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二十一章 首次演戏
    轻轻地吐了口气,目光微抬,独属于马林的琥珀色瞳孔,赫然与迦娜相交。

    “加油。”

    “加……油。”

    马林略显颤抖的声音,明显暴露出他此刻无与伦比的紧张心情,而对情绪波动极为敏感的迦娜,自然也看出了马林内心的慌张。但是,事已至此,迦娜心里知道,这一刻的表演,足以决定她今后的命运。

    “你……是谁?为什么要躲在那里!”

    漆黑的瞳孔中,充斥着惊恐的情绪,迦娜原本因紧张而略显颤抖的声音,配着这句台词,却莫名的与“玫瑰公主”此刻的人物情绪极为贴合。

    “有点儿意思。”

    内行人看外行人,往往只需要一眼就足以精准地判断出对方的真实水平。原本不怎么受约翰待见的迦娜,光是这个开场白,就足以令他感到惊喜。

    “外貌和声线条件都不错,如果再能把控好角色的情绪,也算是个不错的苗子……”

    心中暗暗思考,但是,约翰依旧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介于迦娜的识字的水平,以及从来没有过演戏经验等客观因素,约翰根本就不相信迦娜能有揣摩人物性格的能力。

    “亲爱的公主殿下,我只是住在这片森林中的居民而已,并没有什么恶意……”

    也许是迦娜不错的开场,马林倒是没有刚才那般紧张。而且,语气中透露出的不错演技,也令一旁的约翰忍不住点了点头。

    “虽然外形条件比不上维克多,但是入戏这块儿,马林的表现倒是要比维克多好一点儿。”

    两眼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眯起,虽然表演才开始没多久,但是,令约翰感到奇怪的是,比起上一组的表演,迦娜与约翰的表演,反而令约翰能更快的进入到剧情之中。

    “你……你在说谎!”

    迦娜语气中惊恐的情绪明显更递进得更深,脚步后退,身体颤抖,再配合着身上被撕破的戏服,一种令人疼惜的特质,在不经意间,便从迦娜的身上展露了出来。

    “原来如此!”

    看着迦娜此刻的表演,一直就不理解迦娜撕破戏服行为的约翰,竟如冥光一闪般,一下子就明白了迦娜的用意。

    “利用狼狈的外在条件,不仅能令演员本身更好的入戏,同时,也可以令演员更贴近人物在剧中所处的境遇,并且,还能更好的带动观众进入演员情绪之中。”

    心中暗暗叫好,原本对迦娜行为的不理解,在这一刻,竟如心头迷雾,烟消云散。

    “森林中的鸟儿早已经告诉了我,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人在居住!”

    身体依然不自觉地后退,利用精神力高的优势,迦娜很快就从原有的紧张情绪中脱离了出来,并开始调动精神力,依照自身对角色的揣摩,精准地控制着每一分情绪。

    惊慌、怀疑,种种复杂的心理活动,在迦娜的调控之下,就如破堤而出的河水一般,仅通过一个动作,或一个眼神,就迅速地席卷了在场中的所有人。

    哐当——

    匕首适时地从马林的袖子中掉了出来,而恰恰在这一刻,精神力高度集中的迦娜迅速调转情绪,原本的惊慌与怀疑,也迅速地转变为更深程度的情感,这种情感激烈而晦暗,而被情感所填满的澄澈双眼,也犹如一把真正的匕首一般,一下子就捅进了在场中每一个人的心房。

    “她真的是……第一次演戏?”

    玛丽眼中的震撼,完全不亚于一旁的维克多。正所谓同行出冤家,有着不少演戏经验的玛丽,自然能够品鉴出一个演员演技的好坏。

    可是对于此时的迦娜,玛丽却完全找不到任何“演”的成分。仿佛每一种情绪和反应都出自本能一般,即便玛丽再怎么讨厌迦娜,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迦娜的表现,足以得到她的认可。

    “我知道……我知道荆棘王后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即使杜鹃拼死将我从城堡里救出来……但是,荆棘王后依然还是不肯放过我!”

    颤抖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目露绝望,脸色惨白,不同于玛丽在演这段戏时的满腔愤怒,迦娜的情绪则处于一种极端的绝望状态。

    “公主殿下……对不起了。”

    完全被迦娜的演技带入到角色中的马林,在面对迦娜绝望的表情时,脸上的不忍与挣扎,完全就像是发自内心的一般,同样也找不出任何“演”的痕迹。

    “我的母亲如果还在世的话,她一定不会想到——她最爱女儿,竟会被自己所深爱的子民,亲手推入死亡的深渊……母亲,您的女儿不得不来天国陪您了——”

    “滴答——”

    泪水悄然自眼角划过,又沿着脸颊,滴落在玫瑰色的长裙之上。从没有演过戏的迦娜,自然无法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情绪完全带入到玫瑰公主的身上。但是,对于同样面对死亡威胁的玫瑰公主而言,心中对求生的挣扎与绝望,早已经死过一次的迦娜,完全可以做到感同身受。甚至,前世致她死亡的那场车祸,依然如同昨日才刚刚发生的一般,血淋淋地烙印在迦娜的心中,无法抹去。

    “滴答——”

    绝望的泪水完全布满迦娜的脸颊,而顺着脸颊上划过的泪珠,不仅打湿了身上的裙子,甚至,还落在一旁已经完全入戏的约翰心中。

    “天生的演员……她绝对是天生的演员!”

    由最初的不信任,再到此刻宛若发现珍宝般的狂喜,浸淫选角工作多年的约翰,完全有能力从出在一个人的身上分辨出,对方是否有着成为演员的潜能。

    而迦娜,一个既不认识字,也读不懂剧本的演戏小白,却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仅通过旁人对剧本的描述,就可以快速地揣摩出整个角色的内心情感。这种能力,绝对是一个堪比天才般优秀的共情才能!

    而且,更令约翰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种远超常人的共情能力,居然只是来自于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小女孩身上!

    这份天赋,足以令约翰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