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十八章 赌注
    “你说我的戏服?”

    这次终于听清迦娜声音的马林,连忙低下头,看向自己略显紧绷的戏服。

    “这是我特意挑的。”

    涨红的脸色渐渐恢复如常,但因为时间所剩无几的关系,马林也无法向迦娜详细解释其中的原因。

    “一切都是为了角色而已,我们快点儿进去吧。”

    见怀表的分针已经走过五个刻度,马林原本还算镇定的心态,竟开始紧张起来。只是,当他看到拖着裙摆吃力前进的迦娜时,颇有绅士风度的马林,自然也没有过分催促,反而小心地跟在迦娜身后,好在迦娜摔倒时可以及时搀扶住她。

    “我来开门吧。”

    “谢谢。”

    双手始终提着裙摆的迦娜,欣然接受了马林的帮助,几乎是一步一停,对于平生从未穿过裙子的迦娜来讲,这身几乎拖着地的长裙,简直就是她前进路上的一大障碍。

    “吱呀——”

    房门被轻轻推开,身着一身玫瑰色长裙的迦娜,几乎在瞬间就成为了全场关注的焦点。当然,在这些目光之中,除去一向就对迦娜不怎么友善的玛丽之外,维克多与约翰的目光之中也同样是是情绪万千。

    前者更多是惊艳,而后者则是略感难以置信的惊讶。

    “难怪……难怪罗兰团长会选她来试戏……果然是眼光独到。”

    对于迦娜的改变,无疑给了约翰一个极大的冲击。

    因为迦娜与黛西交恶的缘故,为了不趟这趟浑水,约翰几乎都没怎么搭理过迦娜。即便迦娜是罗兰团长亲自挑选的人,但是,一向就没给约翰留下什么深刻印象的迦娜,自然也没有受到他的特殊关注。

    直到刚才,当约翰看到换上戏服后的迦娜时,才令约翰彻底地收起心中的轻视,并且真正地意识到罗兰团长挑选迦娜的原因。

    “如果真的有表演天赋的话,倒也可以适当的培养一下……”

    看着不断用审视的目光打量自己的约翰,已经知晓其他人态度转变原因的迦娜,自然可以猜出约翰此刻的想法。

    毕竟,在迦娜今天第一次见到约翰时候,对方几乎无视的态度,可是令迦娜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除了罗兰团长将自己交给约翰时的情绪转变之外,在这一次,比起之前更加明显的态度转变,不禁令迦娜的脑中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一个空有皮囊的文盲而已,有什么可盯着看的,真是不要脸!”

    听着耳边酸溜溜的话,正盯着迦娜的维克多,不禁皱了皱眉,转过头,才看见一旁的玛丽正以一种非常不善的目光在瞪着自己。

    “玛丽,我希望你可以注意你的言辞,我可不是你家的下人。”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我看你压根就是看上那个穷酸丫头了吧?”

    “玛丽!”

    一声略显失态的低吼,令玛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维克多的愤怒。可在面对愤怒的维克多时,一惯骄横的玛丽并没有选择和维克多直接翻脸,反而将心中的怒火强压了下去。

    对于维克多的恶劣态度,若换成旁人,玛丽绝对会上去赏上对方一记耳光。可是,正因为对方是维克多,碍于两家之间的生意往来,即便玛丽再愤怒,她也绝对不能做出任何不利于家族利益的事情。

    “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父亲如此,居然连维克多也是如此!”

    心中愤愤地想着,虽然玛丽与维克多的关系称不上多么的密切,但是,有着还算英俊皮囊的维克多,对于玛丽这种同龄少女,自然拥有着天然的吸引力。可是,有着重度感情洁癖的玛丽,是绝对无法容忍自己的伴侣在肉体,亦或精神有任何的不忠的行为。

    “罢了,区区一个男人而已,更何况他的心里还装着别的女人。”

    心头的怒火迅速冷却,满腔的爱恨情仇,只在玛丽的脑中停留了不到三秒钟而已。天生就对演戏有着极大热情的玛丽,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现在对于玛丽的当务之急,就是拿到“幼年玫瑰公主”这一角色。

    “这个角色对我很重要,维克多,我希望你不要拖我的后腿,否则……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

    心中没了执念,维克多对于现在的玛丽而言,完完全全就只是一个用来争取角色的搭档而已,再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分量可言。

    “答应过你父亲的事情,我自然会办到。”

    “呵呵,希望如此。”

    两人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已经降至冰点,但是,出于两个家族之间的关系,两人又不得不继续维持着表面的和平。

    “你是叫迦娜对吧?”

    刚接受完众人目光洗礼的迦娜,还未走到原来的位置,就听到一句带有浓浓挑衅意味的话,自玛丽的方向响起。

    “这一次,你如果可以在演戏上打败我,那么,我愿意为我刚才的话向你道歉……但是,一旦你输了,从今天开始,你永远都不可以在我眼前出现!听懂了吗?”

    听着玛丽极其自以为是话,迦娜甚至连理都不想理她。

    而且,从赌注上看,即便迦娜赢了,得到的也只是对方轻飘飘的一句道歉而已。而这种道歉,对于芯子里已然是成年人的迦娜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实用价值。

    “我接受你的挑战,但是,如果你输了,除了你的道歉之外,还要额外给我五十枚银币。”

    “成交!”

    极为豪气地答应了迦娜“穷酸”的加注,“五十枚银币”在玛丽眼中,压根就不值得一提,甚至,连九牛一毛都称不上。

    “约翰,我认为试戏考核的时间应该已经到了吧?”

    玛丽几乎命令式的语气,令一旁的约翰忍不住再次皱起了眉头。但是,闻着屋内越发呛人的硝烟味,不知为何,约翰竟难得来了些兴趣。

    尤其是对那个面对玛丽威胁,依然还从容不迫的迦娜,在这一刻,约翰甚至觉得自己似乎从未看清眼前这个年仅九岁的女孩。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个迦娜,似乎是开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