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十八掌:一天中遇到两条蛇,我太难了
    一路上。先是给自己施加了一个轻浮术,再是给这个昏迷不醒的家伙来了一个轻浮术。

    两者的身躯都变得几乎没有重量以后。

    高杰这才背着这家伙,开始了一跳一跳的赶路。

    这一跳,就是老远的路程。

    远远看过去,就看到一个背着昏迷不醒的家伙,在大地上蹦蹦跳跳的前进。

    偏偏人家的速度还真不慢。

    高杰现在别无他想,此刻,天空烈阳高挂,正是一天之中阳光最强烈的午时。

    在这等炽烈的阳光之下,任何鬼物都无法暴露在这等烈阳重光中。

    不然,只有魂飞魄散这结局。

    但这炽烈的烈阳重光,也表达出了另一个讯息,那就是...时间不多了。

    距离太阳落山,几乎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再过一个下午,正午的烈阳变成黄昏的夕阳,最终彻底的隐没。

    那时候,夜晚降临,群妖与魔物的世界来到。

    高杰要是还逗留在野外的话,他可不能保证,他是否还能如同昨夜那样,安稳无事。

    竭尽全力的赶路,只是为了在太阳落山之前去到人类的聚集地里。

    只要灯火燃起,有了人气,虽然还是很不平静,却也比之独身在外要来得更加安全。

    但就在高杰一心赶路的时候,从侧面突兀出现的一截蛇尾猛的落下。

    刚好是处于高杰从天空落下正准备起跳的时候。

    高杰如何能够想到,在这烈阳正午的时候居然会遭受到攻击?

    仓促之下,双手交叉挡在面前,被这蛇尾直接命中了身体。

    若非是他的身体经过了加强,这一击,足以将高杰的手臂的骨头都给打断。

    但饶是如此,高杰也不是很好受。

    整个人被凌空抽飞了出去,狼狈的落在了地面上。

    背后的蓝衣少年也跌落出去,在面上滚动了两圈。

    随后...

    面朝地下,躺在那不动了。

    “咳咳咳...”胸腹里涌现出疼痛感,可能是内脏受到了影响。

    咳出了一丝鲜血,高杰拔出腰间的铁剑横在面前。

    纵使身上还很破烂,但架势起码是摆出来了。

    “嘶嘶嘶...”吐着杏子,游动着身躯,缓缓的从阴暗的巨石下里游动了出来。

    这是一条身长约四米,一拳大小的青皮水蛇。

    水蛇能够长到这样的大小,那可真是稀有的紧。

    不过联想到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自然也就不足为奇。

    蛇的视力是很低的,他们自然看不清人的存在。

    但它吐露的杏子则是表明,它的的确感知到了高杰的存在。

    并且被蓝衣少年那浑身上下散发出香味的血液和躯体所引诱,继而游动了出来,发动攻击。

    那支起来的身体,代表着它...

    将要发动攻势了。

    “这条蛇...”又是一条蛇...

    高杰的嘴巴里有些苦涩,他还不知道这条蛇,有多强呢。

    不过看着这巨大的身躯,只怕是把他高杰整个人吞下去,应该不成问题了。

    “炼气九重。”然而系统的侦测,给出了答案。

    炼气九重的境界,并未真的超出了高杰一个大境界。

    虽然还是高了不少,但同境界里,尤其是炼气的境界,每高一重也只是多了一份身体与灵力的积累罢了。

    这条蛇那强壮的身躯,就是最明显的标志。

    此外,它还不能口吐人言,这也是表明了它的境界并不高的事实。

    “炼气九重...”

    如果说之前,是不知道以群妖的标准衡量这只蛇妖而带给自己来的绝望,那么现在,就是在绝望之中的一线生机。

    炼气九重的确很牛批,但比起那森林里的那些一个个口吐人言的大妖而言,也不算是多么的令高杰绝望。

    或许高杰自己都没有发现,见证过了更高处的风景的他,此刻面对同境界的敌手已然无怕。

    纵使对方也好高出他几层,他却也保留着自信。

    甚至是...杀意。

    双手握住了铁剑,这把剑也不知道能不能割破它身上的蛇皮。

    但现在,没有别的选择。

    先给自己拍了一个轻浮术。

    对付蛇类,比之对方更快的速度,才能在他们本就闪电般的攻击下寻求生机。

    高杰目不斜视,死死的看着这条蛇,一点儿也不敢走神。

    或许是等的厌烦了,也或许是觉得眼前这个人并未有什么压迫。

    蛇尾摆动,摇曳着身体,张开血盆大口凌空扑就,猛的咬下来。

    扑面而来的巨大血腥味和口臭伴随着腥风一阵阵的扑到了高杰的脸上,将他整个人都给笼罩了进去。

    血腥味还好,但是这份口臭...

    高杰的脸都变成绿色的了。

    真的就是被熏的。

    懒驴打滚,躲到了一边,快速的起身,二话不说的一剑插向了啃了一嘴巴泥的蛇头上。

    铁剑锵然一声,在蛇头上留下了一道白痕,但的确没有破开蛇皮的防御。

    看到这种情况,高杰心下一沉,无法对对方造成伤害的话...

    一击打空,自己的头也被打的有点疼,激起愤怒的水蛇扬起自己的尾巴,狠狠的抽向了高杰。

    高杰不敢大意,极限中以一个铁板桥躲过蛇尾的攻击。

    感受着从自己面前扫过的劲风,高杰的冷汗都流了下来。

    “吼!”两次攻击都没有打中,对于还保留着兽性的水蛇而言,这已然让它有所警戒。

    身躯盘旋起来,蛇鳞与蛇鳞相互摩擦。

    高高扬起的脑袋重新摆出了姿势。

    吐着杏子,再次准备下一刻的攻击。

    而高杰则是单足摩擦地面,双手握住长剑。

    虽然还有信心,但对于这场战斗的结局,他已经不看好了。

    视线时不时的瞥向了另一边面朝大地的蓝衣少年。

    实在不行的话,就把这家伙当做诱饵。

    把他抛出去,从而保全自身吧。

    “有什么办法,伤害到这条水蛇。”但那也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做出的选择。

    眼下,尚且不至于如此。

    高杰面沉如水,在心中询问着系统。

    “请宿主给你的剑,附加上灵力。”可能是知道这个宿主很蠢,却也没想到会沙雕到这种程度。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你单单拎着一把铁剑什么都不附加,就去砍怪,还是个妖怪,能有什么效果?

    神秘才能对付神秘。

    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

    不愧是野路子出身的修行者,本来上好的一击毙命的机会,就被他给浪费掉了。

    “呃...”这件事高杰还真没想到,不,或许是被眼前紧张的局势给弄忘了。

    归根结底,这还是他第一次直接自己正面面对这些家伙,而不似之前那样只是逃命。

    生死搏杀之间,对于高杰这个新手而言,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既然被系统点了出来,高杰也回过神,运转灵力附加到长剑上。

    迷蒙的淡金色灵力附加到铁剑的剑锋上,隐隐可现,锋芒咋生。

    或许也是感知到了面前这个敌手相较于之前的不同之处,水蛇摩擦着身躯,摇动着舌头,却迟迟不曾攻上来。

    蛇尾无意识的摆动,显露出它现在焦躁的情绪。

    而高杰也不敢攻上去,作为搏杀经验稀薄无比滴新手,他怕攻上去的话,就会暴露出自己的破绽。

    所以,敌不动,我不动。

    大不了大家就这样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