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二十章 角色设计
    痛苦的低喃声,自夏洛克的口中响起,胸膛猛进,刀刃没入,心中被愧疚所填满的夏洛克,在最后,竟选择以死谢罪。

    “这剧情……”

    在一旁看着玛丽与维克多演戏的迦娜,不禁有些尴尬的牙酸。即便她之前已经经马林之口,了解了这段剧情的大致内容,但是,当这段剧情真的被搬到现实中时,迦娜依然还是被尬到了。

    “果然是童话故事……这剧情确实太过于童话了……”

    哐当——

    匕首第三次掉落在地上,当玫瑰公主看到胸口处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夏洛克时,一道被吓坏了的失声尖叫,则暂时为玛丽与维克多的这段试戏,画上了句号。

    “卡!好了,你们可以停下了。”

    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在看完玛丽与维克多的这段戏后,约翰只是冲着二人点了点头,便匆匆地叫停了他们的表演。

    “哼!你真是没用!”

    随着剧情的落幕,方才满脸还带着焦急情绪的玛丽,却迅速地冷下了脸。作为和维克多对戏的搭档,维克多中间的出戏失态,自然是没有瞒过玛丽的眼睛。也因此,本来情绪还可以继续递进下去的玛丽,也因为维克多的不专业,而错过了最佳的情绪升华。

    “下一组,做好准备!”

    在看过玛丽与维克多的表演之后,约翰的情绪明显已经带上了些不耐。

    虽然玛丽与维克多的整体表演并没有太大的过错,但是,这种程度的表演,根本就不可能取悦到罗兰团长。毕竟,整个剧团的人都知道,罗兰团长对于演员的表演是多么挑剔。一旦演员表演无法令罗兰团长满意,那么,无论是演员,还是选演员的约翰,都将会面对一场堪比龙卷风过境般的怒火。

    “演员年纪还不大,如果能好好指导,说不定就能达到罗兰团长的要求……只可惜,距离公演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心中暗叹,但约翰对于玛丽和维克多的表演,却并没有完全打上叉号,只是还不够满意而已。

    “马林,你可以把你手上的匕首借我一下吗?”

    “当然可以。”

    本来还在酝酿情绪的马林,在冷不丁地听到迦娜的请求后,也未犹豫,直接就将手中的道具匕首交到了迦娜的手中。

    “撕拉——”

    匕首分量不轻,但拿到匕首的迦娜,却二话不说,直接就将匕首的刀尖对准身下的长裙,猛地从裙摆处戳出一个大洞继而,迦娜又极为麻利地用手拉住裙摆出的破洞,用力一撕,原本还算比较长的裙摆,竟直接被迦娜撕到了小腿的位置。

    “迦娜,你这是在做什么?这可是戏服啊!”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将匕首重新送到马林的手中,看着马林脸上错愕的神情,迦娜只是随手将撕下来的裙摆扔到一边,又颇具掩盖意味地拍了拍马林的肩膀。

    “放心吧,一切都只是为了更好的演好角色而已。”

    “你们两个,到底还演不演了?”

    听到约翰的催促,自知时间已经来不及马林,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相信迦娜而已。

    “抱歉,让您久等了。”

    破旧的长裙,不合身的猎人服装,不同于前一组的精致,迦娜与马林二人滑稽模样,令约翰原本皱起的眉头,不禁皱得更深了。

    “你们演的是一对乞丐吗?真是太可笑了!”

    一如迦娜所想,玛丽的讥讽的声音完全如期而至,甚至,连玛丽身旁的维克多,也是一脸不解地看着他们。

    “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解释。”

    看着迦娜二人的奇葩出场,且不论马林过分紧绷的服装,迦娜被撕得面目全非的裙子,简直令约翰本就烦躁的心情,更加烦躁起来。

    “我觉得小码戏服,可以帮助我加深对‘夏洛克’这个角色的理解。”

    “加深理解?你确定?”

    “当然。”

    看着约翰明显不相信的表情,马林只是大致的解释了一下。因为早在之前,根据马林对“夏洛克”这一角色的理解,这种又旧又小的衣服,反而可以帮助他去更好地贴近人物的情绪。

    毕竟,出身于贫民窟的夏洛克,在少年时期,根本就买不起任何的新衣服。而这种因贫穷而产生的窘迫感,也恰恰就是马林这种出身于中产阶级的孩子所无法体验到的感觉。所以,挑选小一码的戏服,也令马林在外在上,更好地符合“夏洛克”的一个真实模样。

    “那你呢,迦娜?”

    在勉强认同了马林解释的约翰,却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迦娜。若说马林挑选小一码的戏服是为了体验角色情感,那么,对于扮演“玫瑰公主”的迦娜,约翰却始终无法理解迦娜的行为。

    “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更好的塑造角色。”

    迦娜的表情并没有因玛丽的讥讽而有任何变化,反而神态自若,语气真诚,仿佛她所做的一切,当真只是为了角色考虑而已。

    “你扮演的角色,可是圣罗兰王国中身份最尊贵的玫瑰公主!”

    “但她现在只是一个逃亡的公主。”

    眼眸澄澈,宛若秋水,看着正在与自己对视的一双眼睛,不知为何,本不赞成迦娜做法的约翰,竟在不知不觉中,心中难得开始动容起来。

    “所以,这就是你将裙子撕破的原因?”

    “没错……希望您可以原谅我的行为。”

    微微欠了欠身,对于自己公然破坏剧团私有财产的鲁莽行为,迦娜的心中还是感到非常抱歉的。但是,为了能帮助自己更好的入戏,迦娜也是不得不这么做。

    毕竟,且不论“玫瑰公主”正在逃亡中的设定,光是那几乎要拖地的裙摆,就不得不迫使迦娜对戏服做出一些修改。首先,迦娜这么做也是为了使自己的行动更加方便,其次,也是为了令“玫瑰公主”正在逃亡的这一设定,更加的真实。

    “希望你的实力能配得上你奇怪的想法……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