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巫法则 > 第十四章 试戏
    “太瘦了……”

    捏着迦娜有些硌手的脸,罗曼不由得有些失望,可是,当罗曼拨开迦娜额前的碎发时,一抹惊讶竟不自觉地在罗曼眼中闪过。

    “但勉强可以培养一下,约翰——”

    “是,团长。”

    “她就先交给你了,如果行的话,就让她试试那个角色。”

    “遵命。”

    从最开始的失望,再到后面突然转变的惊讶,罗兰团长在情绪上的波动,完全被迦娜尽收眼底。当然,比起罗兰团长一系列令迦娜摸不着头脑的奇怪态度,反而是约翰的情绪波动,更令迦娜感到奇怪。

    “算你走运,先跟我过来吧。”

    语气中已然没有了方才的轻视,甚至,从约翰的情绪中,迦娜还分辨出了一种状似难以置信与羡慕相混杂的复杂情绪。

    “西恩……”

    看着约翰已经前进的脚步,对于自身情况尚处于懵圈状态的迦娜,只能将自己的目光,投到一旁的西恩身上。

    “加油,迦娜!你一定可以的!”

    迦娜:……

    仅通过眼神的交汇,迦娜完全没有办法从西恩那里得到任何有用的讯息,但是,从西恩惊喜的语气上,迦娜又勉强可以推断出,似乎是有什么好事落到了自己的头上。

    “跟紧我!”

    “是。”

    看着渐行渐远的约翰,自知自己的未来很可能是遇到转机的迦娜,也极为自觉地朝着约翰的方向追了上去。当然,对于剧团中百来号的工作人员来讲,迦娜这支小插曲却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直到二人走出剧院的大门,方才发生的一切,依旧如同做梦一般,令迦娜的心脏也开始忍不住狂跳起来。

    “难不成,罗兰导演是想培养我当演员?”

    否认地摇了摇头,对自己有着足够自知之明的迦娜深知,凭借着她这副严重营养不良的模样,是绝对不可能和“美”挂上钩的。可是,却又令她感到奇怪的是,明明长相就是这般“普通”的自己,为何就平白得到了罗兰导演的赏识?甚至,这份赏识完全基于罗兰导演的匆匆一瞥。

    “你先进去吧。”

    大概走了将近五十米,两人便在一栋砖瓦房前停下了脚步。在迦娜听到约翰的命令之后,也未多加思索,直接推开砖红色的木门,兀自迈入到瓦房之中。

    “吱呀——”

    陈旧的木门发出刺耳的声音,就在迦娜推开房门后,极为突兀的,三道审视的视线,就如同三盏探照灯一般,齐刷刷地落在了迦娜的身上。

    “你是谁?是谁让你进来的?”

    还没等迦娜看清屋内情况,突如其来的尖锐质问声,不禁令迦娜吓了一跳,可是,当她顺着声音看去时,只见三个看起来与迦娜年龄相仿的孩子,正站在离房门不远处的位置。而刚才冲着迦娜问话的,也就是那三个孩子中唯一的女孩。

    “我问你话呢,是谁让你进来的?”

    “是我。”

    女孩咄咄逼人的语气,不禁令迦娜皱了皱眉,但是,紧随迦娜之后出现的约翰,还算及时地打断了那女孩莫名的火气。

    “约翰,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见约翰进来,原本还一副凶神恶煞模样的女孩,不禁稍微收敛了态度上的不善,但是,即便是面对约翰,这个女孩在态度上也没有任何的退却,就如同一个守护自己领地的小狮子一般,呲着牙,并不断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一旁的迦娜。

    “能到这里的人,当然是因为已经得到了团长的允许,你如果不满意,大可以去找团长。”

    “你这是什么态度?如果让我的父亲知道了,他一定会狠狠地教训你的!”

    “那你大可以试试。”

    许是已经憋了许久,对于女孩的傲慢,约翰的话语中也开始带上了些许的火气。而在一旁看着两人互呛的迦娜,也同样将目光放到了那个女孩的身上,若不出她所料,这个女孩必定就是传说中的“关系户”。

    驼色高定披肩斗篷,再配上身上做工极为精细的洋装,无论是哪一处,都要比迦娜身上的这件灰色麻布衣要昂贵上千百万倍。而且高挺的鼻梁,外加上一对还算精致的眉眼,光从上半张脸来讲,这个小女孩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美人胚子。只是,事与愿违,嘴唇下突起的一对龅牙,就好似白色画布上不小心滴落的黑色墨汁一般,极大地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

    “哼!”

    对于约翰毫不留情面的讥讽,一张脸早已被气得通红的玛丽,却只是冷哼一声,便转过脸,不再看向约翰。可是,正当玛丽准备转过头将矛头对向一旁的迦娜时,迦娜那张瘦得只剩皮包骨的脸,却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一般,令玛丽的一口气,差点儿憋在胸口,吐都吐不出来。

    “一副穷酸相,我就不信,你真的赢得过我!”

    由最初的不屑和愤怒,再到现在的心虚与嫉妒,情绪的前后转变,居然还不到一秒钟。而且,本已经做好要承受对方炮火准备的迦娜,到最后,却只是被对方轻飘飘地威胁了一句而已,想象中的那些恶毒词汇,也并没有被自己的想法所验证。

    “难不成,是因为在前世看了太多的打脸桥段,所以有些臆想过度了?”

    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但是,对于周遭人对自身态度的奇妙转变,始终是现在的迦娜所想不透的。

    “这次的评判标准很简单,谁演得好,最后的角色就归谁所有。我不管你们背后有什么人在撑腰,只要你可以拿出本事,就能征服我!”

    约翰的眼神骤然变得犀利起来,即便是跋扈惯了的玛丽,在对上约翰的目光时,也不由得下意识地开始闪躲,不敢再正面硬刚。

    “维克多,马林,现在就由你们两个人,先从她们之间挑选一个作为自己的搭档,并且,在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里,你们还要负责给自己的搭档讲戏,听懂了吗?”

    “是。”