开眼睛,高杰笑着说道:“秦兰小姐有可能也在那里,淮竹姑娘,此行凶险无比,还请姑娘在这里等待,我一定会将秦兰小姐带回来。”

    “不行,那妖怪抓走了我的妹妹,我一定要将秦兰救回来!”这个人居然不想带着自己?淮竹说什么也不能答应。

    那是她的妹妹,是她最重要的亲人,她决不能坐视着她就这样落在妖怪的手里。

    甚至,还不去救她。

    无论如何都不能。

    “淮竹姑娘...”转过身,高杰发现淮竹距离他十分的接近,就差一点点儿就要完全触及到他的面前。

    这般近距离的接触,让高杰的神色都有些飘忽。

    来自淮竹身上那股清新的味道不断的钻入他的鼻孔中,让他心旷神怡。

    让他不由自主的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事情。

    四目相对,高杰能够看得很清楚来自淮竹眼中的决心,那不是他能够作用的一切,也不是他能够反驳的决定。

    淮竹只是说给他听,就算他不愿意,淮竹也会一个人过去。

    这是她的选择。

    “好吧,淮竹姑娘既然要去,我也不能阻止,但姑娘需得明白,南国这里,毒物盛行,毒性也非同小可,姑娘需得背负着这把剑,我才能带着姑娘去。”

    将背后的长剑解下来,交到淮竹的手上,这般红檀木的剑鞘里,蕴含着一股淡淡的剑意。

    很浅薄,却不能让人无法不去注意。

    “可以。”淮竹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选择将这把剑抱在怀中,双目死死的看着高杰。

    深怕他直接御剑消失在了眼前:“这样可以带我去了吧。”

    “自然可以。”背后没了剑的存在,但也不代表高杰只有这么一把剑。

    银光乍现,赤铜炼金剑从袖口飞出,拖着他的身体缓缓漂浮起来:“淮竹姑娘,你的剑呢?”

    “我没有剑,但是我也有我的法宝。”一抹翠绿色乍现,普通到极致的竹笛出现在淮竹的手中。

    虽然用竹子当做法宝,有些让人意外,但若是淮竹的话...

    “还未请教你的姓名是?”站在竹笛上,淮竹反问道。

    “我吗?我叫做高杰,淮竹姑娘,站稳了。”脸上露出笑容,在璇玑城那样的地方,高杰是感受不到任何的快乐的。

    因为所有的人,都不会待见他。

    这一点,尤其是在李冧去世了之后,李乐登上家主之位来到了巅峰。

    不受控制,甚至还有强大的实力,在声望上,实力上都远远超过他们,甚至有可能夺走道盟世家的一切。

    他们如何会接纳高杰,如何会让他存在?

    这是高杰这些年以来,难得的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喜悦,露出的笑容。

    也是真心实意的。

    淮竹,实在是一个让人能够放下一切担忧,感受到宁静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