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之从国漫开始 > 第十五章:火烧(pi)股
    厮杀之中,混乱的剑光在空气里纵横。

    四散飞落的符咒的力量将地面轰击出坑坑洼洼的破败坑洞,熊熊燃烧的火焰席卷四周。

    即使这片土地上的森林已经通神,但火焰,仍旧是它无法避免的弱点。

    这是天然的克制。

    这份烈火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很快,就将周围的战场包裹在其中。

    火光里摇曳的,是在奔走厮杀的人与妖。

    倒影里浮现的,是生与死的交界。

    人斩妖。

    妖吃人。

    谁也不会放过谁。

    “急急如律令,疾!”口中念念有词,李家族老的飞剑在面前漂浮着。

    伴随着他的话语落下,飞剑开始高速旋转,剑气盘旋凝聚成风暴,笔直的冲过去。

    沿途将一切敢于阻拦在这把飞剑面前的妖尽数诛灭。

    虽然群妖看似声势浩大,但在李家族老的眼中,只有三个,是他最需要注意的存在。

    一只狐狸。

    一只乌鸦。

    一条蛇。

    这三个,就是这祸乱的群妖之中的最强者。

    也是群妖之中给李家族老的压力最大的人。

    “我给你们创造机会,看好时机,马上逃出去。”

    李家族老心知,今日之事既然陷在这里,御剑术无法使用的情况下,他们是无法像往常那样御剑离开的。

    被受限于地面上,仅仅依靠双腿想要和妖怪比速度,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一气道盟与妖族之中的战斗延续了这么多年,李家族老也并非不是没有上过战场的人。

    如何会不知道这些?

    “族老...你...”翻身躲过一只毛茸茸的手臂的挥击,毫厘之差就会割开他的面庞。

    危急关头,李乐险中求胜,将手里的符咒贴在这只熊精的手臂上。

    整个人翻着跟斗连续后退,用以躲避对方后续的攻击。

    随后,半跪在地面上的他剑指竖在眼前,沉喝一声:“雷!”

    “滋滋滋!”金色的灵力化为湛蓝色的雷光,以符咒为中心席卷熊精的浑身上下。

    电光闪烁中,熊精悲惨的嘶吼着,但却无法摆脱这袭身的雷霆。

    对于妖而言,雷霆电光本就是他们最畏惧的存在。

    虽然只是一道符咒,却也够这熊精吃一壶的了。

    “一气道盟里,像我这样的老不死还有很多,但年轻一辈的传承,却决不能在这里断送,你们马上给我走!”

    面容上露出坚毅的神色,他不是一个会犹豫的人。

    对于整个李家而言,李乐这位大少爷不能死。

    对于整个一气道盟而言,随着队伍前行的年轻一辈弟子,也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族老心中不曾犹疑,一如他之前狠狠的批评了李乐的想法一样。

    他,从来都是独断专行的。

    “可是...”李乐还有些不甘。

    在他看来,眼前的局势还没有弥乱到需要人来牺牲的地步。

    虽然...是那三个存在还没有下场的时候。

    “没有可是,大少爷,现在不是抱着天真的时候,一如这队伍里的其他人,我只能保证你能够安全离开。”

    “其他的,就看在我的舍命之下,能不能拿到那一份生机了。”

    对于自己的死亡无比的看淡,一切以家族为重。

    族老话语甫落,将目光转向了李乐身边,与他背靠背御敌的那蓝衣少年。

    “蓝家的小子,大少爷的性命,你的性命,你们可要自己把握住了。”

    “蓝明离知道。”蓝明离露出肃穆的神色。

    显然他也知晓,李家的族老抱着将要牺牲自己的觉悟,也要给他们这些年轻一辈,送上一线生机。

    这是必死之路,但,他却走的无怨无悔。

    这样的老人,虽然之前让人讨厌。

    但现在,真的让人一点都恨不起来。

    “那好...”心思既定,那也不会犹疑,剑光闪烁,长剑恢弘。

    飞剑直冲向天,随后猛的落在地面上,剑气贯入地下四散,化作汹涌的灵气席卷周遭。

    地面开始震动,好似一锅煮沸了的开水一样,不断的沸腾着。

    “老家伙拼了命,也要送走这些小辈吗?只可惜,仍旧是徒劳无功啊。”

    一眼就能看出这个一气道盟之中修为最高的老家伙的想法,他们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火狐狸身形转动,终于不再是继续看着,而是亲自下场了!

    甫一下场,便是一道红色的身形闪过,在面前拉扯出一道流光。

    血液洒落地面,带着些微灵气的血液在地面上还散发着毫光,引来一众妖怪陶醉的鼻息。

    嘴巴里叼着一颗跳动的心脏,撇了一眼背后被他穿心而过的持剑少年,火狐狸一口咬下。

    心头精血飞溅,整颗心脏被它吞吃。

    而胸口破落了一个大洞的少年也摇晃着身体,倒在了地面上。

    修行者的身份,让他在心脏离体以后也不至于立即死去。

    但他宁愿自己马上死去,因为下一秒,无尽的妖魔蜂拥而上,将他的身体周围团团围住。

    撕扯着他身上的血肉,将他的手足,他的血,全都吞噬。

    而他,则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种绝望,那种痛楚。

    可他什么都做不了。

    除却一声更比一声凄厉的嘶吼。

    这一声更比一声凄厉的惨叫,听在同为一气道盟的其他人的耳中,仿佛就是末日来临的丧钟,为他们而鸣动的催命符。

    可听在高杰的耳朵里,无疑更是头皮发麻。

    在今日之前,他可从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

    尤其是...当他感受到那越来越近的炽热感的时候,更是觉得心态有些崩。

    他现在只想把那个放火烧森林的家伙拉出来暴打一顿。

    他放了一把火倒是没什么,可他的藏身之地怎么办?

    那火势蔓延之下,就快要烧到他的头上了啊!

    到时候他还能趴在这里,躲在这里看戏吗?!

    这跳出去是死,不跳出去也要被火给烧死,横竖都没了选择啊。

    高杰心中把那个放火烧林的家伙的全家都给问候了一遍,随后整个人开始蠕动身体,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这帮家伙还在战场上厮杀,而且那个老头看样子也要拼命了,说不定这帮人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时候,还不会在意他。

    现在离开的话,总好过等会被火烧屁股来得好。

    于是,顶着一堆杂草在背上的高杰就在地面上蠕动着,速度很慢,也是怕被人看见。

    这帮人里面随便出来一个,单手就能吊打他。

    高杰也实在是不敢掉以轻心。

    “锵!”一把飞剑不偏不倚,落在了他的前面,半数剑身笔直的插尽了地面之中,没入了一半的剑身。

    这把剑就落在高洁的头前不足三米的地方,只需要偏差一些,说不定就直接斩在了高杰的脑袋上。

    这一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惊骇的高杰冷汗直流。

    蠕动的身体都死死的趴在地面上,不敢乱动了。

    “发现可回收装备,是否进行回收。”然而就在这时,系统的声音却突兀响了出来。

    高杰神色一愣,从惊骇欲绝的表情换成了懵逼的表情。

    随后,他才撇了一眼不远处的飞剑,这把还流转着青色光芒的飞剑...

    一边是发家致富。

    一边是荀命跑路。

    这是横亘在高杰面前的两条路。

    “福贵险中求,拼了!”就算要荀着跑路,危险性也是相当大的。

    而且冒着危险回收这把飞剑的话,说不定还有什么意外惊喜。

    从而...在眼下的这个局势中,发挥出一些特别的能力来。

    比如...去那边的战场上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