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十九章 玛丽的演技
    滴答——滴答——滴答——

    秒针缓缓跳动,正如玛丽所言,距离最初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钟。

    “你们有想先开始的吗?”

    “我先开始。”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一向就喜欢先发制人的玛丽,在面对机会时,根本不会让自己陷入任何的犹豫之中。

    “好,就由你们先开始吧。”

    斜着眼朝着一旁的维克多使了个眼色,如同一只高傲的孔雀一般,对于像迦娜这种连字都不认识的弱小对手,按照往常,玛丽压根连眼神都不可能施舍给对方。

    只是,看似各方面都被玛丽“碾压”的迦娜,却因为那张脸蛋,令玛丽不得不开始正视她,并且强烈地厌恶她。

    “我希望在这次试戏结束之后,你可以好好遵守承诺,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但愿如此。”

    面对着玛丽毫不遮掩的敌意,迦娜的心中反而多了些坦然。毕竟,自小就在孤儿院中长大的迦娜,早就已经见惯了各式各样的人情冷暖,同时,也早就习惯了种种见不得光的龌龊手段。而像玛丽这种,一切情绪都只是展露在脸上的人,反而比那些只会在背后捅刀子的人要好对付得多。

    “我们开始吧,维克多。”

    “嗯。”

    轻轻地提起裙摆,依照礼数,即便玛丽与约翰之前闹得再怎么不愉快,但是,在礼节方面,玛丽却做到让人根本挑不出任何的毛病。而见此,一旁的维克多也朝着约翰的方向,轻轻地行了一个绅士礼。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躲在那里!”

    中间没有任何的停歇,几乎是信手拈来一般,方才还一脸高傲的玛丽,仅仅用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便迅速地转变情绪,进入到角色之中。而且,台词里面的急切情绪,竟真有几分真情流露的意思。

    “亲爱的公主殿下,我只是住在这片森林中的居民而已,并没有什么恶意……”

    对于玛丽完全没有征兆的表演,已经与玛丽配合过多次的维克多,也很自然地进入到自己的角色之中。

    “你在说谎!森林中的鸟儿早已经告诉了我,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人在居住!”

    身体不断向后退却,在面对荆棘王后追杀的玫瑰公主,早已不再信任任何人。即便,对方只是一个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年纪的英俊少年。

    哐当——

    随着两人的对峙,一把刀刃雪白的匕首,赫然从少年猎人夏洛克的怀中掉出,而见此,早已如惊弓之鸟的玫瑰公主,脸上不禁露出悲伤的表情。

    “我知道……我知道荆棘王后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即使杜鹃拼死将我从城堡里救出来……但是,荆棘王后依然还是不肯放过我!”

    愤怒的语气,犹如冬日里熊熊燃烧的烈火,心中对于荆棘王后的恨意,也宛如浇在烈火上的汽油一般,令玛丽本就尖锐的声音,更加刺耳。

    “公主殿下,这一切都是荆棘王后的旨意……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走得太痛苦的。”

    从小就在贫民窟长大的夏洛克,早已见识到了世态的冷暖,但是,为了治好母亲的病,夏洛克对荆棘王后所公布的那笔悬赏奖金势在必得,只是……

    根据原剧本的描述,在面对死亡的威胁时,玫瑰公主美丽的脸上,不禁露出绝望而惹人怜惜的神情。而这份易碎的美丽,也令夏洛克那颗冰冷的心,渐渐融化了起来。

    “演的还算不错,只是对人物的理解,似乎差了点儿。“

    玫瑰公主是一个集“真、善、美”的纯洁化身,不仅深受人民的爱戴,甚至,连森林之中的动物也十分愿意亲近她。但是,看着玛丽所扮演的玫瑰公主,约翰依然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公主殿下,对不起了。”

    重新捡起匕首的夏洛克,一步一步地向公主逼近,而见此,“玫瑰公主”脸上的表情竟在刹那间,因愤怒而变得扭曲起来。

    即便台词很伤感,语气也表达的非常愤怒,但是,面对着这样一个面容扭曲的“玫瑰公主”,扮演猎人“夏洛克”的维克多,竟不自觉地出了戏。

    “我的母亲如果还在世的话,她一定不会想到——她最爱的女儿,竟然会被自己所深爱的子民,亲手推入死亡的深渊……”

    当玛丽讲到这段独白时,自知自己有些不在状态的维克多,迅速地迫使自己重新进入角色状态。同时,快速调整情绪,使自己也尽量配合玛丽愤怒而伤心的表情,做出同样挣扎,并不断与良知抗衡的两难模样。

    “啊——母亲,您的女儿不得不来天国陪您了。”

    哐当——

    剧情进行到此处,依照剧本的描写,由于玫瑰公主对自身命运的绝望呐喊,使得森林中的鸟儿大受触动。并趁着夏洛克不断与良知作斗争的时候,一直在暗中保护玫瑰公主的鸟儿,直接从树上俯冲下来,并啄伤了夏洛克的手。也因为伤口的剧烈痛楚,原本握在夏洛克手中的匕首,也顺势掉在了玫瑰公主的脚下。

    “不许动,再动一步,我就杀了你!”

    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玫瑰公主,在看到掉落在脚边的匕首时,电光火石之间,凭着对求生的本能,迅速地捡起了匕首。而随着匕首被玫瑰公主捡起,二人之间的态势几乎是发生了一个逆转。刹那间,原本被猎人追捕的猎物,竟毫无征兆地变成了捕猎者。

    “公主殿下,我不妄求您的原谅……只希望,在我死后,您可以原谅我犯下的罪行……如果我真的伤害了您,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即便我真的拿到奖金治好母亲的病,但是,我的灵魂将一辈子都无法得到救赎,并且,我此生都会活在无尽的悔恨之中……”

    尖锐的刀头,笔直地对准了夏洛克的心脏,随着二人的情绪都推进高潮,一直将痛苦隐藏在心中的夏洛克,在临死前,终于忍不住对玫瑰公主自白。

    “公主殿下,我们来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